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 卷四 老城厢上海 卷五 老城厢 »

彰德府

  老北京的四九城里,或者老北京人的口中,时常还能见着听着些老时候的地名。比如将朝阳门称作齐化门,将崇文门称作哈德门,直到现如今,崇文门外东南角依然还有哈德门饭店,依然还有人会时常念叨起小时候一枝一枝买来抽的哈德门卷烟。还有某天路旁,听着位老爷子空洞地张望着繁华高楼说起:吾们家小时候就住在这齐化门内。
  哈德门奔南走,北京火车站前,有家生意兴隆的食品商场。哪座城市火车站前的食品商场,如今怕也鲜有本地人光顾,仗着不用顾忌外地旅客回头买卖的轻省,倒也能在寸土寸金处财源广进。无意为其扬名,只是往来路过时总见着那商场也是老地名的字号,彰德府。

  彰德府,河南安阳旧名。安阳,隋唐时为相州治所所在。宋初,相州隶属河北西路,并置彰德军节度。女真明昌三年(1192年),升相州为府,以军名彰德府。蒙元时更名为彰德路,明初复为彰德府,其名直沿用至民国以后。民国二年(1913年),国民政府裁撤彰德府,初将府直辖地改名彰德县,旋即正式定名为安阳县。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冬,安阳沦陷以后,伪名再称彰德县,直至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安阳光复。
  彰德府这地名,消失不愈百年,读着又颇有些英雄豪迈气概,远比那有些轻描淡写的安阳上口,或者正因如此,那彰德府名才能依然在那北京城中。

  去年初冬,我自北京南下长沙,途中某日,夜宿彰德府。
  转过天来,阴而有风。清晨自彰德府老城西北隅文峰塔起,且停且走在彰德府。

  明人崔铣《彰德府志》辑宋时《相台志》文载,彰德府城始筑于北魏天兴元年(398年),北周大象二年(580年),周宣帝后父杨坚辅政,相州总管尉迟迥不服,杨坚遣上柱国韦孝宽征伐,尉迟迥兵败自杀,杨坚下令焚毁邺诚,迁相州、魏郡、邺县三级治所至邺南安阳城,安阳遂称相州,亦称邺郡。北宋真宗景德三年(1006年),彰德府城增建至周长一十九里。大明洪武元年(1368年),彰德府城改筑,东南方向向内缩小,新城大抵只在老城西北,因西北地势较高,易于排水。《彰德府志》载,“裁旧城之半,城围九里一百一十三步(约十一里),高二丈五尺,阔二丈,外砖内土。辟有四门,东曰永和,南曰镇远,西曰大定,北曰拱辰。城外有护城壕,阔十丈,深二丈。”城门上建城楼,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各建角楼,另有敌楼四十。如今一切城门城墙,荡然无存。
  彰德府城街巷布局曾有九府十八巷之称,九府指九府指的是平府、老府、林府、六府、铁拐府、娘娘府、洛阳府、学儒府、西府,十八巷指巷指的是豆腐巷、卜府巷、三义巷、乔家巷、小颜巷、夹巷、东钟楼巷、西钟楼巷、东冠带巷、西冠带巷、唐子巷、竹竿巷、香巷、仁义巷、裴家巷、纪家巷、丁家巷。半日游走,还能隐约见着些旧时的街巷名称,只是老屋大多破败残损,再难见着的,是往日彰德府的鼎盛繁华。



  02.         03.18 鱼市街



  03.         03.18 东冠带巷

  至西大街向东而行,过西南营、西营街,学巷街、大寺前街、唐子巷南口、鱼市街;



  06.         03.18 西府



  05.         03.18 相州路 北口东北角 原安阳内衣厂技工学校

  右转向南大街,走西府、东冠带巷、小颜巷,直至旧南门外相州路口;



