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城 个末那亨吉安 铺保 »

宁都 双铺房

  “旅馆又住了一天”,“明天上车”,“车下午到宁都”,这是十月七日。“辛楣们忙着领行李,大家一点,还有两件没运来,同声说:‘晦气!这一等不知道又是几天。’心里都担忧着钱。上车站对面的旅馆一问,只剩两间双铺房了。辛楣道:‘这哪里行?孙小姐一个人一间房,单铺的就够了,我们四个人,要有两间房。’孙小姐不踌躇说:‘我没有关系,在赵先生方先生房里添张竹铺得了,不省事省钱么?’”

  晚上为谁睡竹榻的问题,辛楣等三人又谦让了一阵。孙小姐给辛楣和鸿渐强逼着睡床,好像这不是女人应享的权利,而是她应尽的义务。辛楣人太高大,竹榻容不下。结果鸿渐睡了竹榻,刚夹在两床之间,躺了下去,局促得只想翻来覆去,又拘谨得动都不敢动。不多时,他听辛楣呼吸和匀,料已睡熟,想便宜了这家伙,自己倒在这两张不挂帐子的床中间,做了个屏风,替他隔离孙小姐。他又嫌桌上的灯太亮,妨了好一会,熬不住了,轻轻地下床,想喝口冷茶,吹来灯再睡。沿床里到桌子前,不由自主望望孙小姐,只见睡眠把她的脸洗濯得明净滋润,一堆散发不知怎样会覆在她脸上,使她脸添了放任的媚姿,鼻尖上的发梢跟着鼻息起伏,看得代她脸痒,恨不能伸手替她掠好。灯光里她睫毛仿佛微动,鸿渐一跳,想也许自己错,又似乎她忽然呼吸短促,再一看,她睡着不动的脸像在泛红。慌忙吹来了灯,溜回竹榻,倒惶恐了半天。

  这一夜,这一眼,鸿渐心中也似一点点红酒冲进水中。虽然这并不足以充一场酒醉,却也在心中叆叇起暧昧的红。



  01.         09.27 南城 南城汽车站

  早起在南城汽车站买七点五十分唯一一趟发往宁都的客车票,实在是发往东莞长途客车的经停一站,而两地实际并无互发的客车。依然走206国道,依盱江蜿蜒向南。方鸿渐一行五人经由吉安出江西入湖南,吉安在南城正西略偏南,之所以要曲折南向先至宁都,是因为南城与吉安之间,纵贯有于山山脉。于山山脉呈东北西南走向,为赣江与抚河分水岭,绵延于南城、宜黄、南丰、广昌、宁都、于都、兴国和赣县等地,长约五百余里。故而南城至吉安路途,才会向南以便绕过不通车的于山山脉。如今鹰潭由镇成市,今比昔比,大可以直接由鹰潭向西经南昌至吉安。
  出南城不久,即见盱江江左群山连绵,经南丰、广昌,在新安乡前西南折进216省道即广宁线以后,两侧山峦已逼至路旁。于山山脉岩石以红砂岩、砂页岩和砂砾岩构成,表面风化松软之后,并不影响林木于其上郁郁葱葱。过石上镇以后,梅江忽然在车右路西。江水清浅,穿连身皮衣的渔人可在江中行走捕鱼,也是希罕。江西多山多水,一路过来,一城一河,鹰潭之于信江、南城之于盱江、宁都之于梅江,城因水生,水因城名,过即不忘。

  只是经停宁都,客车放我在国道旁下车。宁都汽车站也在梅江江东,前方不远处。进售票厅询问,得知宁都没有发往吉安的客车,必须经由兴国转车。再去车场里,找到兴国方向客车车老板打听,因为如今京九铁路贯通大多数人选择铁路的关系,兴国方向一天也只有两班客车发往吉安,第二趟八点五十分发车,只有搭乘宁都凌晨六点第一班发往兴国的客车或者才能赶上。不过,倒是可以从兴国再中转泰和至吉安,那两地之间客车就是许多了。
  出站,全凭感觉坐上1路公交车,在绝大多数县城里1路都是途经老城繁华所在的公交车线路,果不其然。向西经城南大桥越梅江以后,再北向转进中山南路。1路车,中山路,这几乎是县城中心的代名词。公交车一路向北,中山南路、中山中路、中山北路,越北越冷清,正当以为宁都老城是在城南时,却在中山北路过梅江北路路口桥上,在路东看见古石拱桥一座。三孔两雁翅礅,无栏,以形制看必是城内干道桥梁无疑。下车。梅江北路过去,古桥巷口隔梅江北路又见老街,是处必定是宁都老城所在无疑。

