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明十三帝陵沣水秦渡 上阕 »

介休老城

  出介休火车站,且行且打听,土人皆称介休绝无老城。不过即来之则安之,不再折腾,寻着一处名作常青招待所的小旅馆住定。老式的国营旅社,服务员全是中年妇女,装束也极像曾经的国营旅社职工。
  透过常青招待所后窗,正看着一片老片城区。询问招待所服务员那是否是老城所在,一墙之隔,却依然是不知道。事后想想,或者山西省如今推广的平遥模式深入山西人心,不似平遥那般商业改造,便不能算作老城。甚至后来在本地论坛检索,也发现本地年青人大多以期待新城为由,强烈希望能将老城夷平。
  无言以对。

  天将入夜以前,在介休老城中匆忙行走,大略记些街巷,以备明日再细细走来。
  介体老城,与许多老城无异,四门两街。城垣四门皆无,两街旧制仍存。横向为东大街西大街,纵向为北大街南大街,可将老城分四隅。
  常青招待所窗后,是老城西南隅,介休火车站,亦即在介体老城西南角外。由常青招待所旁温家巷入老城,路南依次有园门巷、郭家巷、燕家巷、侯家巷、温侯巷、武家巷、朱家巷。墙高巷窄,巷口有券拱砖门,券拱上有嵌石匾巷名,只是石匾与巷门皆无。



  04. 太和巷     11.12 介休 学巷路南 太和巷北口



  03. 太和巷     11.12 介休 学巷路南 太和巷北口

  介休,以春秋割股奉晋文公之介子推休于其境绵山而名。满清晋商繁盛之时,介休亦多票号,高墙窄巷并有巷门的旧城建制,当为防贼盗而生。后在东南隅学巷路南太和巷见唯一巷匾,上款:癸亥秋重修,下款:俊三题,阳文印:李文□印。单以甲子纪年,当是民国时候,如今介休老城,建筑也多是清末民国时建或重建,大多可见旧时荣华。

  阴郁一日,傍晚堡上巷时,忽然落日,正在旧巷西口。
  冬夜街上,空气中四处弥漫着浓烈着煤烟味。
  月朗星疏。

  翌日,遍走介休四城,参照《介休县志》中清季民国介休城图,四城之制,略考如下:
  介休老城,分内外两城,外城在内城东北两侧,西南两侧未筑外城。内外城墙,如今仅有内城南侧城墙有少段残存,高约三五米。除近东南角处一段外,其实均在城墙上筑有楼
  内城四门,北门润济门,南门迎翠门,西门临津门,东门捧峰门。内城四角有角楼,其中东南角楼西侧有金楼。东西南北四街中分内城,交汇处筑十字过街楼。十字楼至西门间,有三门楼与钟楼。十字楼与东门间,有三官楼。凡此种种门楼,如今无一幸存。内城墙内,均有马道,与内城街巷相连。

  内城街巷,分四隅述之:

  西南隅

  介休老城西南隅,如今街巷保存最为完整,百年来几乎未曾有一丝变化。
  由南向北,温家巷与堡上巷横贯西南马道与南街之间。



  34. 园门巷     11.12 介休 温家巷 园门巷北口



  14. 温侯巷     11.12 介休 温侯巷



  01. 民宅      11.12 介休 温侯巷22号

  温家巷迤南,自西向东,七巷连通南马道,圆门巷(今作园门巷)、郭家巷、燕家巷、侯家巷、三奇巷(今作温侯巷)、武家巷与朱家巷。朱家巷北,过温家巷有协文巷与堡上巷相通。实则如今温家巷北,有许多窄巷通堡上巷,但均未命名,两端仍用温家巷或堡上巷街牌。
  堡上巷西接宋家牌楼通西南马道。与宋家牌楼相连处,有钟楼巷向北直通西街,街口即原钟楼所在。钟楼西南,曾有药王庙,如今庙址为介休市粮食局。西街原三门楼向南,有三门巷相连梧桐巷接堡上巷。如三门巷、梧桐巷与钟楼巷之间,自北向南有小钟楼巷与乔家巷贯通。如今乔家巷与堡上巷之间已夷平,辟为绿地。梧桐巷处,今名双槐巷,在绿地之北通钟楼巷。
  三门巷迤东,有蒜市巷与之字形孟家巷通南街。