  07.         03.18 东大街 119号院门 原军区大院



  08.         03.18 东大街 119号院内



  09.         03.18 东大街 119号院七号楼



  10.         03.18 狮子胡同



  22.         03.18 狮子胡同



  13.         03.18 御路街



  18.         03.18 南头道街

  再由南大街回返,右转入东大街,有狮子胡同、县前街、御路街、铁拐府、六府、二道街、南一道街、北头道街,已是旧东门外。



  14.         03.18 东大街 185号



  15.         03.18 东大街 71号



  20.         03.18 东大街 188号

  纵横四街之中,东大街最是冷清,所以道路两旁大多还是民宅,最多些旧日模样。
  彰德府城中普通老宅,与北京胡同中的四合院大体相同,正房明三暗四,有两厢与倒座,巽位开门,门对随墙影壁。没有住着那么些人,大多四合院还能看出囫囵模样,没有沦落为大杂院。只是,同样老旧了,往昔的华美只如落叶一般,随风吹匿在角落中。



  23.         03.18 鼓楼东街

  走回神路街,北走过西华门街、新华街,是新建城隍庙,香火旺盛,纸灰漫天。



  24.         03.18 鼓楼坡街



  31.         03.18 姚家胡同



  30.         03.18 姚家胡同



  29.         03.18 姚家胡同



  26.         03.18 中山路

  再东行鼓楼东街、鼓楼坡街、姚家胡同、新华市场街、穿中山路至竹杆巷。



  33.         03.18 西马道



  35.         03.18 竹杆巷

  午饭后再走西马道、西南营、纪家巷、竹杆巷、大夫铃街,至大井街,一卷拍完。
  时间匆忙,未再去文峰塔北。

  回头再择一二琐碎场景,细细念叨些那日我见着的彰德府。



  28.         03.18 姚家胡同 5号



  32.         03.18 姚家胡同 5号

  姚家胡同5号,门外挑起的幌子上,墨笔大字写着姚家膏药,狗皮膏药的字样。一只土黄狗,神情恍惚的站在幌子下面,见有人来,依然步态踌躇,不愿离开。
  应当是膏药铺子主人家豢养的家犬,痴痴站在门前,不知道是想替主人做一遭无须言诠便可证货真价实的广告,还是想着自己或者某日也将变成主人家的数帖膏药,正盘算着是否要另谋生天。



  34.         03.18 西南营

  转过西马道的西南营,门边砖框上嵌着一方题字雕砖,正楷“竹苞”二字。形制当是行活,可能以不同吉语雕砖嵌于门旁,仿佛如今农家门上常见的吉语瓷砖,比如“勤俭执家”之类。雕砖内陷,字口上依稀还有泥迹,想来曾经被土泥糊起,才得以幸存至今。
  “竹苞”,语出《诗经·小雅·斯干》起首一句:“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毛诗序》:“《斯干》,宣王考室也。”郑笺注:“考,成也。”“宣王于是筑宫室群寝,既成而衅之,歌《斯干》之诗以落之,此之谓之成室。”《斯干》即为歌颂宫室筑成,歌颂宣王中兴,后人以其中“竹苞松茂”为典,以喻华屋落成,家族兴旺。

  到了清末明初,时人徐珂《清稗类钞》书中,“讥讽类”有一条目:“个个草包”,正是说此“竹苞”二字:

  某总兵予告归里,大起第宅,请于某名士,乞书堂匾,乃为书“竹苞堂”三字。盖总兵不知书,家中皆纨袴子弟,目不识丁,故以个个草包诮之也。

  至民国四年(1915年)初版的《清朝野史大观》卷六“清人逸事”中,更是将此事附会到了纪晓岚与和坤身上:

  纪文达公性机警敏给,好滑稽,与和坤同朝,恒隐相嘲谑,而和辄不悟。一日和乞书亭额,纪为作擘窠“竹苞”二大字,和喜而张之。偶值高宗临幸,见之,笑谕和坤曰:“此纪昀詈汝之词,盖谓汝家个个草包也!”

