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华 欧亚大旅社南城 个末那亨 »

鹰潭 有美玉于斯

  金华夜雨,夜雨侵晨,侵晨至午后,无休无止。无休无止,裹足羁旅。若是昨天知此,不如一早即走,也不枉自浪费半日。

  将近十一长假,看见金华西站侯车室几乎已排至站外雨中的购票队伍,实在是有些为之后的车旅担忧。从金华到鹰潭的K423次列车自宁波东站始发,久远时代的K系列快车,如今已沦落为压轴的慢车,从宁波到成都,两千五百公里,要走上三十八小时,几乎两天。金华发车以上,车上旅客仍然不多,每排一两人而已,所以占定了一排三人座,可以从容躺下。

  依然细雨,雨水模糊的车窗朦胧了车窗外的江南。宛若一方画布。雨来时,作画的人落荒而去,雨水洇晕了颜色。绿的草树以及新黄老黄的水稻,颜色浸饱了水,随风皴去。



  23.         09.25 宁波东至成都 K423次 至乌溪江上

  车停衢州前,缓缓驶过乌溪江,分明就是墨沈淋漓的山水画。羁旅中的雨令人沮丧,同样的雨在火车途经的山水间,却是令人愉悦的。山水不再枯涩,仿佛可以融在水中,调和着饮下,或者如此胸中才有丘壑。



  25.         09.25 宁波东至成都 K423次

  衢州站上车的中年男人票号在我躺的三人座中,也是和善,见我已经占据,而过道对侧的两人座空着,也就没有言语径自坐了过去。我很是不好意思,一壁解释我随后两站就会下车,然后彼此安睡片刻。



  26.         09.25 宁波东至成都 K423次

  火车入江西,雨水渐止,只是浓阴天气,路面也未见水渍。待见蜿蜒信江,过其支流饶北河后,车停江西第一站上饶。车上车下瞬间喧嚣,站台上所有人都在卖一种所谓的山鸡腿,也有老实些的商贩婉转称高山鸡腿,实则冷眼一看就知道是最普通不过的家鸡腿。商贩吆喝到车上,许多人经不住诱惑下站台上买上几根,七元的价格并不便宜。衢州上车的男人和对面的小伙儿各买一根,饶有兴趣地吃着而我恰可以恰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中年男人摸出一瓶酒,北京红星二锅头,却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运动型矿泉水瓶装。实在是了不起的创意,撕一口鸡腿,嘬一口白酒,美。酒足肉饱,由着那瓶酒我与他搭讪。酒瓶拿到手里,却是哭笑不得,虽然与红星二锅头包装极为相似,也名为北京二锅头,实际却是广东顺德市某家禹田酒厂所产,商标欲遮还羞地标注为庆源牌。不过虽然是仿制产品,可我还是不得不称赞其以运动型矿泉水瓶灌装的思路,便捷卫生,实在是其过人之处。



  28.         09.25 宁波东至成都 K423次

  中年男人言语不多,攀谈很难为继,只是知道他要在终点成都站下车,对面小伙子也要坐到遂宁,还有一天一夜不止。无论如何,我如今已是吃不了这份苦,其实若不是为节俭故,谁又愿意平白去吃得了这份苦?这会儿他们仍然在火车上,还有漫漫长夜。后来车上人越来越多,希望他们总还可以插空躺着,总不至于太多辛苦。



  29.         09.25 鹰潭 鹰潭火车站

  再过贵溪,不多远即到鹰潭,已是下午四点半。
  那年十月三日,“火车一清早到鹰潭,等行李领出,公路汽车早开走了。这镇上唯一像样的旅馆挂牌‘客满’,只好住在一家小店里。”字里行间,方鸿渐一行五人初打算火车中转鹰潭随即转去南城县,本并无意留宿鹰潭。“这镇上唯一像样的”,可知情由。鹰潭成镇,也已在清末同治三年(1864年)或四年(1865年),隶属贵溪县。后因铁路发展,浙赣线、皖赣线、鹰厦线三条铁路交汇贯通,才渐次发展。民国年间,依然是一县辖小镇,僻远之地,所以一行才如此打算。我出鹰潭火车站后,抬眼即看见站西中国邮政上有大幅代售长途汽车票的广告,倒是方便,买票明天早晨八点三刻去南城县。
  公路汽车未阻我行,却阻了方鸿渐一行五人,所幸如此,否则也不会有其在鹰潭的一段传奇。五人所住“这店楼上住人,楼下卖茶带饭。窄街两面是房屋,太阳轻易不会照进楼下的茶座。门口桌子上,一叠饭碗,大碟子里几块半生不熟的肥肉,原是红烧,现在像红人倒运,又冷又黑。旁边一碟馒头,远看也像玷污了清白的大闺女,全是黑斑点,走近了,这些黑点飞升而消散于周遭的阴暗之中,原来是苍蝇。这东西跟蚊子臭虫算得小饭店里的岁寒三友,现在刚是深秋天气,还显不出它们的后凋劲节。”