  宁都,三国吴嘉禾五年(236年)置阳都县,为宁都置县之始。西晋太康元年(280年),改阳都为宁都。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四月,江西省第八行政督察区专员公署署治设宁都,原第八行政督察区所在南城改第七行政督察区。方鸿渐一行五人民国二十七年来时,即是从第七行政督察区入第八行政督察区。
  宁都居民几乎皆是客家人,使用宁(都)龙(南)片客家方言。以客家人如今地理分布来看,宁都最北,据谱牒考据宁都或也是唐宋时期中原汉人南渡最早定居的客区。甫入宁都,周遭语言忽然由赣语换为客家话,一时以为人在闽粤。

  古桥南北向跨在一脉细溪之上,梅江北路过去,下石阶时,忽然发现某阶中嵌有一段残碑,首东尾西,左右两行,依稀只可辨左行“命江西”,右行“?大”五字。相询左右土人,是即不知桥名也不知河名,更是不知是桥建自何时。河水自西向东流入梅江,却只是涓涓浅流,左右桥孔下已无水流,可知其与梅江一样,也是曾经汹涌如今水乏。只检索至Google Maps标注是河上游名为会同河,不知确实否?



  02.         09.27 宁都 会同河 古桥

  桥下河滩上尽皆开辟为菜田,下至田中,可以细观桥体。桥礅西侧迎水面是与南城万年桥一般无二的雁翅桥礅,楔形尖角分水流以减缓其对桥礅的冲刷,也可避免顺流船只行驶过快时直面撞击桥礅,只以外行粗看,也是极为合理的设计。



  11.         09.27 宁都 会同河 桥头



  09.         09.27 宁都 会同河 古桥



  10.         09.27 宁都 会同河 古桥

  将近正午,附近学校放学,许多孩子们过桥向桥北。宁都县府所在梅江镇,桥北为其下辖桥背村——或即为桥北村的讹转。将近正午,太阳还略偏东,于是桥前东侧房下略有一线荫凉。人们就着那线荫凉行走,上桥后也自然都在桥东一侧。我就站在桥东下面河滩上,拍摄往来行人。孩子们看见我,大声嘀咕着、说笑着,或者注视我的镜头,或者闪避躲开。

  在中山北路与梅江北路转角处某宾馆住下,昨夜在南城,宾馆里一夜麻将声不息。江西县城中的宾馆,大多兼做麻将房,若是睡浅,万万住不得。宁都住下之前找到几家宾馆也是如斯,侥幸这家还算清洁安静,价格也不比鹰潭南城为贵,单间亦是七十元。宾馆老板娘也很和气,略作安顿,向她打听宁都老汽车站所在。



  23.         09.27 宁都 翠微西路98号 老汽车站

  以我判断,既然宁都老城在北城,而且全城都在梅江以西,那南城隔梅江所在的汽车站必然不会是宁都城原来的汽车站。果不其然,依宾馆老板娘指示,过下车时在古桥桥西的新桥,再向北左转向翠微西路,在路北98号透过标示为“江西省宁都县汽车运输公司”的院门看见院内有客车旧房,应是老站无疑。只是依然困惑,老站为何也在城外?



  22.         09.27 宁都 老汽车站内 老车棚



  19.         09.27 宁都 老汽车站内 老车棚

  老汽车站已改作汽车修配厂所用,停在院中的客车多是等待维修的本地客车。临街已改建为砖楼,院内与街面平行的,前后两排木构覆瓦尖顶青砖车棚,前排一座,后排两座。车棚挑高五六米,面阔数十米,极为宽敞气派。硕大的尖顶下,后部三分之一进深分间建房,想来应是曾经的办公室或者候车间,前部则是车场。虽然已经破败,棚有穿孔墙有洞,但依然有浓烈的五、六十年代气氛,仿佛耳边有那从电影里感知而来的,那大喇叭里播音员豪迈的广播或者音乐声。虽然正午,老车站里一片死寂。



  17.         09.27 宁都 老汽车站内 老车棚



  18.         09.27 宁都 老汽车站内 老车棚

  前排一座车棚,棚檐上还有老式的铁皮切割而成的标语字,剩下几个锈迹斑斑地东倒西歪着。“ 来,的任而奋”。不管曾经是句什么标语,那标语怕也与承载那标语的铁字一样不堪了吧?



