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渝边地龙潭土家 卷二 »

龙潭土家 卷一

  龙潭河,旧名湄苏河,龙潭镇上老街,即在河右。龙潭镇因河而生,龙潭河因镇而名。龙潭镇,迁建于清乾隆元年(1736年),原镇址在镇北梅树村,雍正十三年(1735年)毁于火。时设州同佐理州事。民国改州为县,设县佐。民国二十年(1932年)商团合一,设总正。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设镇。龙潭镇在酉阳东南六十里,约在酉阳与酉水间。酉阳火车站即在龙潭镇北,龙潭旧镇梅树村,故而较龙潭镇远近于酉阳县城,所以龙潭镇上公交车可到火车站,而酉阳县城却需长途客车。
  因水路时代交通便利,龙潭镇曾经繁华,左右有“龙潭货、龚滩钱”之谓。公路时代,319国道贯龙潭老镇西而过,新镇傍国道而生,颇是热闹,往来酉阳龙潭客车载村民或游客几乎往来发车不断。而百米外龙潭河畔老镇,便自落寞了,老旧了。沿龙潭河自北向南一条悠长永胜上街相连永胜下街,仿佛兀自把自己遗忘在了七十年代。

  在老镇里找客栈住下,不知久远至何时的宅院,后进木构楼上,木板隔断小间,一铺二十元。污浊的床单与枕巾,幸好今日阳光,否则再继以潮湿霉阴,我想我是无论如何住不下的。不过倒也安静,省却了国道旁宾馆里无休无止的嘈杂。

  龙潭镇所属酉阳县,虽然初至,却闻名久矣。唐人段成式名作《酉阳杂俎》,自小耳熟能详。只是,彼酉阳却非此酉阳。古荆州有小酉山,在今湖南沅陵县境西北。《太平御览》卷四十九引南朝刘宋盛弘之之《荆州记》文:“小酉山上石穴中有书千卷,相传秦人于此而学,因留之”。《酉阳杂俎》,以酉阳之名据此典,以谓诡言秘闻。
  酉阳县,前汉高祖五年(前206年),改秦黔中郡为武陵郡,治所迁沅陵,并置酉阳县,治所约在今湖南省永顺县王村。酉水发源于湖南宣恩县,于沅陵注入沅水,永顺县王村位在酉水北岸不过两里。酉阳因酉水得名,阳者,山南水北,酉阳者,酉水之北。2006年,亦在酉水水北的湘西里耶出土里耶秦简中,多见“酉阳”、“迁陵”诸县名,可知酉阳秦时已名,西汉所置酉阳,应是沿用秦制。前汉古酉阳,晋永嘉后没于蛮獠,其地大隋属务川县,大唐属思州,五代再次没于南蛮。北宋再属思州,南宋为冉氏土官地。蒙元置酉阳州,延祐七年(1320年)改酉阳等处军民宣慰司,由冉氏子孙世袭,是为酉阳土司制之始,也为今酉阳之始。今酉阳县所在钟多镇,已远在酉水之西。而古酉阳在东,两地相距近五百里,故而虽然自秀山南向北而来,却一路未见酉水。满清雍正四年(1726年),雍正依云贵总督鄂尔泰奏议,撤土司制,设立府厅州县,遣流官治理,是为改土归流。改土归流以后,废酉阳宣慰司为酉阳县,隶黔彭厅。乾隆元年(1736年),升酉阳县为酉阳直隶州,以州代县,时酉阳州领秀山、黔江、彭水三县,是年,酉阳州改隶四川省。民国二年(1913年),改酉阳州为酉阳县,隶川东道。民国二十四年(1935),酉阳为第八行政专员公署,辖酉阳、秀山、黔江、彭水、南川、涪陵、石柱、丰都、武隆九县。
  酉阳,行政全名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是为少数民族自治县,在龙潭镇上,又以土家族为大多数。土家族,是在1956年通过所谓民族识别政策以后,新确立的单一民族。而实事上,仅以龙潭镇土家族言,除却极少数老人穿着与中原汉族略有不同,比如仍然扎有青丝头帕以外,其他没有任何区别。









  00. 02. 03. 04. 林老中医    10.05 龙潭 永胜下街10号

  比如永胜下街的这爿诊所里,以中医济医的林老先生。土家族理论上有土家语,无文字,但除却理论上称在极偏远的山医中仍保留有土家语以外,其余土家人均通行汉语。在林老中医的诊所里,可以以彼此通用的汉语闲聊,打发一些龙潭镇里午后的清寂时光。
  蒋中正先生《中国之命运》一书中言:“就民族成长的历史来说:我们中华民族是多数宗族融和而成的。”……“四海之内,各地的宗族,若非同源于一个始祖,即是相结以累世的婚姻。诗经上说:‘文王孙子,本支百世’,就是说同一血统的大小宗支。诗经上又说:‘岂伊异人,昆弟甥舅’,就是说各宗族之间,血统相维之外,还有婚姻的系属。古代中国的民族就是这样构成的。”继承国父孙中山先生大中华民族思想,以彼此不过是“源于一个始祖”的“同一血统的大小宗支”,我深以为然。