  楼上只有三间房还空着,都是单铺,伙计在赵方两人的房间里添张竹榻,要算双铺的价钱。辛楣道:“咱们这间房最好,沿街,光线最足,床上还有帐子。可是,我不愿睡店里的被褥,回头得另想办法。”鸿渐道:“好房间为什么不让给孙小姐?”辛楣指壁上道:“你瞧罢。”只见剥落的白粉壁上歪歪斜斜地写着淡墨字:“路过鹰潭与王美玉女士恩爱双双题此永久纪念济南许大隆题。”记着中华民国年月日,一算就是昨天晚上写的。后面也像许大隆的墨迹,是首诗:“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今朝有缘来相会明日你东我向西。”又写着:“大爷去也!”那感叹记号使人想出这位许先生撇着京剧说白的调儿,挥着马鞭子,慷慨激昂的神气。此外有些铅笔小字,都是讲王美玉的,想来是许先生酒醉色迷那一夜以前旁人的手笔,因为许先生的诗就写在“孤王酒醉鹰潭宫王美玉生来好美容”那几个铅笔字身上。又有新式标点的铅笔字三行:“注意!王美玉有毒!抗战时期,凡我同胞,均须卫生为健国之本,万万不可传染!而且她只认洋钱没有情!过来人题!”旁边许大隆的淡墨批语道:“毁坏名誉该当何罪?”鸿渐笑道:“这位姓许的倒有情有义得很!”辛楣也笑道:“孙小姐这房间住得么?李梅亭更住不得——”

  鹰潭没有七天如家等快捷酒店,来之前检索可以住在上清宫路步行街上。从火车站西回站东,再沿四海东路向前不多远,路北即是步行街南口。本还想着不知道在鹰潭可否看见王美玉,却不料这短短几百米路却是美玉不绝。四海东路上,小旅馆密度之高,实在令人观止。而许多小旅馆门口或者夹杂其间,便有那许多美玉如斯,顾盼路人。或者是因为鹰潭向来是铁路枢纽,往来要冲,行人不绝,所以自民国以来,才会有如此之多美玉流落于斯,与那各色旅人恩爱双双。

  在上清宫路上找一家像样的商务宾馆模拟版住下,单间八十,却还因为已经住满,不得已原价换到标间,应当可以再还些价格的。房间只有一扇小窗,虽然没有许多墨笔题记,却有许多宁可忽略的题记,旅途中实在难以讲究。放下行囊,出上清宫路南口,四海东路向东到尽头,北转上交通路,再向北是鹰潭繁华处,直走到尽头鹰潭公园,却因维修不得入。

  孙小姐来了,辛楣问到何处吃早点。李梅亭道:“就在本店罢。省得上街去找,也许价钱便宜些。”辛楣不便出主意,伙计恰上来沏茶,便问他店里有什么东西吃。伙计说有大白馒头、四喜肉、鸡蛋、风肉。鸿渐主张切一碟风肉夹了馒头吃,李顾赵三人赞成,说是“本位文化三明治”,要分付伙计下去准备。孙小姐说:“我进来的时候,看见这店里都是苍蝇,馒头和肉尽苍蝇呆着,恐怕不大卫生。”李梅亭笑道:“孙小姐毕竟是深闺娇养的,不知道行路艰难,你要找一家没有苍蝇的旅馆,只能到外国去了!我担保你吃了不会生病,就是生病,我箱子里有的是药。”说时做个鬼脸,倒比他本来的脸合式些。辛楣正在喝李梅亭房里新沏的开水,喝了一口,皱眉头道:“这水愈喝愈渴,全是烟火气,可以代替火油点灯的——我看这店里的东西靠不住,冬天才有风肉,现在只是秋天,知道这风肉是什么年深月久的古董。咱们别先叫菜,下去考察一下再决定。”伙计取下壁上挂的一块乌黑油腻的东西,请他们赏鉴,嘴里连说:“好味道!”引得自己口水要流,生怕经这几位客人的馋眼睛一看,肥肉会减瘦了。肉上一条蛆虫从腻睡里惊醒,载蠕载袅,李梅亭眼快,见了恶心,向这条蛆远远地尖了嘴做个指示记号道:“这要不得!”伙计忙伸指头按着这嫩肥软白的东西,轻轻一捺,在肉面的尘垢上划了一条乌光油润的痕迹,像新浇的柏油路,一壁说:“没有什么呀!”顾尔谦冒火,连声质问他:“难道我们眼睛是瞎的?”大家也说:“岂有此理!”顾尔谦还唠唠叨叨地牵涉适才床板的事。这一吵吵得店主来了,肉里另有两条蛆也闻声探头出现。伙计再没法毁尸灭迹,只反复说:“你们不吃,有人要吃——我吃给你们看——”店主拔出嘴里的旱烟筒,劝告道:“这不是虫呀,没有关系的,这叫‘肉芽’——‘肉’——‘芽’。”方鸿渐引申说:“你们这店里吃的东西都会发芽,不但是肉。”店主不懂,可是他看见大家都笑,也生气了,跟伙计用土话咕着。结果,五人出门上那家像样旅馆去吃饭。

