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县皮影 下阕西海之西 »

老火车 旧时光 第一辑



  北京北站至承德站,4471/4474次火车,绿皮火车。



  清晨,绕过检票口提前半小时进站。整趟绿皮火车空无一人,车厢里只有和我一样透过每扇窗溜进来的阳光。
  还有,病了整整一个月,初愈时的身体真的很虚弱,没有力气,1/30秒的快门居然没有端住,虚了。



  绿皮火车还在北京北站没有开的时候,车左是红皮的特快,车右是白皮的城际高铁。绿皮火车像是个衣着破旧的穷孩子,尴尬地站在两个高帅富的中间,手足无措。



  绿皮火车,黄色车厢。老火车,旧时光。



  要在虎什哈下车的漂亮的小璐璐,两岁,怕生。
  开始的时候小姑娘拼命躲着我,当我拍完这张照片以后,她居然被我吓哭了。可是我太爱这样的场景了,我顾不上了,我在摁下快门之前已经知道这将会是我最爱的照片之一。
  在幽暗的车厢里明媚的面孔。



  和小璐璐一起上车的孩子,也是要在虎什哈下车。他六岁,男孩子人嫌狗不爱的年纪。太调皮了,后来熟悉了居然殴打我。一直窜上跳下,能在昏暗车厢里用大光圈慢快门拍清楚他,我简直要佩服我自己了。



  沙河站。
  夏天忽然就来了,阳光下面很热。阳光下面的人们都有些打蔫,好象站不住了。这破车你倒是赶紧走呀,然后回去喝口水。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像我这样,每次看到这种紧急制动擎就有想去转动它的冲动。我有无数次站在这里在想象如果我转动它的后果,包括被直接击毙。



  昌平北站。
  一直在笑着的警察,我想起当我在朝鲜时,站台上一张张冰冷的面孔。无论如何,在这里我觉得愉悦,虽然列车员气势汹汹的不让我坐在绿皮火车最后没有人的7号车厢。



  只有五节载客车厢,一位售货员。推着小车,很少的食物和水,走来走去。



  刚来北京的时候没有钱也不认识谁,每次回家都只能买到站票,站一通宵简直是不会醒的恶梦。那时候就总是会想,如果这样的行李架上没有那么多行李,空空的,能睡在上面也好。



  奶奶带着你坐绿皮火车回家。



  奶奶带着你坐绿皮火车回家,奶奶的眼睛一刻不停地跟着你走,从来没有片刻的离开。
  那一刻,你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小璐璐,是整趟绿皮火车里最漂亮的姑娘。虽然后来熟悉了,但她还是不愿意拍照。这张照片是被她的奶奶强拉着,我才有机会摁下快门,可惜还是模糊了。
  火车仍然在开着,希望璐璐长大了,能看见我给你拍的照片。漂亮的照片。



  怀柔北站。
  站台上,等着返程的旧火车。
  中午在怀柔北站外吃了饭,然后回到午后清冷的怀柔北站候车室里,脱了鞋子,又扒光了袜子,躺在长椅上。听时间在窗外细细地走。



  平义分。
  怀柔县平义分村。村里有个火车站,火车站里有火车,火车直到北京城,想想是件挺牛逼的事情。可是能在村里火车站停靠的 也只有这样老旧的绿皮火车了。
  还有,平义分是什么意思?



  “啊!我多年不见的老火车呀!我该拿什么纪念你?”
  如果我刚看完那本《知音》,我应当这样说话。奇怪这本号称中国发行量第一并且计划上市的杂志,我真的是有很久没有见到了。



