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涟源 国立师范学院伊水伊阙 »

上海 卷七 老城厢

 2011年09月21日  晴渐多云

  影像文字,互见前文,并见上文



  00.        金家坊

  就这样开始,路旁一蓬繁花。



  01.        孔家弄89号



  03.        北孔家弄23号



  05.        南孔家弄19号



  12.        翁家弄



  13.        贻庆街27弄



  14.        贻庆街27弄

  贻庆街27弄,窄弄里正新铺水泥路面。怕闲人误踩,弄堂口用竹篱挡起,外人莫入。
  弄堂深处,人们懒懒地坐在自家门前,晒着落进弄堂里踩不坏地面的阳光。我觉得那条弄堂一定还有其他的道路出门,可是我前前后后,反反复复,却怎么也没有找到。



  17.        曹家街48弄



  19.        曹家街48弄

  转过年来,早春二月,却是无休止的阴雨。阴冷湿寒。再看见那些影像,在湿寒阴冷的晚上,我只看见阳光,只看见穿透弄堂的阳光。



  20.        梦花街

  我以为是因着路南的文庙,将后身的长街名取梦花,可以多多做些往来求取功名的举子们的生意。一爿三元酒楼,一家高升客栈,然后在这梦花街上,熙熙攘攘,何人可以免俗不来此以图口彩?
  后来检索资料,才发现实则此地先有街而后有庙。上海文庙旧在邑城朝宗门(今大东门)内学院路东段,满清咸丰三年(1853年),上海小刀会起义,据文庙,满清军兵攻陷上海县城之时,文庙毁于炮火。以后上海县知事拟重建文庙,县知事延请秀才贾云阶履上代觅新址。当时此街因街中旧有梦花楼,而以楼名为街名,贾秀才正居此街之中。或者以为此街街名大为吉利,于是文庙即在此街之南重建,咸丰五年(1855年)竣工。
  至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废除科举,梦花街上,举子们的腾达之梦只做了短短五十载,不知道其间有几人梦中有笔笔上生花,只知道世事倏忽只仿佛一梦南柯。



  21.        梦花街105弄

  梦花街105弄临街券门左上,找到一方民国年间旧街牌。与民国北平街牌一样,搪瓷制篮底白字,右起三行,上写“梦花街”,中是数字“105”,下写“一百另五弄”。
  我在老城厢中只三日,想来或许他处还有,这是我之仅见。



  23.        西仓街142号



  26.        曹市弄



  27.        静修路65号



  28.        静修路37弄



  29.        老道前街18号

  傍晚再回老道前街时,18号临街小屋里的那桌麻将已经散去。只有之前坐在左后侧的那位老奶奶盘坐在屋内尽头的床上,这是她的家,还是寂无声息。老城厢老过老人老人却似乎更老过老城厢,一如小屋有灯光却似乎依然暗过小屋外的入夜。



  33.        曹家街45号



  36.        静修路 与 曹家街 路口



  37.        复兴东路

  关于上海,关于老城厢,在过去的一年,这是最后一帧影像。
  那天傍晚,就这样一路向前,在河南南路的过街天桥上,彷徨着找不到回去的公交车站。
  目下浮世繁华。


Nikon F3
Nikkor-S Auto 5.8cm f/1.4
Sunny 1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2.大头陆
  • 上海已经连着下了好几个星期的雨,看到这些照片,感觉久远地都让我想不起太阳的样子了。
    不少是让我再熟悉不过的场景,门前自己种的野花,门上张家李家的牛奶箱,桌上放着的半根吃剩的油条。
    老人总选择打一个下午的麻将,接近晚饭时收摊儿各回各家,这时左邻右舍们开始准备晚饭,弄堂里多了姆妈们的对话和油烟气,老人则坐在屋里的黄昏里,外面的路灯因为尚有天光还没有亮,纵然屋外煎炒烹炸热火朝天,屋里却只是静默。精力被抽光殆尽,时光也一同老去了。
    这曾经也是映在我眼睛里的那么熟悉的场景:)
    胡成 于 2012-3-5 17:29:07 回复
    昨天新闻,说安徽自从二月八日以来便一直阴雨,至今已迁绵近一月,湿冷难耐,今年没有一个令人愉悦的初春。其实你熟悉的那些场景,也是我所熟悉的,我小时候生活的胡同街巷虽然都是新建,但人情世故总不外乎如此。还有我发现你的观察能力实在很强,那根桌上因为在焦外而模糊的油条,若不是你提起,我一直没有注意到。
  • 2012/3/4 22:05:5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总有些人让人伤心,等我们老去的时候也会如此吗。
    胡成 于 2012-3-5 17:25:35 回复
    或者如此吧,家庭养老愈发困难,社会养老尚待时日或者终将成空,人人还将依赖自己,年轻如此,年老不得不如此。
  • 2012/3/4 15:14:3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