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鹰潭 有美玉于斯宁都 双铺房 »

南城 个末那亨

  “三天后”,那年十月五日,“到南城去的公路汽车照例是挤得仅可容足,五个人都站在人堆里,交相安慰道:‘半天就到南城了,站一会儿没有关系。’”

  那天早上八点四十五分到南城的客车,偌大客车发车时只冷清坐着五个人。虽然一路还有上下,却也始终没有坐满。更是用不了半天,沿206国道,十点半即到南城汽车站。南城县,前汉高祖五年(前202年)置县,因地在豫章郡之南,故称南城。三国吴会稽王太平二年(257年),分豫章郡东置临川郡,隶南城县。大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年),改临川郡为抚州,后代又有屡次变更州郡之名,时至今日,南城县依旧为抚州所辖。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江西省第八行政督察区专员公署署治设南城,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改为第七行政督察区,其时地位远在鹰潭之上,是才方鸿渐一行甫入江西即转南城而来。只是南城这个地名多少有些奇怪,在南城总感觉只有一个方向,无论哪里也是南城某某,平白少了东西北城。

  车出鹰潭,不多久即是贵溪龙虎山,道教正一派祖庭,左右第一胜境,果然水秀山清。之后旅程,虽然窗外红土绿苗黄稻穗也足赏心,却怎奈困意袭来,朦胧间只记得车过大儒陆九渊故乡金溪时,见路旁有纪念之象山公园。即如此浑浑噩噩间,已到南城。颇为平淡一段行程,哪比方鸿渐一行五人,在来南城车上,遇到三闾大学旅途中最出彩的苏州寡妇一段。

  斜对着孙小姐有位子坐的是个年轻白净的女人,带着孝,可是嘴唇和眼皮擦得红红的,纤眉细眼小鼻子,五官平淡得像一把热手巾擦脸就可以抹而去之的,说起话来,扭头撅嘴。她本在看热闹,此时跟孙小姐攀谈,一口苏州话,问孙小姐是不是上海来的,骂内地人凶横,和他们没有理讲。她说她丈夫在浙江省政府当科员,害病新死,她到桂林投奔夫兄去的。她知道孙小姐有四个人同走,十分忻羡,自怨自怜说:“我是孤苦零丁,路上只有一个用人陪了我,没有你福气!”她还表示愿意同走到衡阳,有个照应。正讲得热闹,汽车停了打早尖,客人大半下车吃早点。那女人不下车,打开提篮,强孙小姐吃她带的米粉糕,赵方二人怕寡妇分糕为难也下车散步去了。顾尔谦瞧他们下去,掏出半支香烟大吸。李梅亭四顾少人,对那寡妇道:“你那时候不应该讲你是寡妇单身旅行的,路上坏人多,车子里耳目众多,听了你的话要起邪念的。”那寡妇向李梅亭眼珠一溜,嘴一扯道:“先生真是好人!”那女人叫坐在她左边的二十多岁的男人道:“阿福,让这位先生坐。”这男人油头滑面,像浸油的枇杷核,穿件青布大褂,跟女人并肩而坐,看不出是用人。现在他给女人揭破身份,又要让位子,骨朵着嘴只好站起来。李先生假客套一下,便挨挨擦擦地坐下。孙小姐看不入眼,也下车去。