  07. 土家老人    10.05 龙潭 永胜下街

  不过,老街中偶尔可以见着些土家老人,相貌还是与汉人颇有些不同。尤其是手中再拿一柄本地人惯用的竹根烟杆,大有异族风骨。





  10. 11. 孩子们     10.05 龙潭 永胜下街73号与75号之间 老派出所大院

  孩子们玩耍的大院,听住在院中的居民说是久远前镇上派出所所在。和我说话的,是其中一个孩子的母亲,她说她并不能确定如此,因为她不过是租住此处的房客。国道旁的龙潭新镇再复繁华,想来会有更多的外地人在这里谋生,于是旧镇老街中,才会有这些异乡客。



  12. 土家老人    10.05 龙潭 永胜下街

  出老派出所大院,正赶上这位从眼前走过的老翁要给他拍照,我实在很少如此。拍完老翁说想要一张照片,我却似乎无法满足他的愿望。老翁今年已经九十二岁高龄,每个月指望政府发放的九十元钱救济度日,无法满足他的愿望让我分外内疚。于是希望向他要他的地址,待我回头寄过来,结果却怎么也无法沟通。我说的普通话他听不懂,他说的龙潭话我听不懂。后来请路过的学生翻译,告诉他我可以跟他回家看地址,不过他却说那很远,只好彼此遗憾离开。几次回头看他背影,忽然见似乎折进路旁某家,赶忙回去,既然彼此认识,或者寄至永胜下街某号再请转达。不料想,144号门前坐着的另两位老翁更是耳聩,门邻说他们是三个聋子。无奈,无助的无奈。



  14. 老人      10.05 龙潭 永胜下街23号

  街边,坐在临街房门后正在剥葱的老太太。





  16. 18. 老人      10.05 龙潭 翻身巷15/16号 陈家院子门前

  永胜老街西侧地势低处,有两口泉眼,积水成潭,左右百姓多在此水旁浣洗。永胜下街有一径窄巷通向水潭,巷名翻身巷。巷中有一处老宅,修葺一新以作景点,取名陈家院子。不知何故,总有这么一位老人,就如此坐在院门前石阶上,垂首不语。前后两天都看见他在那里,某天晚饭时候,还看着他依然兀坐原地,啃着不知谁送去的两个白面馍头,没有菜。
  那天夜里,忽然有些担心他,于是从老镇客栈摸黑又走到翻身巷中。他没有再坐在那里。





  19. 20. 江老汉     10.05 龙潭 永胜上街288号

  临街摹写碑帖的江老先生。摹帖之余,老先生也将得意的作品向游客兜售。价格不贵,润格权做笔墨之助。



  21. 老街      10.05 龙潭 永胜上街288号

  且不论书法优劣,我与江老先生说,您撑着这老街最后的文人场面。老先生一天临写不缀,这老街就不会被市井买卖吞噬殆尽。





  22. 23. 孩子      10.05 龙潭 永胜上街192号 杂货铺

  走回永胜上街,与老街客栈隔街相邻的杂货铺子,小哥儿俩守在货架后面,各自玩得开心。
  左侧的是哥哥,右侧的是弟弟,哥哥羞涩内敛,弟弟却是外向活泼。所以在定格在影像中的,是弟弟极富感染力的笑容。也是奇怪,这样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小哥儿俩,居然性格也会如此截然相反。









  24. 25. 26. 27. 老篾匠     10.05 龙潭 永胜上街100号

  永胜上街再向前,一爿篾匠店。我进屋拍摄,老篾匠却以为我是记者,虽然我几次表达并非如此,可他还是忍不住向我诉说大队如何不公。“上面是好的,全被下面弄坏了”,就像在陕北白城则村时,李大叔和我说的话如出一辙。
  唯唯喏喏地听着,心里却知道无能为力。想结束老篾匠的诉苦,避开眼神环顾老屋。极老旧的木屋,西南诸地冬日屋内惯生火塘,几十年烟熏火燎,已将满屋木色作炭色。木槛窗崩坏,木梁椽欹斜。最让人惊心处,屋内正中那承重的梁柱,可能因着内里蛀蚊无数,已经自上而下的,通体将朽了。







  29. 30. 31. 寿筵      10.05 龙潭 永胜上街

  永胜上街也有一条西向街巷相连,不似翻身巷那样狭窄,宽与永胜街仿佛。而且街中也似乎没有找到另外的名字,仍称永胜上街。
  街中正大摆筵席,食客埋头苦吃不语,主家亲友忙着上菜添饭,一片喧嚣。主家门上贴着红纸对联,横批写着“花甲之庆”,筵席应是家中老人的六十寿筵。可是却没有看到老寿星出来张罗,多少有些遗憾。



