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自然博物馆彰德府 »

上海 卷四 老城厢

 2011年09月21日  晴渐多云

  现在的河南南路与复兴东路纵横贯通上海老城厢,以路为界将旧城大约四等分。前天所去以光启南路为轴的一片老城厢,以四分旧城而言,是老城厢的东南。今天在西北。



  000.        旧仓街 东青莲街 弄口



  00.        旧仓街 东青莲街 弄口



  01.        东青莲街

  在河南南路福佑路下车,从路旁云居街走进隐匿在繁华大道身后的老城厢。长生街向南是大境路,横贯老城厢西北隅的大境路最是繁华,路旁各色吃食,各色日杂,若是一生只在老城厢中,一路商贾也足可以供给一生所需。北向旧仓街,左转出窄狭的东青莲街是露香园路。露香园路南北向,中分老城厢西北隅的北半城。一侧是鼎沸的菜市,一侧的清冷的工地。那工地在露香园路与大方弄之间,废墟上是我永远也不再见逝去的老城厢。
  露春园路的阜春弄折回,是阜春街。上海老城厢中里弄的命名,宽路为街,窄巷为弄。若是里弄相连两街,又无传承的旧名,便以其中之一的某街命名为某弄。阜春弄后阜春街,并非笔误。



  02.        旧仓街 与 大境路 路口

  阜春街几度转折,街口又北出在大境路上,与大境路对侧的旧仓街相连。街口一家面馆,伙计看见我使用的相机,过来请教他新买的数码单反可否拍摄录像。因着这话由聊了起来,听他口音是极熟悉的皖北方言,一问果然,亳州人,我说我们几乎就是同乡。在上海的安徽人实在许多,里弄中的菜贩餐馆,开口总让我有是乡何乡的疑惑。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安徽人即是我熟悉的皖北人极少有背景离乡的,一是彼时人口极少流动,二是以农为主的地域在那时并不艰难。倒是常有外地人去安徽,温州生意人或者扬州手艺人,我们家几十年的老街坊就来自扬州,几十年乡音未改,我始终听不太懂他们和我说些什么。所以,固守者与远游者似乎从来不是因为什么民族或地域性格,只是因为最简单的经济原因罢了。后来我总在想,我们那老俩口极善良的老街坊若是还在扬州,生活一定会比现在要好。他们唯一的儿子娶了那时下放在我们那里的上海知青,现在都定居在上海。只有老俩口在异乡的家里,思念或者被思念。



  05.        榛岭街

  回阜春街,在阜春弄的路口折向榛岭街,出去就是横贯老城厢西北隅正中的方浜中路。榛岭街中许多在自家弄口售卖香烛的小摊,奇怪地图上左右似乎并无寺庙,却在街口方浜中路上看见一进不起眼的小庙。也没有匾额,只是在山门里悬挂的告示上见有“慈修庵”字样,山门中可见建筑应是新建不久,检索得知原庵建于满清同治九年(1870年),旧为黄氏家族家庵,民国六年(1917年)毁于火灾。小小庵堂,居然出售门票十元,售票处在山门里,一尼枯坐其中。想来左右善男信女当是不知慈修庵旧事,若是有知,所托所求之事必不可强难过火灾之重,否则菩萨法力有限,怕是难以遂愿。



  06.        方浜中路 与 贻庆街 路口

  方浜中路向东,北是狮子街,南是松雪街,两街与河南中路之间,已是高楼。折回,慈修庵前,方浜中间一处转折。转折处,与贻庆弄后巷口有一档食肆——似乎只做午饭,傍晚再见时已经关门闭户——生意极是兴隆,门外摆至贻庆弄后巷中的七八张桌前尽是食客。售卖的是上海常见的菜饭骨头汤,另有小菜与一铁锅大块红烧肉。菜饭可能许多地方都有,不过上海菜饭似乎都招牌为皖南正宗。其实皖北也是常见,我家小时候就时常煮来吃。不过应当是在电饭锅普及之间的年代,可能需要特别的火候。之后已经许多年没有再吃到,若不是在上海重见,这几乎又会是一则被遗忘的生活细节。



  07.        方浜中路 与 贻庆街 路口

  不同的是,皖南或者上海菜饭中的菜是切得极细的菜糜,皖北北人性格粗忽,菜饭中菜切大段,极有暄宾夺主的气势。一碗菜饭加一碗骨头汤十元,而一般用来配白饭的大块红烧肉一片五元,各色人等争先恐后自助着挑选红烧肉的肥瘦。我是不分彼此,两样全来,端坐在巷口铁凳上,横刀跨马般夹杂在许多人之中风卷残云。



  09.        金家坊22号

  方浜中路向西,路南是贻庆街,街南相连横向的金家坊。我以为金家坊左右是老城厢西北隅中最有旧上海气质的一片里弄。
  金家坊中也有一档食肆,临街的民间中一张灶只做面条,有现成的各色浇卤。与方浜中路那档不同,面档的食客显然都是住在左右的老街坊,彼此安坐在四人桌前,远不似大路上那般喧哗。



  08.        吉祥弄 与 金家坊 路口

  金家坊东口路北是吉祥弄,湫隘蜿蜒,几次转折,已经全然不知方向。原路走回金家坊,再折身向西。

  金家坊西口与北孔家弄弄口,里弄狭窄却依然在路旁有片菜市。无须远走即可以采买到每日所须,便宜新鲜,这总是老城生活中便捷之处。
  再之后,游走的渐无顺序,已经实在无法细致的如地图般记来。金家坊北有木桥街与西马街通方浜中路,西马街隔方浜中路与青莲街相连。金家坊南进北孔家弄,相连东西向孔家弄。孔家弄向东略北折再向东,尽头是松雪街,北有红栏杆街再回金家坊。北折处南向是南孔家弄,出口在老城厢分界南北的复兴东路上。