  “到了南城,那寡妇主仆两人和他们五人住在一个旅馆里。依李梅亭的意思,孙小姐与寡妇同室,阿福独睡一间。孙小姐口气里决不肯和那寡妇作伴,李梅亭却再三示意,余钱无多,旅馆费可省则省。寡妇也没请李梅亭批准,就主仆俩开了一个房间。大家看了奇怪,李梅亭尤其义愤填胸,背后咕了好一阵:‘男女有别,尊卑有分。’顾尔谦借到一张当天的报,看不上几行,直嚷:‘不好了!赵先生,李先生,不好了!孙小姐。’原来日本人进攻长沙,形势危急得很。五人商议一下,觉得身上盘费决不够想回去,只有赶到吉安,领了汇款,看情形再作后图。李梅亭忙把长沙紧急的消息告诉寡妇,加油加酱,如火如荼,就仿佛日本军部给他一个人的机密情报,吓得那女人不绝地娇声说:‘啊呀!李先生,个末那亨呢!’李梅亭说自己这种上等人到处有办法,会相机行事,绝处逢生,‘用人们就靠不住了,没有知识——他有知识也不做用人了!跟着他走,准闯祸。’李梅亭别了寡妇不多时,只听她房里阿福厉声说话:‘潘科长派我送你的,你路上见一个好一个,知道他是什么人?潘科长那儿我将来怎样交代?’那妇人道:‘吃醋也轮得到你?我要你来管?给你点面子,你就封了王了!不识抬举、忘恩负义的王八蛋!’阿福冷笑道:‘王八是谁挑我做的?害了你那死鬼男人做王八不够还要害我——啊呀呀——’一溜烟跑出房来。那女人在房里狠声道:‘打了你耳光,还要教你向我烧路头!你放肆,请你尝尝滋味,下次你别再想——’李先生听他们话中有因,作酸得心似绞汁的青梅,恨不能向那寡妇问个明白,再痛打阿福一顿。他坐立不定地向外探望,阿福正躲在寡妇房外,左手抚摩着红肿的脸颊,一眼瞥见李梅亭,自言自语:‘不向尿缸里照照自己的脸!想吊膀子揩油——’李先生再有涵养工夫也忍不住了,冲出房”去,两人一通乱骂。“辛楣鸿渐听不过了”,出来喝斥阿福,正不可开交时,“那寡妇从房里跳出道:‘谁敢欺负我的用人?两欺一,不要脸!枉做了男人,欺负我寡妇,没有出息!’辛楣鸿渐慌忙逃走。那寡妇得意地冷笑,海骂几句,拉阿福回房去了。”后来,“那寡妇有事叫‘阿福’,声音里滴得下蜜糖。李梅亭叹了半夜的气。”

  我之索然入南城,车站里打听好明早七点五十分有唯一一班发往宁都的客车,然后出车站右转上建昌大道找到一处宾馆住下。略作安顿,出门寻车去麻姑山。由上海至涟源,一路山川,麻姑山知之最久。幼时学书,虽然以欧柳入手,但颜鲁公《大字麻姑山仙坛记》却是最下功夫者。大唐大历三年(768年),花甲颜鲁公赴任抚州剌史,时有登临麻姑山。大历六年(771年)四月,鲁公撰文并书《有唐抚州南城县麻姑山仙坛记》,全文九百余字,记述麻姑山上仙人异闻。此记笔力刚健雄浑,布局开阔磅礴,唐楷上乘之作。北宋大家欧阳修《集古录》谓:“此记遒峻紧结,尤为精悍。笔画巨细皆有法,愈看愈佳。”碑文以字体大小分大、中、小三种,落款均是大历六年四月,是否为鲁公同时所书三种,已难考证。大字本最见鲁公精神,原石即在麻姑山上。北宋时候,亦是南城人的李觏在其《鲁公碑》诗有句:“有海珠易求,有山玉易取。唯恐此碑坏,此书难再覩。安得同宝镇,收藏在天府。自非大祭时,莫教凡眼觑”,足可见是时此碑已珍若拱璧。北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建昌府知军事胡舜创建鲁公祠,移碑至祠内保存。只可惜,两宋兵燹不断,至南宋时碑已佚失。若有称是碑在明时毁于雷火,亦存此说。现仅存宋拓片藏于北京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及上海博物馆。



  30.         09.26 南城 麻姑山 仙都观

  出宾馆依路人言向南,大约三两站路在原本据称有到麻姑山上客车的国家电网楼前,再询左右土人,均称那客车早已停驶。无奈,只好搭2路公交车到麻姑山下村外新建碑坊下。踌躇间,一辆摩托自村中驶出,招呼下商量着载我上山,索价十五元,还价至十二元成交,虽然最后还是给了十五元。所谓上山,实际只到半山处的仙都观。道观为新修,复建鲁公碑亭亦在观中。花五元门票钱,虽然新观新碑,也足可凭此追忆鲁公,也可怀念早已淡忘的临帖时光,每天清晨五点让奶奶叫醒我,然后在灯下,睡意朦胧间蚕头燕尾。