  “竹苞”,因这两部书中戏谑,想来人人都知道可以拆字为“个个草包”,吉语成了詈语。彰德府中这些老屋旧房,建筑年代也大多在清末民初,这府人家门上依然“竹苞”二字,想来主人家曾经必然是严肃先生,从未听闻这些齐东野语。只是,不知道后来这“竹苞”二字之前,站了多少如我般往来路人,指点二字,哑然失笑。



  36.         03.18 竹杆巷 19号院

  那天清晨还是多云天气,彰德府中片刻行走,即转阴沉,寒风也起,风寒如雪。竹杆巷那进夹在两侧楼房中的小院,院中绿叶上的并非是阳光,只是因为院中实在是太过昏暗,映衬得那一抹阴郁的天光有蓬勃生机。
  我在等着那个姑娘,等她恰好走在门外的时候,摁下快门。



  37.         03.18 竹杆巷 与 南大街 转角

  出竹杆巷东口,便是南大街的繁华闹市。巷口路北的砖楼就着山墙外一道铁扶梯,可以走上二层商铺。站在扶梯转角处的平台,可以看见巷口路南正门开在南大街上的一栋青砖瓦房。山墙窗上脊下,嵌着一方石碑,隐约的能看见上面凿刻着字迹。
  数码相机拍摄下来,电脑屏幕上放大,可以读出这么些文字:

  重修鼓楼后路西□口门西五间。□二年夏四月建修后院楼三间。□咸堂魏姓督工。□□□□□大清光绪二十三年秋□月。

  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丁酉。丁戊,酉戌,转过年去,戊戌,百日维新。然后庚子国难,然后然后,然后百年雨雪冰霜风雷如刀。
  彰德府中,有一栋青砖瓦房。竣工那年,督工老魏应着主人的话:您就放心吧,这房子您能住上一辈子。

Nikon FM2
Arsat H 50mm F2
Sunny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7.府上人士
  • 回博主:我给一位同为本土的朋友推荐了这篇文章,她说这就是我们骑电动车穿过的小巷,加了好多惊叹号。其实我们穿过的小巷宽度几乎只能容纳一辆电动车那样的宽度,不能掉头转弯,要么向前要么后退。哪天再去重游。
    胡成 于 2012-2-16 18:06:53 回复
    所以看来不管我走得有多仔细,一天的时间也是远远走不完过去的那个彰德府的。如果什么时候有机会再去安阳,不知道可不可以请您给我说说你们所知道的安阳城?
  • 2012/2/16 11:17:2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府上人氏
  • 作为一名本土人士看到这样的文字和图片表示很惭愧。有些古旧的东西带着惊艳的美。彰德府有条西关街,那大概是保存最好的老城做在了。
    胡成 于 2012-2-13 0:50:40 回复
    西关街?我似乎没有走到呀?我走的那条叫西大街,西关街这种名字应当是在西门外,也就是在西大街再向西是吗?可是我印象中西大街外没有老街了呀?毕竟还是不熟悉呀。
  • 2012/2/12 18:46:3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听霜
  • 那最蓬勃的天光不是天上的,是那姑娘。
    以前的房子能住上一辈子,现在的房子,能还一辈子。
    胡成 于 2012-2-11 22:49:03 回复
    做为摄影师我不喜欢拍姑娘,做为男人我很喜欢拍姑娘,哈哈。再有,现在的房子一辈子可还不完,房子与一辈子一同过去,下辈子有下辈子的房子要接着还。
  • 2012/2/11 20:41:4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江乐
  • http://blog.sina.com.cn/u/1921739712
  • 百年大计,以前的建筑都是以此作为标准,时至如今当岁月为其裹上包浆,这样的魅力很真实,让人内心温暖,继而产生崇敬和感动。谢谢你!
    胡成 于 2012-2-11 22:47:18 回复
    是了,以前的建筑是和着心血建筑的,现在的建筑是和着口水建筑的。拜读了您的博客,我在五年前也从事过艺术品经济投资的工作,当时和北京的收藏家之类的杂志过往甚密,与先生还算曾经同业同行,幸会幸会。
  • 2012/2/11 9:57:3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Amy
  • 竣工那年,督工老魏应着主人的话:您就放心吧,这房子您能住上一辈子。
    胡成 于 2012-2-11 22:36:42 回复
    我本来写的是:“这房子只要您愿意您就能住上一辈子”,现如今的房子即便可以住上一辈子,怕也由不得房主人愿意。后来想想,怕被曲解出有房主人不想住的意思在里面,才删减成现在这句。
  • 2012/2/10 23:26:2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