  10.        翁家弄

  孔家弄向西几次盘桓从里弄中到翁家弄,翁家弄名称已经为弄,更是狭窄的岔路便是翁家支弄。街、弄、支弄,老城厢中街名,完整是如此三级。
  翁家弄北连金家坊,然后就在左右盘桓,里弄中东走西突,片刻即彻底迷失了方向,直到重见慈修庵。



  11.        阜春街

  西出方浜中路,北南是大方弄与肇方弄,初至老城厢时走过。肇方弄路旁有档旧书摊,还真有些好书,拣本薄册,《历代咏成都诗选》,女摊主只索价两元,果然旧书当废纸卖。一九四九年初版品相极好的书册,要价八元,我知道她只是想凑个整。觉得人家谋生不易,好心提醒那真不是废纸,回头想想实在有些愚蠢。



  12.        曹家街45号



  13.        曹家街45号



  14.        曹家街48弄

  依初来那日路线,过复兴东路,即是到梦花街所在的老城厢西南隅。
  穿仪凤弄,左转进宽仅一人的曹家弄,出在曹家街上。曹家街南北向,南即是那梦花街。



  15.        老道前街

  那日行走有些匆忙,徐同学好意为引我多见些里弄的缘故。所以今日细细走来,虽然线路还是从大方弄到梦花街,却走到许多那日未扎进的小里弄。比如梦花街北的老道前街。



  17.        梦花街13弄

  然后梦花街上北转入庄家街,中段东有西仓桥街,向北高家弄,西有高家横弄回庄家街。
  回梦花街,又是那日走到尽头处的柳江街,到文庙路上没有向东再过河南南路去老城厢东南隅,而是折回向西。



  18.        静修路

  文庙路南半径园弄、学前街已无甚可观。从路北学宫街回到梦花街,穿过梦花街北里弄向北到静修路,草草拍完相机中最后几张胶片,回返。



  19.        庄家街

  明天九月二十二日,方鸿渐一行五人出发去三闾大学的日子,我也该离开上海了。如今上海不再有去宁波的渡轮,因循旧路,总要有船可坐,托朱同学买到一张去普陀山的船票,转道普陀山再去宁波。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8.半夏
  • 很喜欢这样的弄堂,更有种亲近感吧
    胡成 于 2012-2-15 23:00:44 回复
    是因为是上海人,还是因为有从小在这种老城里成长的经历?我想二者总有其一,才会对这上海老城厢有着亲近的感觉。
  • 2012/2/14 20:11: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听霜
  • “一时彼时人口极少流动”,笔误了。
    胡成 于 2012-2-11 22:41:33 回复
    真感谢你读得这么细致,改正了。我其实是用五笔输入法打字的,这个错字却明显是拼音输入法的同音错字。后来想想,我很多旅途中都不带笔记本电脑,每天晚上在不同的网吧里写游记,有时候电脑禁止安装软件,就只得用系统自带的拼音法勉强凑和,那天一定如此,因为那一段是从当日游记里拷贝出来的。
  • 2012/2/11 20:17: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哈哈的木小石
  • 喜欢你拍的这组照片,色彩浓而不艳,重拾了老城厢的风采
    胡成 于 2012-2-10 1:49:36 回复
    影像我可以控制,色彩我却无法控制,还好您能喜欢。听言语您应当就是上海人吧?每多一个上海人说这就是老城厢,我也就可以多一份释然。
  • 2012/2/9 23:34:1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那里是我生长的地方
  • 复兴东路往南,大夫坊一直往南到乔家路,乔家路还是目前南市老城区的中心。两边的区域基本没有被动过。
    胡成 于 2012-2-9 22:21:28 回复
    毕竟还是不熟悉上海,地名还没有在思维中连贯成图。比照地图才知道您说的那片区域,似乎也是我在上海时走的最多的一片区域,还好没有错。
  • 2012/2/9 18:32:2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dido
  • 为什么在弄口有露天佛像呢。梦幻的感觉
    胡成 于 2012-2-9 13:33:17 回复
    之前回复里有说,那片距东台路古玩市场不远,所以附近里弄里住着些倒腾仿古物件的商贩,大件儿不好搬进屋里,就只好那么摆在门外了,倒也和环境相映成趣。
  • 2012/2/9 12:50:2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从此心安
  • 文化的糟蹋消逝对于大众而言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幸好有你们还在坚持记录,并且记录得那样美不胜收。
    胡成 于 2012-2-8 17:11:14 回复
    喜欢老城,可能除却文化之外,更多的是喜欢老城里人与人之间妥帖周密的关系。那是人们的城市,而不是建筑的城市。再有就是,老城本来就是极美丽的,是我们糟蹋了她们的美,努力搜寻出些许旧日模样,不及她们曾经美丽的万一。
  • 2012/2/8 15:44:1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那几尊菩萨和香炉怎么不做介绍?
    胡成 于 2012-2-8 15:37:50 回复
    嘿嘿,因为我抄来的当天笔记里没有提到,我也就懒得再写。那一片附近距上海卖古玩的东台路不远,所以有许多倒腾假文物的小贩住在那里,这些东西都是新物件,算作街景的一部分,不是什么珍罕东西,所以也就没有单独写到。
  • 2012/2/8 14:29: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去了几次上海,从未对上海的这段原生态有过了解。完全消失之前,应该要去看看。
    胡成 于 2012-2-7 16:20:20 回复
    可能是因为上海的老城厢和大上海的繁华反差太大,我想如果只是单独展示这些影像的话,许多外地人不会觉得这是上海。应当去看看,上海的另一面。
  • 2012/2/7 15:52:5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