  东南隅

  介休老城东南隅,中南部保存较好,其余无存。
  东南隅,有自东街关岳庙南段家巷相连布市楼底今作南市街的与自东街旧三官楼南三官楼巷相连黑门洞底两街贯通东街与南马道。
  段家巷及南市街迤西,自北向南有董家巷、学背后、学巷。学巷与学背后之间,即是文巷。学背后巷西出分岔,旧有绢市巷与祠堂巷相连南街,今地辟为临街商住楼,不存。文庙在学巷路北,棂星门正对云路巷。有李家巷西出南街。云路街南相连城墙有云路,墙曾有一阁。在大同时即听闻山西有些风俗,即皇榜得中之时,搭梯越墙进城,走云路进文庙祭孔,依介休地图,想本地曾经亦有此例。
  段家巷及南市楼迤东,与三官楼巷及黑门洞底之间,自北向南有小东街、草市巷、北市街。几街之中,曾经有五岳庙、文昌阁、崇寿寺三处庙宇,可惜其地与黑门洞底左右,均为介休义棠煤矿宿舍楼所据。
  三官楼巷及黑门洞底与里东马道之间,曾有一穿心巷相连,那日未寻得其处。

  西北隅

  介休老城西北隅,自西街旧三门楼向北,有庙底街,直通北城墙下后土庙。
  庙底街迤西,自北向南有听令巷、仁义巷与罗家车底。三巷皆为短巷,因其再西至西城墙间,除一处马王庙外,其余皆为旧时介休城公署所在。马王庙南有管兽署,再南西街街旁有警察署。依西侧墙处,则尽为县公署之地。
  庙底街迤东,自北向南,有宽巷、梁家后巷与梁家巷。其中宽巷亦为短巷不通北街。 
  如今后土庙及其东侧几处庙宇一并维修开发,顾而庙仁义巷与宽巷南北尽皆拆除,一片废墟。

  东北隅

  介休老城东北隅,在东北外城之内,往来交通要道,最是繁华。想来因此,城墙也应是最先拆除之处。



  33. 关岳庙     11.12 介休 关岳庙门及影壁



  18. 关岳庙     11.12 介休 关岳庙后身



  16. 石狮      11.12 介休 通顺巷 胡家园巷东口

  关岳庙西是宋家巷,东是商会,再东道路,如今称通顺巷,旧时地图中无名。



  06. 门匾      11.12 介休 胡家园巷210号 凝瑞 嘉庆乙巳



  07. 民宅      11.12 介休 胡家园巷210号



  19. 巷景      11.12 介休 胡家园巷西口 宋家巷转角

  关岳庙后,有胡家园巷东西贯通通顺巷与宋家巷。胡家园西,曾有猪市巷相连北街,如今地为住宅楼。

  通顺巷东与东城墙间,南曾有城隍庙与龙泉观,北曾有白衣庵,如今地为介休市卫生防疫及介休市第二人民医院。
  旧时介休内城东北角楼下,有处官圪洞,应是往来内城外城的便捷通道,城墙尽除以后,如今此洞避为官圪洞巷,即在介休市第二人民医院门前,相连内城外城。

  介休外城,旧有城门五座。自西向东,依然西关门西北开,外有月城、师家门北开、侯家门北开、东关门东开、文家庄门东开。再有水门两处,北水门在外城侯家门迤东,水道贯穿外城东半,由南水门外,水道上再有北南玉皇桥两拱。如今各门与水道,尽皆无存。
  外城北半,旧称顺城关,今为顺城村。一道顺城关正街,东西向中分外城北半,直至北水门街。外城师家门与侯家门两北门内,为师家巷与侯家巷,侯家巷今仍存,师家巷地名已无。



  30. 水门      11.12 介休 水门街 文家小庙底东口

  外城东半,外东马道迤东,旧水道处今为北南水门两街。介休失水,街道尘土飞扬。一切深宅广院,雕梁画栋,都换作灰头土脸,再不见旧时颜色。南北水门两街再东,有文家巷贯穿南北。文家巷西,有齐家巷、文家小庙底与贾家巷诸巷相连南北水门两街。其中文家小庙底东口,有石券矮门,或者是介休老城唯一城门遗迹。
  外城东北角亦曾多庙宇,华严寺、华严寺庵、三结义庙、介子祠与玄神楼等。其中三结义庙与玄神楼仍在,三结义庙今名祆神庙,亦在维护中。
  文家巷再东至外城城墙间,名文家庄,旧地图上未见街巷庙宇,曾应是农田无疑。