  我原路回返,在上清宫路南口热闹的小饭馆中晚饭。十几年前在福建泉州,最常吃的就是江西菜馆。几乎是固定的菜式,爆炒胡子鱼、清炒空心菜、炒田螺是吃的最多的。尤其炒田螺,温陵路上夜夜与曹同学把酒消磨无聊时光时候,炒田螺就那样一碟两碟三碟吃下去,然后醺醺然走到泉州电视大学的操场里,看晚风中的姑娘。所以那天在江西的第一顿晚饭,还有一碟炒田螺。在泉州时会精致些,把田螺倒在不锈钢摇酒器里反复摇晃,这样可以让螺肉和螺壳尽可能分离,一口嘬不出田螺肉的炒田螺必然是失败的。街头饭馆里,大妈同样如此,只是摇晃的器皿改作两口倒扣的铝盆。
  味道隐约还是以前的味道,只是无论如何都嘬不出螺肉,只好要来一把牙签挑肉来吃。饭馆老板笑话我,大妈也含蓄地笑话我,我在想可能饭馆里所有往来的客人都在笑话我。还是换用筷子夹起再用嘴嘬,操练几次,终于找到以前的感觉,轻车熟路地吃完一整盘炒田螺。老板赞我好胃口,我依例谦逊。与江西人在福建的炒田螺不同,本地的炒田螺更辣也更咸,也确实不宜多食。

  “李梅亭的片子没有多大效力,汽车站长说只有照规矩登记,按次序三天以后准有票子。五人大起恐慌:三天房饭好一笔开销,照这样耽误,怕身上的钱到不了吉安。大家没精打采地走回客栈,只见对面一个女人倚门抽烟。这女人尖颧削脸,不知用什么东西烫出来的一头鬈发,像中国写意画里的满树梅花,颈里一条白丝围巾,身上绿绸旗袍,光华夺目,可是那面子亮得像小家女人衬旗袍里子用的作料。辛楣拍鸿渐的膊子道:“这恐怕就是‘有美玉于斯’了。”鸿渐笑道:“我也这样想。”顾尔谦听他们背诵《论语》,不懂用意,问:“什么?”李梅亭聪明,说:“尔谦,你想这种地方怎会有那样打扮的女子——你们何以背《论语》?”鸿渐道:“你到我们房里来看罢。”顾乐谦听说是妓女,呆呆地观之不足,那女人本在把孙小姐从头到脚的打量,忽然发现顾先生的注意,便对他一笑,满嘴鲜红的牙根肉,块垒不平像侠客的胸襟,上面疏疏地缀几粒娇羞不肯露出头的黄牙齿。顾先生倒臊得脸红,自幸没人瞧见,忙跟孙小姐进店。辛楣和鸿渐一夜在火车里没睡好,回房躺着休息,李梅亭打门进来了,问有什么好东西给他看。两人懒起床,叫他自己看墙壁上的文献。李梅亭又向窗外一望,回头直嚷道:“你们两个年轻人不怀好意呀!怪不得你们要占据这间房,对面一定就是那王美玉的卧房,相去只四五尺的距离,跳都跳得过去。你们起来瞧,床上是红被,桌子上有大镜子,还有香水瓶儿——唉!你们没结婚的人太不老实。这事开不得玩笑的——咦,她上来了!”