  20.         09.27 宁都 老汽车站内 后排车棚



  21.         09.27 宁都 老汽车站内 后排车棚

  那天宁都阳光灼热,桥下站中曝晒许久,以至秋分以后,我却又被晒伤。

  再回梅江北路,路旁小饭馆中一碗蛋炒饭草草充饥,去之前见到的隔梅江北路与古桥小巷相对的老街,其实本是一条路,老街向北过桥至桥背,只是如今被几条新路中断罢了。

  老街名是建国街,向南,路西有观背巷。观背巷,一望即知没有如建国街般被草菅去旧名,还可想知曾在某观之后,一如桥背村名。



  24.         09.27 宁都 演武亭53号



  25.         09.27 宁都 演武亭53号

  建国街中有一转折,转折处东西向短街,再向东岔巷名作朱家巷,向西尽头是宁都县第二小学,街自学校门前再向南,几步前有西岔巷名为演武亭。



  DP.         09.27 宁都 演武亭

  正是小学下午两点半上学前的时候,我停在演武亭巷口琢磨着如何拍摄忽然比观背巷与朱家巷高出许多的街牌,几个调皮些的三年级小学生们走过来看热闹。当然要给他们拍两张照片,他们也在确定我拍照不收钱后,一传十十传百,于是学生们一个两个三五个,然后成群结队地围过来要求拍照。左牵右拉,前呼后拥,焦头烂额,应接不暇。多半个小时以后,学校已经敲响预备铃,孩子们还是不断涌来。我只好说给你们拍集体照吧,然后聚拢在窄巷里,又都要挤在前面,以致Panasonic Lumix DMC-LX3的24mm广角端仍然无法容纳下全部,我只好退后一步,可孩子们稚虎初次捕食般步步逼向我。实在没有办法,还是以变形极大的24mm广角拍摄下集体照,对不起边缘形变的孩子们。
  学校上课了,可还是有四个打算旷课的三年级孩子腻在我身边。领头的孩子说不去上课的原因是因为殴打女同学结果老师不给上课,我说那你以后一定会打老婆,可他却非常有觉悟地认为老婆只能骂但绝对不能打。忽然几个孩子招呼我快逃命,因为又有大批孩子们从教室里跑出来要找拍照的人拍照,哭笑不得地走进演武亭深处,两三个“多情而肯远游”的孩子们依然跟着我。



  28.         09.27 宁都 建国街76号



  30.         09.27 宁都 下莲圹巷24号



  31.         09.27 宁都 下莲圹巷24号

  然后,在日暮之前,始终在建国街中左左右右,前前后后。三闾大学之行由上海到宁都,除却溪口,其他若为时间故,唯一准备放弃的即是宁都,因为在地图以及其他检索中实在不知宁都有何去处。甚至在宁都汽车站里几次都想不如今天便去吉安,现在却要大呼万幸万幸,万幸没有错过宁都,没有错过宁都老街,这实在是此行到目前为止最是意外的收获。
  记述些老街中的点滴。

  建国街路西182号,一间中药店铺,初次经过里店内无人,只是屋内墙架上排满各色中药瓶罐,蔚为大观。拍摄几张,不想后来此处所获最多,再表。



  26.         09.27 宁都 建国街105号


  实境音频:宁都建国街105号棉花铺弹棉声。

  建国街路东105号,弹棉花的老铺,店主宁都本地人,手艺家传。打招呼进铺里,本想录制几段久已未曾听见的弹棉声,老板却有无意和我说起轶事一段。曾有位娶宁都人为妻的加拿大人回宁都探亲,偶见此铺,惊为奇技,遂要求拍摄整个弹棉制被过程。老板说“开玩笑的和他说拍摄是要钱的”,于是加拿大人事毕以人民币两百元酬谢,老板“一再坚辞”后收下。然后我们彼此哂笑几声,于是我其后虽然逗留许久录制音频,除却进门时盲拍两张以外再未曾举起相机。当然,是因为棉花铺内实在太过昏暗的缘故。



  32.         09.27 宁都 叶屋巷66号



  33.         09.27 宁都 叶屋巷66号



  34.         09.27 宁都 叶屋巷66号

  建国街路西叶屋巷66号,一座三开门石构大宅。中门改砌为窗,宅内也分隔为许多人家,昏暗如夜。因为筑屋石材取自当地,砂岩不耐风化故,所以屋外墙体也显衰败不堪。六柱三开门,最外两柱间为暗间,六柱上有石楹三联,由内及外:“安社稷佑生民侯锡金章褒圣泽 □江湖撑日月名彰玉府著神功”、“八极九州占利济 五湖四海庆安□”、“乾坤万古扶元化 风雨长江息怒涛”;门上三额,中为“□江砥柱”,右为“河清”,左侧匾额仍在文革丧乱年代糊抹的白灰泥皮中,不可读。观匾联,初或为祭祀某治河功臣或者河神之祠。相询左右老者,皆不知,只称曾用作食堂,那也应是后世所为了。