  只在鲁公碑亭前后片刻即出来,徒步下山。摩托司机张师傅说那大约有十五里山路,不过水泥山路平坦,左右林树溪瀑,也就无妨多花些时间慢慢走来。



  31.         09.26 南城 麻姑山 碧涛庵



  33.         09.26 南城 麻姑山 碧涛庵



  35.         09.26 南城 麻姑山 碧涛庵



  36.         09.26 南城 麻姑山 碧涛庵

  仙都观下一池水塘,村民在其间养着几百只土鸭。水塘后一堵院墙,墨书“南无阿弥陀佛”,知是处寺院。走近见院门上有石额:碧涛庵。左右各嵌石楹一方,上联“竹色生清茂”,下联“溪声送广长”。白灰墙上,墨笔几处写着门票两元,难以忽略的提醒。庵是新建,除却院墙内遍植花木,其他全无可观。走至佛堂前,忽然从厢房里走出一位老妪,见她走出的屋内还有一位正在午饭的老僧。递上门票钱,老妪执意领我四处看看,我是素不拜佛的,又不想指了老人的意,只好再顺喜些功德钱。老僧也跟着出来,老妪将两个硬币递给老僧,然后一起指引两三块嵌在墙上的残碑给我看。碑文草书,刻划又浅,实在难以卒读,只看见左碑落款康熙六年,右碑旁再有碑文复刻碑落款同治二年,可见原庵并不久远。



  37.         09.26 南城 麻姑山 碧涛庵

  一庵中一僧一妪,着实好奇为何如此。老妪似乎也明白我的困惑,未及我问便反复告诉我,老僧是指派来的,并未其所愿。另将有两尼将来,正在福建某处进修还是如何。日前庵旁另有庵堂新建,所以过来帮忙洒扫炊饭,但是老妪总也没有说明自己究竟是何身份。如是说,如是闻,是否如此,我是不知。
  庵前路上,坐摩托上山时即见村民焚烧草木,进庵时见两人正在草木灰中捡出焦糊毛豆吃,原来焚烧的全是豆荚。出庵时只有一位大姐蹲在地上吃得真香,原来就是池塘鸭群的女主人,可惜我即不能买只活鸭也不能买些鸭蛋,大姐却毫不为意地邀我下次方便时再来买。

  碧涛庵下,是半山腰上一片山坳,方圆百亩。山坳低处筑一流水坝,蓄山泉成湖。湖面上野鸭莲叶,浅滩处水稻正熟,宛若江南田园,实在难以想象是半山之上。



  000.         09.26 南城 麻姑山 风雨廊桥 龙门胜迹



  02.         09.26 南城 麻姑山 风雨廊桥 龙门胜迹

  流水坝下,深涧之落十数米,涛声如雷。深涧之上,赫然一座砖构石拱风雨廊桥。保存极完整,若不是亭外石楹年代落款,真以为是近年新作。桥在路旁,路旁一侧门上石额“龙门胜迹”,上款“道光元年茹庐廖连题”,下款“宣统元年浦云周达修”。道光元年,公元1821年,悠悠然廊桥于此已愈两百载。门旁嵌石楹两方,上联“看不尽水秀山明十万户人烟现无遮境”,下联“叹从来桑田沧海大千乘世界作如是观”,落款“茹庐”,可知又是廖连手笔,联字行书颇秀丽,胜于匾额大字。廊桥砖构,前后拱券门,左右仅留窗,桥面两侧有条石为凳,亭内牛矢遍地。



  01.         09.26 南城 麻姑山 风雨廊桥 丹霞洞天

  因只越涧,故而廊桥不过三五米长而已,穿廊至对侧,亦有匾联,额题“丹霞洞天”,上下款同。上联“茑萝径僻通樵斧”,下联“瑶草春深琐洞云”。廊桥南侧向水坝湖面,窗外不见题迹。北侧临渊,脚下幽暗处泉水奔腾,如此涛声,行人即便坐廊桥上歇息,说话也难清听。窗外有联,却难识读,涧旁草木一人余高,遮蔽视线,极危险的脚踏边缘,举数码相机广角盲拍,回看才粗略可识,上联“天驾彩虹临海括苍之洞”,下联“□飞银汉匡庐漱玉之亭”,落款“□谷曾□题”。如此临渊越涧,砖构石拱风雨廊桥,我是于此仅见,实在也是麻姑山行意外所得。

