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馍馍宁波 大菜间 »

上海 卷六 老城厢

 2011年09月21日  晴渐多云

  影像文字,互见前文。并接上文



  02.        金家坊 西口

  金家坊西口折回,迎面一位长髯老者走来。他的嘴里碎碎念叨着,不是沪语却仿佛是皖北方言,却仍然听不清楚究竟在说些什么,只知道是有些痴痴的。
  我想和他说些什么,但是他仍然只是自顾自地念叨着,然后走开。

  向前,石库门前左转。



  03.        金家坊 与北孔家弄路口西 转角

  已经是下午,但是转角处人家的女主人却正在临街的厨房里炒菜,彼此望见,然后借着这么晚才做午饭的话由,攀谈起来。
  上海人与陌生人交谈的意愿远没有北方人强烈,即便开口,也只是淡淡几句。不过在上海老城厢中的拍摄,却是我在所有城市里感觉最是轻松的。虽然唐突地拍摄陌生人总不会令人愉快,但是上海人基于上海人的礼貌与隐忍,几乎不会生硬的回避镜头,更是不会因此而恶语相向。这几乎是种纵容,以至于我后来几次直接举相机在惊动被摄者时拍摄,不再做足掩饰,虽然我并不喜欢这样会感觉到摄影师存在的画面,但这确是最简单的方法。
  每个城市都有不为外人知的另一面。



  04.        金家坊 与 西马街 路口

  同样的路口,之前仿佛上海滩江湖的一幕已经散去。女儿搀扶着老母亲,从里弄的阴影走进阳光里。



  05.        贻庆街27弄

  贻庆街迷宫一般的里弄里,周折盘桓,我走在那里,仿佛走在海里。
  阳光在里弄的檐上,孩子在爷爷的肩上。那个下午,阳光在里弄的檐上,昏昏欲睡;孩子在爷爷的肩上,沉沉睡去。
  那孩子还很小,他还不会记得那样一个下午,但或者他会记得许多个那样的下午,在谁的肩上晃晃悠悠,停停走走。然后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昏暗寂静,抬起头来,阳光却刺痛了眼睛。



  08.        贻庆街27号10号 门前



  09.        贻庆街27号10号 门前

  就像那孩子的小哥哥,长大了,不想午睡,独自在里弄里玩耍。我说给你拍张照吧,他说不要但是却笑开了花儿。
  我转身离开,孩子的奶奶走出来,轻声问拍照的那是谁?他们说不知道。
  当然不知道,就像里弄不会记得一片落下的树叶。你们一直在那里,我只是那天下午的,一片过客。



  11.

  然后,这是我说的那片没有笔记的,再也理不清楚的路线。
  甚至连这一帧影像的记录也没有,或者是在翁家弄的转角处?或是从之后有记录的影像看,我应当是继续向北而没有再向南走。可是我怎么分明的感觉,当他骑车经过我转弯以后,会看到里弄上面晾晒着的那三只布偶?



  13.        阜春街

  他在尽头转角处晾衣服,你坐在路边看着我,我蹲在这里拍你们。



  14.        曹家街45号

  曹家街45号,那栋如繁华往事般繁华的楼,以及那天下午,如繁华往事般过眼的云天。



  15.        曹家街48弄 弄门前

  拍摄完卷四那帧(14.)影像,老人走出来,就站在我的面前。我想和他聊些曹家街的繁华往事,可是努力几次,老人只是摆手说耳朵不行了,听不见我说些什么。
  有一天我也听不太清楚这个世界的时候,或者我能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即便我曾经见过那些繁华往事,怕也只成一部默声电影,甚至没有放映机吱哑作响的默声电影。



  17.        老道前街



  18.        老道前街

  老道前街,热闹的梦花街旁,寂静的老道前街。



  19.        老道前街18号



  20.        老道前街18号



  21.        老道前街18号



  22.        老道前街18号

  老道前街18号,临街一间小房,狭小昏暗。窗下就着天光,一桌麻将,四位垂垂老者寂无声息地玩着牌。唯一的老爷子——当天夜里写下的笔记如此,可见记忆是多么的随心所欲与不可靠,事实上是两位老爷子,我以为的唯一一位是近处浅色上衣的那位——年岁稍小些,话语利索,招呼着倚在门前的我但拍无妨。



  24.        梦花街42号

  这是与我想象中的里弄场景最契合的一种。



  25.        西仓街142号



  26.        西仓街142号

  西仓街142号,临街的作坊里,店主人细致地打磨着竹条,许多竹条,规制齐整。
  我倚在门旁,店主人抬眼望我一眼,然后继续手中的活计,再不抬头。我知道他不会和我搭话,于是试着问他这是在做些什么,他依然手中的活计,没有搭理我。