  然后,李先生因着对美玉的好奇搭上话,又因着碍于身份要把这谈话谈得冠冕堂皇,有意无意地提及公共汽车票难买,美玉识人无数,不知可有方法。美玉言“公路车票买不到,可以搭军用运货汽车,她认识一位侯营长,一会儿来看她,到时李先生过去当面接洽。”茶围打下来,李先生报告说:“‘明天正午开车。’大家还问长问短,李梅亭说这位侯营长晚上九点钟要来看行李,有问题可以面询。这些军用货车每辆搭客一人和行李一件或两件,开向韶关去的,到了韶关再坐火车进湖南。一算费用比坐公共汽车贵一倍,‘可是,’李梅亭说,‘到处等汽车票,一等就是几天,这房饭钱全省下来了。’”一番争执,大家勉强同意如此大费周张。只是晚上桔皮大鼻子侯营长来后,一壁明敲暗诈着钱财,一壁嫌弃李先生狼犺的铁箱。然后又将孙小姐比作美玉,说是万万不可带女人,否则早带着美玉一二一,开步走了,孙小姐气得嘤然作声。
  “这事不成,李梅亭第一个说‘侥幸’,还说:‘失马安知非福。带枪杆的人不讲理的,我们同走有孙小姐,一切该慎重。而且到韶关转湖南,冤枉路走得太多,花的钱也不合算,方先生说话对了。’在鹰潭这几天里,李梅亭对鸿渐刮目相看,特别殷勤,可是鸿渐愈嫌恶他,背后跟辛楣笑说:‘为了打茶围那几块钱,怕我挑眼,就帝样没志气。我做了他,宁可掏腰包的。’”
  其实确是侥幸,于五人而言如此,于我而言亦是如此。若是五人随着侯营长的车队远去广东韶关,且不论一路是否平安,仅于我而言,我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搭着一趟军车的便车,何况还是一千四百里山路漫漫。
  侥幸,明天可以从容南城。


三闾大学

2011.09.22/23 上海 - 宁波:大菜间
2011.09.24 宁波 - 金华:欧亚大旅社
2011.09.25 金华 - 鹰潭:有美玉于斯
2011.09.26 鹰潭 - 南城:个末那亨
2011.09.27 南城 - 宁都:双铺房
2011.09.28 宁都 - 吉安:铺保
2011.09.29 吉安 - 界化陇 - 衡阳:公路车站
2011.09.30 衡阳 - 邵阳 - 涟源:三闾大学
2011.10.01 涟源 - 国立师范学院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1.大头陆
  • 上海过去有种名为"尖庄"的低档白酒,就是用的运动瓶盖,让我印象深刻。幼时男孩儿总喜欢用瓶子装上水相互飙射,奔跑间还有书包上挂着的饭盒发出的叮令咣啷声伴奏,是放学路上必不可少的风景。
    我很喜欢坐火车,尤爱淡季的绿皮车,没有旺季火车拥挤乘客形成的复杂气味,车轮运转规律的节奏很让人安心。
    能够随着某本书里的故事旅行是幸运的,也是我常希望能够做到的事,之前看贾平凹的《老西安》,就希望跟着这些随性而至的文字走一段丝绸之路,或许,当我站在老地方,我就能找回旧时光。
    胡成 于 2012-2-25 23:41:15 回复
    尖庄酒,好像还听过哦。不过我们小时候可不用这种瓶子滋水玩儿,这滋不远的。我们用那种以前医院里捆胳膊找静脉用的胶皮管,一端扎紧,一端用纸条缠起来和水龙头差不多粗细然后顶紧在水龙头下面,靠压力把水压进胶皮管里。胶皮管瞬间膨大,有小胳膊粗细,胶皮管也变得极薄而透明。我们用这种东西滋水,压力极大,水能滋得很远,近了打在脸上甚至会痛。我一直很爱玩这玩意儿。我也爱坐绿皮火车,而且最近一直在盘算着呢。北京北站和通州西站各有一趟去承德的绿皮车,两百多公里要八九个小时才能到,要不是年底年初承德太冷,我就去坐了,那会是整整一天的悠闲时光。不过,前提是人不能多,不能拥挤,否则什么心情也没有了。还好去承德的两趟车人都极少,等天气暖些我一定去坐一次。我很喜欢自己这种跟着一本书中路线的旅行方式,我在找下一本书。
  • 2012/2/25 23:17:5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