  大略述之,备考。

  上午阴沉,午后渐有晴意,阳光却依然清冷。介休城上,也是雾霾。本就暖意不多的冬日阳光,再艰难滤至地面,感觉只仿佛是一夜醒来时,被子中的暖水袋。以至于分不清,究竟是他暖和着我,还是我温热着他。天气不佳,加之与介休老城之中,商业主街已开发,四隅城中再无其他商街,家家户户大多院门紧锁,家犬野狗更是层出不穷,吠叫不休,所以并非拍摄多少照片,一卷不到。



  21. 后土庙     11.12 介休 后土庙门外



  23. 后土庙     11.12 介休 后土庙门外 工地备料

  后土庙中,大兴土木。施工重地,禁止参观,也是如是写在殿门之外的。在门外兴致勃勃地看着工人用冷水将生石灰石化粉,雾气腾腾的,权作解闷。却有位工人,与我攀谈,并让我大可进庙中一观,并不妨事的。未修缮的与修缮一新的古建筑都见过许多,这正修缮至一半的,却还是生平仅见。



  27. 老裴      11.12 介休 后土庙内



  26. 工友      11.12 介休 后土庙内 与老裴搭伴工作的工友

  后来聊起,他恰和我父亲同样年纪。也如我所料,山西各地古建施工者,皆是平遥人,他亦如是。令我心生敬佩的,是他的姓氏:裴。毫无疑问的,老裴即是赫赫闻名的河东裴氏后人。在闻喜侯马时,我就想一定要寻着位裴氏后人拍张照片,以志曾来河东裴氏郡望,却未果。不曾想,意外在介休得见,不管老裴乐不乐意的,拍摄上两张肖像。
  其实老裴并不介意,是位很和蔼的老人。聊起许多,我均如实相告。随后老裴几次提起两件事情,一是我岁数不小,实在不该再一个人,哪怕两个人只为同路出门,多少也可有个伴。二是再向北就该更冷了,我穿的太过单薄,怕是不行。这都像极了父亲的口吻。



  17. 琉璃件     11.12 介休 后土庙内



  19. 木构件     11.12 介休 后土庙内

  后土庙施工,并不只为后土庙,实在是因为或者介休人以其左右为风水宝地,一并修建了五处庙宇。自西向东,后土庙、三清观、吕祖阁、关帝庙与土神庙。但是其中,仍然是后土庙最为可观。

  后土庙,建筑由外至内,分影壁、山门、过殿、三清楼、戏楼与后大殿。其中戏楼最是精美,可惜也是施工之重。下午正在更换大梁,外侧脚手架与护网饱以包覆得密不透风,也难睹全貌。



  15. 龙首雀替    11.12 介休 后土庙 后大殿内额椽袱



  14. 龙首雀替    11.12 介休 后土庙 后大殿内额椽袱



  12. 题记      11.12 介休 后土庙 后大殿内额椽袱下

  后大殿内,内额椽袱之下,题记许多,为记某某捐扶梁银多少。过殿北外檐下见唯一一通纪年题记:大清道光十五年岁次乙未三月二十九日乙卯时重建上梁大吉 谨志。大殿当心间内额下一通,捐扶梁银也不过才一百两,却得名存百年,实在侥幸。



  08. 象首雀替    11.12 介休 后土庙



  10. 象首雀替    11.12 介休 后土庙

  道光十五年重建,也即是如今后土庙全为晚清风貌。雕饰大多繁缛,却有这许多象形雀替,极有巧思,远胜过其他许多龙形雀替。如此雕饰,却大多保存完好,未遭文革丧乱毁灭,实在难得。



  32. 宅院      11.12 介休 温家巷57号



  33. 柱础      11.12 介休 温家巷57号

  介休老城之中,木雕石刻,毁坏处大多也只在显眼街面上,稍微僻静中,哪怕只是家门柴扉后,也完好如初。介休在文革丧乱之时,依然有天理良心,是极难得之老城,是极可贵之百姓。



  29. 老裴      11.12 介休 后土庙内

  将出后土庙时,再遇见老裴。道别时聊起老裴此后的打算。老裴在平遥老家,已经有两个孙子,五个外孙。说着到这个月十五左右,水土将冻,泥瓦工作不能为继,也就该回家了。至于明年是否仍然出来工作,再看情形。我知道他还是会出来的,只是谁也不知道那时候他会在那里。
  他说在家指望儿子总是不行,他们也负担大。自己出门来打些零工,手头上总也会是活裕些。