  某宅,隐去巷名门牌。在老宅天井下与主人相谈甚久,忽然见其天井下水池旁垒起的砖台上有城墙砖一块,砖侧有铭文,只隐约可读:“总甲 胡仲俊 丑 连德和 作匠古士龙(尨)”。据主人称,此砖是城中某寺墙坍塌后由院墙中所得,但此砖为总甲督造, 必是官用,想来也是某寺建时取用圮毁城墙砖故。



  35.         09.27 宁都 建国街

  天已将黑,已走回梅江北路,忽然想起还不知建国街在建国前是何名称,也不知彼时汽车站所在何处。于是回返,向路旁老者打听,但都全然不知。直到再走回那爿中药铺,店主正倚坐门旁与一白发老者闲聊,近前相问,才发觉白发老者于宁都旧闻几乎无事不晓。只是问题在于,老人完全不会讲普通话,而我又全然不懂客家话。好在,中药铺店主是百里外迁至此处的说赣方向的外乡人,虽然说起普通话来也有浓重的口音,但多少可以明白一些。但是如地名般知音也难知字者,仍需笔谈。
  才知,建国街,旧名白石路。



  36.         09.27 宁都 复兴路北小商品市场 民国宁都汽车站旧址



  37.         09.27 宁都 复兴路北小商品市场 民国宁都汽车站旧址

  才知,民国时候,宁都汽车站就在中药铺南,两条并行的复兴路北侧窄巷,如今一片小商品市场中。原来七十三年前,方鸿渐一行五人就在我身侧下车,我整个下午都在他们身边游走,却险些错过。

  “明天”,十月八日,“一早起,李先生在账房的柜台上看见昨天的报,第一道消息就是长沙烧成白地,吓得声音都遗失了,一分钟后才找回来,说得出话。大家焦急得没工夫觉得饿,倒省了一顿早点。鸿渐毫没主意,但仿佛这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跟着人走,总有办法。”“辛楣道:‘我的意思是,到了吉安领了学校汇款再看情形,现大不用计划得太早。’大家吐口气,放了心。顾尔谦忽然明地说:‘假如学校款子没有汇,那就糟透了。’四人不耐烦地同声说他过虑,可是意识里都给他这话唤起了响应,彼此举的理由,倒不是驳斥顾尔谦,而是安慰自己。顾尔谦忙想收回那句话,仿佛给人拉住的蛇尾巴要缩进洞,道:‘我也知道这事不可能,我说一声罢了。’鸿渐道:‘我想这问题容易解决。我们先去一个人。吉安有钱,就打电报叫大家去;吉安没有钱,也省得五个人全去扑个空,白费了许多车钱。’”可是为着谁去吉安谁留宁都,五人一番险些吵起的争执之后,决定哪怕枉费路资也要共进退,同去吉安。
  题外话,宁都一段,还有钱钟书先生一处史实误算。那天宁都,以上下文推算是在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十月八日,而那场将长沙夷为平地的大火,却是在十一月十二日深夜至十三日凌晨,李楣亭早看了一个月的报纸。

  将去吉安。之前在宁都的那天,却是此行目前为止最难忘怀的。
  只是,最难忘中的难忘一幕,却是在南城来宁都的客车上。忽然看见路西有位戴着草帽穿老旧白衬衣的精壮年青人,骑着辆同样老旧的加重自行车,飞速骑在与公路并行的老旧石桥上。
  片刻恍惚,那客车或者是开往某处未知的过去。