  32. 杂货铺     10.05 龙潭 永胜上街

  街面许多杂货铺,临街还是老式的木制柜台。和永胜下街其中一家店主人打听,说这些都是八十年代以后新作的,而之前更古朴的那些,全部毁于之前的种种运动。
  或者老镇的衰败,也自那时而始。







  33. 34. 35. 老人      10.05 龙潭 永胜上街145号





  36. 37. 老街      10.05 龙潭 永胜上街145号

  坐在门槛上吃晚饭的老人,见我的镜头对着他,以为是要拍他身后的老房子,于是招呼我过去,和我说那老宅的前世今生。
  老宅子有极深的穿廊,穿廊的长度便是临街倒座房的进深,虽然我并没有走进院中,但也可知不凡。老人和我说这老宅是民国时的警察局,后来承袭为解放区公所,再之后是老镇中的工商银行。直到工商银行迁走以前,那里都是老镇中最受瞩目的地方。
  老人一直坐在门槛上,说自己新近大病一场,高血压引起的脑卒中。老人端在手中的碗,米饭上几条腌制的咸鱼干。我说那咸鱼干可对您的身体不好,不能吃太多盐。他不置可否地继续说着老宅子,继续扒拉着碗中的饭和菜。

  入夜,从网吧回客栈,清冷的老镇。贯通国道与永胜老街的街道上,寂无一人。一堵残墙,牌坊般兀自伫立在那街道的尽头。残墙外,四五个孩子赤脚在路灯下安静地踢着足球;残墙内,就着残墙外的路灯,两三摊烧烤,四五位食客。两侧老街,向漆黑中蔓延,漆黑中甚至不见灯火。
  午后投宿的是残墙向北不远的杨二客栈,后筑的两屋简陋木构客房里,依然还只是我一人。住在二层最内侧的单间里,阴暗潮湿,没有窗户,空气中由始至终弥漫着恼人的霉味。已夜深,木地板吱呀作响,关灯回屋时,忽然看见过道窗外黑黝黝的天主堂顶十字架,无月无星。

龙潭土家

卷一 卷二

Nikon F3
Nikkor-S Auto 5.8cm f/1.4
Ilford HP5+
Kodak D-76 / Stock / 20°C / 7'3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8.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最近工作比较忙,晚上回家后手里还有三本书的翻译和校对工作,整个人比较疲惫。好在目前的工作和业余翻译的东西都是自己比较愿意做的,不过精力毕竟有限,所以照片一直没有更新。这周要调整一下了,前几天难得放晴,才又出去拍了些照片。

    胡兄已经到北韩了?
    胡成 于 2012-3-22 19:37:27 回复
    难怪嘛,我说最近没看你说出差,可东西总是跟不上,估计你就是在忙别的,还先前还以为忙着和嫂夫人保胎呢。原来是在翻译书稿,这是很了不起的工作呀,日本的东西吗?这是你专业呀,真不错,文武全才。得空了还是要给照片看,毕竟别的不懂,只懂看照片。我27号才去丹东兵发朝鲜呢,现在还在北京。
  • 2012/3/22 11:33: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胡兄握住F兄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你办事,我放心。”

    被拖出房间的大尉奋力挣扎着喊道:“还有半句,还有半句呢!‘若有事,找大尉’啊!”
  • 2012/3/22 11:19:0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一毫定一念
    一念生一花
    一花饕一界
    一界归一毫

    好纪实,胡兄这集要好好学习,准备在公司里开展小组讨论,每个礼拜开个大会,争取开到18大
    胡成 于 2012-3-20 23:31:05 回复
    然后务必提交政治局审议通过,争取在年底将这项活动制度化,长期化。全指望你了。
  • 2012/3/20 11:10: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朱子风
  • 对于南方,除了曾经去过的苏杭,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概念,看着这些文字和照片的记叙,好像总是多一份陌生而少了一份实际的触感,其他的只能凭想象了。看来兄长说得对,终归还是要自己去走走才行。
    胡成 于 2012-3-17 13:13:33 回复
    北方向南方的路,东西两径,东南的比较熟悉一些,西南的则是相对陌生,更多不同的宗族,不同的外表与内在,真是很吸引人停停走走。以后有机会,带你一起去看看。
  • 2012/3/16 22:25: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大头陆
  • 好像每个地方都有一个独自坐在门口的老人,身体逐渐衰败,岁月静默流逝。
    胡成 于 2012-3-17 13:08:23 回复
    在下午的阳光里,眯缝着眼,阳光耀眼,仿佛看着年轻的自己,从眼前欢快走过。
  • 2012/3/16 20:40: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一组非常有深度的影像记录,我想这只有胡兄这样能够完全融入环境的人才能做得到,浮躁如我肯定是不行的。

    不多说,这组片子和文字我要多吸收几遍。
    胡成 于 2012-3-17 12:59:02 回复
    大尉兄过誉了,其实一个人去到那样的环境里,应当都能静得下心来,时光在那里也走得很慢。话说回来,你最近忙什么呢?很久没有看到新片了,包括说了很久的在日本的照片,这个必须提出批评哈。
  • 2012/3/16 10:29:1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