  再下山,路旁有新碑碑文“千年古道”,其侧有石径上山,不知何年古道。略向上数十米,脚下已不见墁石,也不知其上通向哪里。



  03.         09.26 南城 麻姑山 山泉

  山路蜿蜒,前后折返,却始终相临涧下山泉。山泉水势颇大,涛声隐隐,落差最大处双练飞泄而下,也是颇可观的瀑布。



  06.         09.26 南城 麻姑山 龚家

  上下山处,是在麻姑山北,忽然转折,一排民宅就修筑在坡上,正对着远山上流泉飞瀑,那实在是神仙住处。正艳羡着左右逡巡间,屋内走出一位年轻人,招呼着寒暄几句也就熟悉了。



  07.         09.26 南城 麻姑山 龚家

  年轻人姓龚,与新媳妇在景德镇经营仿古瓷器,父母与老奶奶就住在麻姑山上,经营着坡下三十余亩果树,杨梅以及桔橙种种。一家人极友善热情,邀我进屋,恭敬不如从命地堂屋里坐下,与龚家父子两个相聊许久。只是老奶奶始终一语不发在厨房洗涮,然后再默默地走出屋子拿进些空的咸菜瓶子坐在旁边清洗,由始至终一家人也没有与她交谈一句,这让我很是尴尬。小龚夫妻俩下午就□回景德镇,所以虽然种的南丰桔还没有熟透,也还是摘了些准备带上。小龚递给我五个,果然如其所言,实在很酸,勉强吞下一枚。
  后来在下山的路上,已近下午三点,饥渴难耐,又吃了一枚桔子。另外三枚即怎么也剥不开桔皮,于是扔在路上,小桔子就那么骨碌碌的沿着山路滚下去,然后还会在转弯处转弯。在空寂的麻姑山上,我们像孩子一样玩耍,然后单纯的快乐着。
  还好,玩够了以后,小龚父亲骑摩托载着小龚夫妻俩下山,擦身而过时我也将近山脚下。还好没有被他们看见我在和他们的桔子玩耍,那是用来吃的,他们该不高兴了。



  08.         09.26 南城 麻姑山 垂玉亭

  那之前还有一间新题匾的垂玉亭,看形制应当是曾经的过街亭,有老旧的石径穿亭而过上下山。亭侧向山处有两间门脸,应当有些过买卖,如今人去屋空。对侧亭下有条石作凳,墙面上几层新漆刷的白灰,正中不知何人剥去一块,隐约露出红漆字来,有“一九三三年八月二十二日”“毛主席在这里热了中饭吃”云云。

  麻姑山上本有许多古树,可是一路山路也难见有一株合抱。两位摩托车司机与龚家人,几乎所有南城人都会提及尽毁这些古树的一场山火。在仙都观与碧涛庵之间,有家以山泉水为水源的桶装水公司,公司门柱上贴着一张“网上在逃人员悬赏公告”:犯罪嫌疑人王水龙,男,汉族,身份证号:362522196507219519,户籍地:江西南城县建昌镇麻姑山村余家源4组80号。2005年4月7日下午,王水龙在自家田地里烧田时不慎引起森林火灾,造成巨大损失。这应当是那场山火的罪魁,只是如此重大事件,网络居然全无信息可检索,警方提供的悬赏金额也不过区区千元。莫怪山路处处可见警示牌:谁烧山,谁坐牢,很是凶悍。



  12.         09.26 南城 麻姑山脚 江家园村 刘家

  以为是顺风车却不想是载客摩托搭我下山,几百米要走五元钱。停在山下江家园村,贸然闯进路旁人家,和六十岁的刘老汉闲聊片刻,然后走回牌坊,再搭2路公交车回返。



  14.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



  15.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



  18.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 与 新旴江大桥

  2路公交车的尽头,是南城县东北六里万年桥。南城城北有旴江,或写作盱江,盱江源于广昌血木岭,流经南丰、南城,注入抚河。如今206国道在南城县北过盱河经640米新桥。而在新桥南不过百米处,另有曾经使用数百年之久的万年桥。万年桥在歇洋渡,下临武岗潭,闽、浙、赣三省要道。满清康熙《南城县志》卷一津梁志“万年桥”条下载:崇祯甲戌副使吴麟瑞倡立石桥,二十四垒延石九层,为湖东诸郡冠。邑人捐赀”“顺治丁亥年始竣厥功”。大明崇祯甲戌八年,公元1635年始建,满清顺治丁亥四,公元1647年竣工,万年桥修筑前后耗时十二载。不见万年桥,是断然不会想到何以一桥因何如此费工,万年桥桥长近一里,二十三孔,二十四雁翅式桥礅翼然水上,即便是今日眼光看来,依然煌煌巨制,何况明末清初乱世时候。