三闾大学

2011.09.22/23 上海 - 宁波:大菜间
2011.09.24 宁波 - 金华:欧亚大旅社
2011.09.25 金华 - 鹰潭:有美玉于斯
2011.09.26 鹰潭 - 南城:个末那亨
2011.09.27 南城 - 宁都:双铺房
2011.09.28 宁都 - 吉安:铺保
2011.09.29 吉安 - 界化陇 - 衡阳:公路车站
2011.09.30 衡阳 - 邵阳 - 涟源:三闾大学
2011.10.01 涟源 - 国立师范学院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Sunny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Summicron 1:2.0-2.8/5.1-12.8 Asph.
  • 2.06K
  • quote 8.不娘少年
  • 好的,您是老驴了吧?
    胡成 于 2012-7-2 21:09:42 回复
    我不是驴友,我也不喜欢像驴友那样赶路,我只算是路人吧,走过看看。
  • 2012/6/27 17:03: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不娘少年
  • 我是宁都驴子,我请你去吃宁都最火的肉丸去
    胡成 于 2012-6-25 23:08:09 回复
    可惜认识的太晚了,不知道再去宁都是何时,希望有机会能吃上你说的宁都最火的肉丸。
  • 2012/6/25 15:18: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mscoat
  • 在赣州吃的。
    别啊,“有吃的话会想着我”,搞得我跟吃货一样:(
    下次再去宁都就吃赣南小炒鱼。这个真心不错~
    胡成 于 2012-2-28 10:21:45 回复
    必须要给你戴帽子,你果然还是个坏人。先告诉“你也没觉得好吃的”宁都肉丸,眼见难以蒙混过关,才告诉我“真心不错”的赣南小炒鱼。你见我居然偶然吃到肉丸而庆幸,于是杀心顿起,告诉我小炒鱼让我彻底失落,坏人呀坏人。赣州我还没有去过,虽然都到了宁都,江西我还是去的太少。
  • 2012/2/28 9:25: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mscoat
  • 反正你就爱给人带帽子,你说成心就成心吧...:)
    我哪知道哪家店好吃啊,我又不是在宁都吃的。那玩意本来就不好吃,估计哪哪的都差不多。
    还不如温州人做的鱼丸好吃。
    胡成 于 2012-2-28 0:53:58 回复
    我能给你戴帽子但是不能给你戴口罩,所以还是封不住你的嘴,你就不承认吧。你在哪儿吃的宁都肉丸?说来参考一下?其实我从宁都走后,有宁都人看到我的游记联系我,后来还告诉了我那座桥的名字。我在想,如果他们家会做肉丸的话,也许下次去宁都可以去吃顿霸王餐。嗯,希望他能看到这条回复,主动邀请我,有吃的话我会想着你的。
  • 2012/2/28 0:19:3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朱子风
  • 在学校呆着很寂寞啊,听说兄长在家里呆着也很寂寞,下一步有什么计划吗?
    胡成 于 2012-2-28 0:51:17 回复
    我打算四月份出趟远门,所以三月底还得在家办边防证。在三月底前,我想就在安徽周边短途旅行一次算了,可能会去浙江,但是也可能哪儿都不去,我的计划完全没准谱。
  • 2012/2/28 0:01: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mscoat
  • 你都是天南地北地跑,我怎么知道你不晓得啊。再说了,谁知道你行程一路往哪呢。
    我也没觉得好吃,不知道是不是没吃到正宗的。也许是面粉放太多了。
    胡成 于 2012-2-27 23:32:07 回复
    我和你说过我会去江西,还说了去吉安什么的,而且我在上海你都表示不知道,你这是红果果的成心呀。不过被你说对了,那个肉丸不好吃的原因,的确是因为辅料放多了,全无肉感,原来是面粉放多了,街边小店的东西果然不实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去宁都,一定找家好的宁都肉丸吃吃,你要是知道哪家好,一定告诉我哈。
  • 2012/2/27 23:27: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mscoat
  • 这是宁都小吃,在赣南一带都比较有名。还能看到挑着担子卖的。
    胡成 于 2012-2-27 23:10:35 回复
    我去江西之前你这个江西人一点建议也不给我,我这回来都这么久了你再告诉我,幸好我吃到了。我吃的不是挑担子的,因为我总是一个人旅行,所以也没办法吃大馆子,都是街边小店对付。那天午饭从老汽车站回到住的宾馆边上,已经是下午了。马路对面有爿小馆子,下午吃的东西不多,只有肉丸现成的,所以我就要了一碗,感觉也并不是太好吃,有点像沙县小吃里脆皮馄饨的馅儿。
  • 2012/2/27 23:06: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mscoat
  • 吃宁都肉丸了吗?
    胡成 于 2012-2-27 23:00:54 回复
    我本来想说我是第一次听说什么宁都肉丸,都准备回复你了,然后想了下我在宁都吃了些什么,居然还真是肉丸,是我从来没吃过的一种肉丸汤,可能就是你说的宁都肉丸。看来我误打误撞,还撞对了地方。
  • 2012/2/27 22:17:5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