  35. 残垣      11.12 介休 段家巷 与小街转角



  36. 残垣      11.12 介休 段家巷 与小街转角

  初冬,街头,忽而夕阳已浓。

Nikon FM2
Arsat H 50mm F2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Canon Prima Mini
Canon Lens 32mm 1:3.5
Sunny 1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6.老虎
  • http://synyan.net
  • @圣子1228:

    “可是全国又有多少个平遥、苏州、丽江呢?况且,这些地方也不是咱们zf修的有多好,而是人家底子好,这种底子也不是zf给打下的。。”

    我的意思是,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各地政府的水平如何,各地人民的修为如何,都很重要。
  • 2012/5/27 12:58:2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圣子1228
  • @老虎
    可是全国又有多少个平遥、苏州、丽江呢?况且,这些地方也不是咱们zf修的有多好,而是人家底子好,这种底子也不是zf给打下的。。
  • 2012/5/25 14:49:0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圣子1228:

    “但是,夷为平地多快捷啊,再建新的多有政绩啊,再旧的基础上修修补补,见效慢、事故多,搁谁谁也不乐意。”

    此言差矣,平遥、苏州、丽江……等,甚至无锡的惠山古镇,无论是修的水平如何,是否被骂了个狗血喷头还是颇有微辞,毕竟是修出来了,而且绝大多数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 2012/5/23 21:04: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老裴说的很好,年纪大了,不该一个人出来。

    另外,那最后一张真是惊鸿一瞥。
    胡成 于 2012-5-24 22:15:34 回复
    老裴说的话让我在那个初冬感觉暖意融融,这是旅途中最难忘怀的际遇。
  • 2012/5/23 21:01:3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圣子1228
  • 从平遥去王家大院,在介休的长途车站上了一回厕所,毕生难忘啊~~以后再遇到特别艰险的厕所,每每想到那次的遭遇,就泰然了。您说“也发现本地年青人大多以期待新城为由,强烈希望能将老城夷平”,咱们均无言以对。但有时我也想,生活在那里的人的这种想法是再正常不过的,地方窄小,几世同堂,就不说厨房了,如果没有单独的厕所供人们方便与淋浴,那漫漫炎夏与寒冬,怎么度过呢?如果政府能改善老城的居住条件与环境,那人们自然也会乐意保留吧。但是,夷为平地多快捷啊,再建新的多有政绩啊,再旧的基础上修修补补,见效慢、事故多,搁谁谁也不乐意。像福州的三坊七巷,不提也罢,这样的改造,这些土建、古建的工程师嘛难道不汗颜吗?只能算是为党国唱个喜歌儿罢了。
    胡成 于 2012-5-24 22:13:37 回复
    确实如此,很多事情其实是并行不悖的,比如老城与新城。但是刻意为之的,他们会把两者放在对立面,仿佛不破旧便无法立新。利益是眼前的,骂名是身后的。
  • 2012/5/23 14:34: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介休,如此美妙的木雕与老巷子,多么难得啊。对龙象雀替印象尤深。在安庆见过戏曲人物的雀替,一方水土一方技艺。胡兄喜欢象雀替,我却觉得龙首雀替造型精妙,特别是龙爪持鱼的设计,独特而且显得不狰狞。只不过斗拱上那片金黄色的构件不知何故如此金黄?
    山西的建筑实在是我们的瑰宝,只不过现在越来越少。我是俗事所羁,未能下定决心去得一亲观。
    本周一在厦门,在有限的转机时间,去吃了一次西门土笋冻,了我一桩心事。可惜的是,没有记忆中的好吃。
    胡成 于 2012-5-24 22:07:53 回复
    嗯,龙形雀替也是不错,体态丰盈,便可以撑起霸气,不似有些龙雕细小琐碎,只仿佛是有鳞的蛇或者成精的虫。两者之间我更喜欢象形雀替是因为传统中大象形状的物件不多,而且那时候在介休记忆中还是初见。一方水土一方技艺是没有错的,后来在晋西南又见次见到类似的象形雀替。那片木质本色的构件是维修中新补上去的,还没有刷漆。山西值得去,大值得拨冗一去。我在闽南时间不短,但是从来没有吃过笋冻,说来也是奇事一桩。
  • 2012/5/23 13:35:3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