  16.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 雁翅礅

  可惜如今雁翅桥礅上草木杂生,树根多有破坏礅石,未见修葺,实在可惜。



  20.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下 行舟

  万年桥二十四墩中,某礅,据称是第十八礅,也有说最近桥北武岗山一礅,因礅下水极深,所以经年难以筑成。于是南城县中有一尽人皆知的传说,在麻姑山上已经听小龚说起,说是村民某人得一聚宝盆,因修桥久难合龙,所以捐聚宝盆枕于那桥礅之下,万年桥是才得以筑成。可资一晒。



  19.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北 武岗山 聚星塔



  21.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北 武岗山脚

  万年桥北武岗山上有七层八角聚星塔,始筑于大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重修于满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塔身略向北倾,据言是因建筑时即如此,为防风患,不知其然否。



  23.         09.26 南城 旴江 武岗山 聚星塔



  25.         09.26 南城 旴江 武岗山 聚星塔



  26.         09.26 南城 旴江 武岗山 聚星塔

  武岗山不高,山上有新筑山道,山道两旁荒草几乎已将山路埋没,走起时左右草木总有牵绊,亦多蚊虫。塔身刻画累累,不忍足睹,西南有门,可拾级而上。



  24.         09.26 南城 旴江 武岗山 聚星塔上 俯瞰 旴江

  塔梯颇有趣,杂在内外塔身夹墙之中,可分左右盘旋而上,塔身中空处有木板相连,可变化左右塔梯。我登至第四层,一侧塔梯已不能再向上。



  32.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 刘翁



  34.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 刘翁



  36.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 刘翁



  37.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 刘翁

  后来在万年桥上遇到八十二岁刘翁,却言之凿凿说可以登七层塔顶。我记着已经两侧都已无梯再走,不知道是我未得其路,还是老翁错记。



  27.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北 武岗山脚



  29.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

  出塔下山,再过万年桥回城。



  30.         09.26 南城 旴江 万年桥

  来时见桥上桥下许多人在钓鱼,已近黄昏,只剩下桥上最后两位。一位长者,闲聊起南城左右今古。提及麻姑山,说山上在仙都观更上,曾有一寺,寺中有老僧。老僧与长者老父交好,每年春节时候,老僧总会携山寺自制的年糕下山送予檀越。后来文革丧乱,百姓捉住老僧批斗,正是冬日,无休无止批斗以后,又通身浇上冷水,于是老僧活活冻死。
  站在傍晚的万年桥上,盱河河风清冷。听老者说起这往事,忽然感觉到伤心。

三闾大学

2011.09.22/23 上海 - 宁波:大菜间
2011.09.24 宁波 - 金华:欧亚大旅社
2011.09.25 金华 - 鹰潭:有美玉于斯
2011.09.26 鹰潭 - 南城:个末那亨
2011.09.27 南城 - 宁都:双铺房
2011.09.28 宁都 - 吉安:铺保
2011.09.29 吉安 - 界化陇 - 衡阳:公路车站
2011.09.30 衡阳 - 邵阳 - 涟源:三闾大学
2011.10.01 涟源 - 国立师范学院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1.听霜
  • 那刘翁未打诳语,他乃仙人,可以步步生莲于虚空中,自然能到塔顶。
    哈哈,玩笑玩笑。
    胡成 于 2012-2-26 16:23:14 回复
    你还别说,或者真有这种可能也未可知。这刘翁自云已然高寿八十有二,祖籍却也和我一样同在安徽,说是清末才迁至江西。万年桥两边,一边有人告诉我关于麻姑山老和尚的故事,一边这老翁告诉我聚星塔的故事,我过桥时他们都不在,似乎只为等我下山时告诉我旧闻典故,也可称奇。
  • 2012/2/26 11:13:4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