« 青海青海 卷十二 西海郡 伏俟城棉花片 八月初七 »

青海青海 卷十三 伏俟城

  青海湖,古称西海。青海,青蓝之海意。后世地在藏蒙之间,藏语Tso Ngönpo(音错温布),蒙语Köke naɣur(音库库淖尔),意也皆为蓝湖青湖。考青海之名本源,应出自鲜卑慕容别支吐谷浑。

  吐谷浑,其先居于徒河之清山,属晋乱,始度陇,止于甘松之南,洮水之西,南极白兰,地数千里。有城郭而不居,随逐水草,庐帐为室,肉酪为粮。其官初有长史、司马、将军。近代已来,有王公、仆射、尚书、郎中。其俗颇识文字。男子通服长裙缯帽,或戴冪离,妇人以金花为首饰,辫发萦后,缀以珠贝。其婚姻富家厚出聘财,贫人窃女而去。父卒,妻其庶母;兄亡,妻其诸嫂。丧有服制,葬讫而除。国无常税,用度不给,辄敛富室商人,以取足而止。杀人及盗马者罪死,他犯则征物以赎罪。气候多寒,土宜大麦、蔓菁,颇有菽粟。出良马、牦牛、铜、铁、硃砂之类。有青海,周回八百里,中有小山,至冬,放牝马于其上,言得龙种。尝得波斯马,放入海,因生骢驹,能日行千里,故代称“青海骢”焉。地兼鄯善、且沫。西北有流沙数百里,夏有热风,伤弊行旅,风之将至,老驼便知之,则引项而鸣,以口鼻埋沙中。人以为候,即以氈拥蔽口鼻而避其患。

  《旧唐书》卷第一百九十八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 西戎

  吐谷浑,“谷”读作“裕”,西晋永嘉(307年-312年)年间,首领吐谷浑率部自东北徒河之青山(今辽宁义县东北)西迁至枹罕(今甘肃临夏),后据青甘。其孙叶延时,以祖名为族名国号。至夸吕时,始称可汗,建都青海西岸之伏俟城。
  伏俟,鲜卑语,汉意“王者之城”。

  是行青海,除却纳凉青海湖畔,重中之重,便是寻访在今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石乃亥乡铁卡加村西南,俗名铁卡加古城的伏俟古城遗址。
  只是寻访伏俟,却不是为那缥缈吐谷浑构筑的虚幻王者之城,而是为那首吟诵千载的,盛唐边塞诗人王昌龄的从军行七首之五:

  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
  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洮河之北,那夜生擒吐谷浑者,便是大唐名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卫国公李靖李药师。

  吐谷浑盛强,背西海以夸。
  岁侵扰我疆,退匿险且遐。

  柳宗元《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李靖灭吐谷浑西海上为吐谷浑第十》

  大唐初年,吐谷浑伏允可汗忘乎所以,屡寇我边。

  (贞观)九年……未几,吐谷浑寇边,太宗顾谓侍臣曰:“得李靖为帅,岂非善也!”靖乃见房玄龄曰:“靖虽年老,固堪一行。”太宗大悦,即以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统兵部尚书、任城王道宗、凉州都督李大亮、右卫将军李道彦、利州刺史高甑生等三总管征之。九年,军次伏俟城,吐谷浑烧去野草,以餧我师,退保大非川,诸将咸言春草未生,马已羸瘦,不可赴敌。唯靖决计而进,深入敌境,遂逾积石山。前后战数十合,杀伤甚众,大破其国。吐谷浑之众遂杀其可汗来降,靖又立大宁王慕容顺而还。

  《旧唐书》卷第六十七 列传第十七 李靖

  贞观九年,花甲李卫公,亲率唐师远征。

  帝谓神武师,往征靖皇家。
  烈烈旆其旗,熊虎杂龙蛇。
  王旅千万人,衔枚默无哗。
  束刃逾山徼,张翼纵漠沙。

  吐谷浑一战而败,唐师遂大破其国。伏允败走鄯善,其众杀之来降。

  一举刈膻腥,尸骸积如麻。
  除恶务本根,况敢遗萌芽。
  洋洋西海水,威命穷天涯。
  系虏来王都,犒乐穷休嘉。
  登高望还师,竟野如春华。
  行者靡不归,亲戚讙要遮。
  凯旋献清庙,万国思无邪。

  至此吐谷浑分成东西二部,渐次败落。大唐龙朔三年(663年),终为吐蕃所灭,诺曷钵可汗奔凉州,后率数千帐内附大唐。

  遍翻两唐书,其后仍屡见“与吐蕃战于青海西”,怎可想,如今静谧的青海湖,曾经也是兵马战场?