  28.        柳江街5号 门前

  我蹲在他身边看了许久,他才留意到我,他一直专注于手中的那只皮鞋,细细地打油擦亮,然后继续另一只。
  我爷爷以前也有这么一双皮鞋,老款的,却结实耐穿,偶尔换换脚掌,便几乎可以穿上一辈子。蹲在他身边看他擦鞋,闻见的却是爷爷屋子里金鸡鞋油的味道。那会儿在想,男人是应当有这么一双皮鞋的,虽然我没有正装也没有皮鞋,但是忽然觉得是的,原来我应当是有一双的。
  当我遇见繁华往事时,我应当穿上这双皮鞋,盛装在繁华眼前。



  30.        文庙路88号

  文庙路上,我看着他,也就像看着我自己。他看着上海,我看着北京。



  31.        曹市弄54弄



  34.        曹市弄54弄

  上午初到老城厢时,还是晴空如洗,公交汽车上的温度计提醒室外气温重回三十度以上。结果未近中午即转多云,下午更是阴多晴少。踅进文庙路北的曹市弄,忽见云掩霞光万道,在上海的那几天里,天气实在待我不薄,虽然昨日还有雨。



  35.        梦花街53号



  36.        梦花街53号



  37.        梦花街53号

  回到梦花街上,老奶奶看着在门前做着些什么的店主人,于是我也蹲在边上一起看着他。然后他们一起看见我,走开只留下我和店主人继续蹲在那里。我并不知道店主人在等待些什么,我想就像他也不知道我在等待些什么。
  我问他,这是在做什么?
  他说,汤圆。


Contax G2
Carl Zeiss Biogon 28mm f/2.8 T*
Fujifilm Neopan 100 Acros
Kodak D-76 / Stock / 20°C / 7'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4.大头陆
  • 哈哈,每年正月里南京路王家沙店里队买肉馅汤圆的队伍啊~长得难以想象,我妈就是其中一员.
    我本不爱汤圆,只因这肉馅才勉强一吃,皮儿因为浸了肉汁有了鲜美的咸味,多美好~看来南北方口味相差确实巨大^_^
    我想起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家,每日下午爷爷必有一场麻将,夏天的午后,我便合着外屋稀里哗啦的麻将声和头顶电扇的嗡嗡声睡了一个又一个午觉.也许在你照片里那个屋子的后面,也有个呈"大"字型正在睡午觉的孩子。
    胡成 于 2012-2-18 2:03:19 回复
    大头陆,我太喜欢你在这个回复里描述的那个场景了:“我便和着外屋稀里哗啦的麻将声和头顶电扇的嗡嗡声睡了一个又一个午觉”,我看见这行字的时候,瞬间就觉得我在那里看见了那个大字型把自己撑开睡午觉的孩子,我以后一定要拍一帧这样的影像,无论如何。
  • 2012/2/17 23:12: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young1127
  • 文庙街那一带曾经一个人走过 穿梭其中好几次见心喜画面却不敢举起相机 只觉太格格不入~ 有回在田子坊对着坐在长椅上的几个老人拍照 结果被斥"有毛病" 从此对于在近距离拍摄陌生人都格外小心翼翼...
    胡成 于 2012-2-17 13:39:27 回复
    不应当如此,但有时候却必须如此,就是要从气势上压倒别人,好像拍摄是天经地义而他们拒绝你的拍摄是他们的错。人与人之间就是如此,气场是可以互相感知的,就像小孩子的时候,你越是胆小坏孩子们越是欺负你一样,光明正大不由分说地拍摄你想拍的,别人一时摸不清你的底细,一犹豫间,快门也便摁下了。这是我的秘笈。
  • 2012/2/17 13:30: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朵朵
  • 这做汤圆是在压面么?更像在做豆腐
    胡成 于 2012-2-17 13:33:28 回复
    我也觉得像是在做豆腐,可是他明明告诉我是在做汤圆,当时就有笔记不会记错,除非他是不耐烦我存心骗我。如果是在做汤圆,不明白这么操作为的是什么,我没有再问,因为我他的确不太想和我说话。
  • 2012/2/17 10:48:3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秋老虎下的老城厢,和冬日里的景象截然不同呀。也不知这汤圆要多久才做得。我有一北京老友,很怕看到肉馅汤圆,只吃甜的,这倒和我口味一致。不过汤圆我也只喜欢吃黑芝麻沙馅的,除肉馅外,桂花馅也是不吃。
    胡成 于 2012-2-17 13:30:16 回复
    现如今秋和夏以及春与冬的关系越来越暧昧,时常分不清彼此。去年的秋天那么热,今年的春天这么冷。人的口味实在是难以捉摸,肉馅汤圆,想都不敢想。我就有一年吃了邻居扬州人家做的肉馅粽子,反胃得我现在想起来肉馅的东西就一阵一阵犯恶心。该是甜的东西,一定甜着吃,咸的也该如此,咸甜一混搭,我这北方人的胃口实在吃不清。
  • 2012/2/17 9:53:3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