  续接前文



  16. 残垣      06.27 共和县 石乃亥乡 乡北草原上

  是日晴朗,晴朗但却凉爽,阳光也是温和,不比初来石乃亥寻找伏俟城那天炙热灼烤。



  02. 残垣      06.27 共和县 石乃亥乡 乡北草原上

  没有再走上去铁卜加的柏油路,直接跨进土路旁铁丝围档,行走在曾经伏俟城旁的草原之上。
  草原上鼠患严重,鼠洞密布,行走时需多加留意,踏空鼠洞,受惊事小,崴脚事大,尤其是在旅途中。



  07. 残垣      06.27 共和县 石乃亥乡 乡北草原上

  且拍摄且行走,只是需要不时翻越如曾经伏俟城郭的夯土矮墙,以及铁丝围档。天蓝如洗,只在远山上盘桓些浮云。绿草如茵,间或有几蓬曼陀花,间或有一束马兰花。

  将看见伏俟城内城时,穿越最后一处有藏民居住附近的围档牧场,忽然一头牛犊般大小的藏獒吠叫着猛扑过来,直到身前。着实把我吓得不轻,还好没有惊慌失措,没有逃跑只是继续走着。藏獒还是从身后扑来,但是回头看它是它也会略有退缩。就如此,且行且回首,直到翻出铁丝围档。围档外一个藏族女人一直看着这一幕,那是藏獒的主人,却并没有制止,也是无奈。



  22. 伏俟城     06.27 石乃亥乡 伏俟故城 内城城外 东城墙城门及瓮城

  受累受惊,单程行走十六里以后,终于看见了那座此行即为之来的伏俟城内城。伏俟城内城呈正方形,边长约东西两百米,城墙保存较完整,残高约十二米,基宽十七米,只开东门。



  23. 伏俟城     06.27 石乃亥乡 伏俟故城 内城南城墙上 东北瞰



  24. 伏俟城     06.27 石乃亥乡 伏俟故城 内城南城墙上 西北瞰

  伏俟城城内绿草细密如覆盖织毯,城墙之上却是荒草漫道。天已将昏,站在南城墙上,夕阳将我的身影投射在伏俟城里,就仿佛一千四百年后,伏俟城里还困守着最后一个吐谷浑。



  25. 伏俟城     06.27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南城墙上 东北瞰



  29. 伏俟城     06.27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西南城角城墙上 东北瞰



  30. 伏俟城     06.27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西南城角城墙上 东北瞰



  31. 伏俟城     06.27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西城墙上 东瞰



  32. 伏俟城     06.27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北城角城墙上 西瞰



  35. 伏俟城     06.27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北城角城墙上 南瞰



  36. 伏俟城     06.27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北城角城墙上 西南瞰

  草原上十数米高城墙上,风声如泣,又似人言。忽然一只野兔攀跳上西城墙,我正惊诧间,野兔却倏忽不见,仿佛幻影。仿佛幻影,我见伏俟城,却不见吐谷浑。果有此城?果有吐谷浑?
  前军夜战洮河北,果已生擒吐谷浑?

  为伏俟城来,却只在伏俟城拍摄片刻,到时已晚。下来城墙就在路旁,今天运气不错,搭上一辆回石乃亥的顺风车。车主是汉人,从湟源过来在铁卜加承包了一块地,租住在石乃亥靠近环湖西路的新建房中。
  走回招待所,已经七点半。和房东爷仨闲坐着,说些不着边际的话。直到他们十点礼拜以后,忽然停电。院中没有了光亮,夜空更是深邃。
  许久没有看到的银河,许久没有看到的心宿二。

  未完待续


Contax G2
Carl Zeiss Biogon 28mm f/2.8 T*
Kodak Ektar 1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9.朵朵
  • 康泰时阿!我向往的机子,不过傻瓜机的确少了不少手动乐趣。
    胡成 于 2012-1-19 12:19:16 回复
    我觉得像我们这种从廉价国产单反开始学习摄影的人而言,没有巨大的快门声响与机震,总是会怀疑刚才究竟有没有拍摄一张,于是对像Contax G2这样的全自动旁轴相机总是心存戒备,虽然确实是很好的机器。
  • 2012/1/18 8:50: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一眼觉得胡兄每次留个孤独身影投射在照片一角,倒是可以做个系列。只不过萧索了些,需要个女人,哈哈。
    胡成 于 2012-1-17 19:27:38 回复
    其实我自己是很抗拒拍照的,即便是自己的影子也只此一张。唉呀,我觉得看到影像里的自己实在是件超级恐怖的事情,我可能罹患有某种奇特的心理疾病。
  • 2012/1/16 11:53: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小四月
  • 最近一直在西北一带逛?还是本身就是那边的人
    胡成 于 2012-1-9 12:04:15 回复
    最近没在西北,这是六月,我爱西北但遗憾我却并不是西北人。明天再去西安。
  • 2012/1/9 11:21: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此情此景让人想起雪莱诗奥兹曼提斯:

    客自海外归,曾见沙漠古国
    有石像半毁,唯余巨腿
    蹲立沙砾间。像头旁落,
    半遭沙埋,但人面依然可畏,
    那冷笑,那发号施令的高傲,
    足见雕匠看透了主人的心,
    才把那石头刻得神情唯肖,
    而刻像的手和像主的心
    早成灰烬。像座上大字在目:
    “吾乃万王之王是也,
    盖世功业,敢叫天公折服!”
    此外无一物,但见废墟周围,
    寂寞平沙空莽莽,
    伸向荒凉的四方。
    胡成 于 2012-1-9 12:00:59 回复
    大尉兄引用的这首诗,真真切题。不过读着虽然熟悉却又陌生,查询原来是某王佐良译本,个人感觉较之杨绛先生译本,有壤霄之差:

    我遇见一位来自古国的旅人
    他说:有两条巨大的石腿
    半掩于沙漠之间
    近旁的沙土中,有一张破碎的石脸
    抿着嘴,蹙着眉,面孔依旧威严
    想那雕刻者,必定深谙其人情感
    那神态还留在石头上
    而私人已逝,化作尘烟
    看那石座上刻着字句:
    “我是万王之王,奥兹曼斯迪亚斯
    功业盖物,强者折服”
    此外,荡然无物
    废墟四周,唯余黄沙莽莽
    寂寞荒凉,伸展四方。
  • 2012/1/9 9:11:4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cw
  • “你会发现没有新的土地,你会发现没有别的大海。
    这城市将尾随着你,
    你游荡的街道 将一仍其旧,你老去,
    周围将是同样的邻居;”
  • 2012/1/6 13:45: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朱子风
  • 看着照片,不禁要想想当年李卫公千里奔袭一举击破敌酋是如何的一番景象。喜欢太宗也不过是因为他不世的功业罢了,兄长喜欢玄宗则是因为他立体多面有血有肉,可见兄长生就一副文艺的性格啊,一如游记中的文风。不过读者要是见了作者本人,恐怕人生观也要受到强烈冲击了吧。另外听说兄长年前还要来西安,不知道何时成行?我可是很期待人生观再被强烈冲击一次啊。
    胡成 于 2012-1-6 10:26:55 回复
    这一般人真是听不出来你这是夸人呢还是在骂人呢。我九号出发去西安,不过时间很紧,可能一周时间不到就会回来,而且不只是在西安,所以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一见。
  • 2012/1/6 0:59: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w
  • 画面美得让人为难

    脑子里是卡瓦菲斯的《城市》,就放在这里几句:

    你说:“我要去另一个国家,另一片海岸,
    找另一个比这里好的城市。
    无论我做什么,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
    我枯竭的思想还能在这个地方维持多久?
    ......"
    胡成 于 2012-1-6 10:15:42 回复
    “无论我的脸朝向哪里,无论我的视线投向何方,
    我在此看到的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
  • 2012/1/6 0:57: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片子质量明显好过lca,所以你还是收了那个g2吧
    胡成 于 2012-1-5 19:35:08 回复
    我习惯是好相机用好胶片,坏相机用坏胶片,之前Lomo Lc-a用的都是6块钱的Sunny,这卷Contax G2用的是小30块钱的Kodak Ektar,所以像质悬殊也是刻意为之。Contax G2我就不买了,我一用不惯自动相机,二用不惯旁轴,三用不惯太贵的相机,我还是继续我的Nikon F3吧。
  • 2012/1/5 19:31:0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1分钟功夫,又看到一篇?
    胡成 于 2012-1-5 19:32:28 回复
    这就是旅途中每天一万多字游记的好处,胶片冲洗出来,影像对应游记文字略加整理即可。不过也没有那么快啦,赶巧了。
  • 2012/1/5 19:28:2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