  后来,他们都下车了,只留下三个空瓶子



  老火车里是慢到要走不动的旧时光,火车外面却是狂奔着后退的一切。
  还有许多焦急的人们在城市里走。

Fujica ST801
Carl Zeiss Jena Biotar 2/58
Sunny 200 +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14.zhaoyang
  • 平义分:明代已成村,据传吴、乔、王、齐4姓于明初由山西洪洞县迁来定居,故始称四家村。该地为昌平、顺义两县界地,而互争该村所属权。最后经上级裁决,以村中寺庙为界,东属顺义,西归昌平,取两县名的尾字命名为平义分。另据《昌平外志》载,曾名怦移坟。考金史刘颇传“初南苑有唐旧碑,书贞元十年(794年)御史大夫刘怦葬。上见之曰:‘苑中不宜有墓’。颇家本怦后,诏赐钱三百贯改葬之。案此平义坟,似是金人移葬刘怦处”。《昌平外志》有史籍为据,则作为该村名来源另一说法。至于昌平其它志书有称“平地方”、“平义坟”的,当地人称作平移分,沿用至今。
    胡成 于 2013-3-20 14:31:52 回复
    谢谢您的史料,没想到这样一座小村还有如此许多讲解。个人感觉“平义坟”更像是村名来源,也符合北京地名的命名风格。有机会去村里看看,我很喜欢他们小小的火车站。
  • 2013/3/16 21:09:0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3.风雪夜归人
  • 很喜欢做绿皮车,很想坐着绿皮车去远游
    胡成 于 2012-7-6 20:42:57 回复
    这并不难,甚至不足以成为一个梦想。去身边的火车站,找一辆绿皮火车坐下去吧。
  • 2012/7/6 17:23:3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ming
  • 问好!提起坐火车我就心头一紧,仿佛要去参加一场比赛似的。这么宽敞的车厢,这么悠闲的乘客,不知我能不能赶上一次。关于那个制动把手,我也每次都有转一下的冲动!
    胡成 于 2012-7-5 18:51:49 回复
    邯郸火车站就有不少几趟普快,或者内里就有绿皮火车也未可知。其实不是春运或者节假日的时候,许多火车都还算疏朗,找一趟坐来慢慢旅行,挺好的。
  • 2012/7/3 20:08: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大头陆
  • 我也无数次生出过想睡在行李架上的冲动,那些下边儿的人是人非都和我无关了。
    前阵子因公因私去了几趟外地,手头工作又多,长久不来之后,看着我最喜欢的绿皮火车,好像烦躁又减了几分^_^
    很喜欢你对六岁男孩儿的形容,人嫌狗不爱,哈哈。我倒是喜欢吵闹的男孩儿,在眼前奔来跑去,大声说话,有时独自分饰两角对打起来,或者自顾自唱起歌来,让人没法忽略,带着热腾腾的生气。
    七月初的周末又要去北京,这趟绿皮短途让我很是心痒,想着是不是就趁机坐一次,回到旧时光里。反正,旅行里的时间本来就是用来浪费的,不是麽。
    胡成 于 2012-6-25 22:40:41 回复
    可惜七月初我不在北京,否则我倒是很想带你去坐一次这趟绿皮火车。绿皮火车不难得,很多城市车站都会有那么几条线路,难得的是有这么疏朗的。所以,有时间的话,还是去搭乘一次吧,那时候,这车上的风扇该摇着转起来了。
  • 2012/6/16 20:12:4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腴懒
  • 这列火车承载了我太多太多的记忆,不过除了被我生硬加上的那么一丝丝乡愁,大概都是痛苦而恐怖的——我曾经以为这条列车是拍摄春运最好的题材——回家/去奶奶家/上学怎么就那么难!
    京承高速公路修好以后,这趟列车就再也没有坐过。
    胡成 于 2012-6-25 22:37:44 回复
    归根到底,我想我是不愿意表现痛苦的。春运的火车,尤其是当你没有足够的钱与足够的时间的时候,那实在是莫大的痛苦。我不想去回顾那种痛苦,算了吧,希望所有人都能永远摆脱那种痛苦。
  • 2012/6/16 18:18:0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min
  • 建议随身带点糖,小朋友都无法抗拒糖果的诱惑,出门在外自己低血糖时也是一种备用。
    胡成 于 2012-6-25 22:36:04 回复
    嗯,其实我每次旅行前都会准备些糖果,不过很多时候又都放弃没有携带,因为我要带许多相机与胶卷,所以不得不精简其他行李,给别人的糖果,便会首当其冲了。
  • 2012/6/16 11:49: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南山下的猪
  • 去年冬天想去承德看雪,苦于无人同行,复又为暴风雪所慑,未能成行。看你图片里的车厢倒是疏疏朗朗,很是闲适,忙完期末考试我打算坐绿皮车走趟承德。你有好的出行建议吗?
    胡成 于 2012-6-25 22:28:58 回复
    其实我都没有去过承德,如果说搭火车的话,绿皮火车时间都太过漫长,九个小时左右。所以只搭这趟4471/4次去就可以了,回来还是改乘其他交通工具吧。
  • 2012/6/16 2:15: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这色彩,胡兄走老清新路线了,哈哈
    胡成 于 2012-6-15 22:02:33 回复
    没有吧,我觉得挺浓墨重彩的呀,难道现在清新路线的定义又有所改变?
  • 2012/6/14 17:14: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南山下的猪
  • 火车旅行确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看人、看景,来来往往
    胡成 于 2012-6-15 22:01:52 回复
    是呀,关键是要像这趟列车一样,疏疏朗朗,若是挤作一团,怕什么心情也都没有了。
  • 2012/6/14 14:29: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圣子1228
  • 就坐过一次,还是在2010年,从敦煌到嘉峪关,车上人很多,没您坐的这趟这么闲适~~~
    胡成 于 2012-6-15 22:00:41 回复
    哦,那趟火车我知道。我那年从敦煌买不到回北京的车票,半夜包车去柳园撞运气,幸好有票。那时候就想万一没有票,就再去嘉峪关。若是去的话,就会坐那趟绿皮火车了。
  • 2012/6/12 18:35: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min
  • 四岁时坐着绿皮火车从内地城市到新疆三天二夜,刚记事。仿佛人生的第一幕就是行驶的列车。
    胡成 于 2012-6-15 21:59:24 回复
    那时候从内地到新疆,不管从哪儿走都是件挺痛苦的事情,太漫长了。胡武功先生的那套精典的摄影集《麦客》,有许多就是拍摄自去新疆的那趟绿皮火车,你可是有兴趣可以找来看看,说不定能找到许多熟悉的场景。
  • 2012/6/12 10:40: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vstill
  • 怀柔县平义分村。

    图片下面写的吧。
    胡成 于 2012-6-15 21:57:42 回复
    对,没错。我的疑问解释如下。
  • 2012/6/11 22:17:2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看完很是愉悦。

    另外: “还有,平义分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平义分站掉了一个字?
    胡成 于 2012-6-15 21:57:15 回复
    不是,我的意思是做为村名,一个名字,平义分是什么意思。单独看这三个字,似乎不好理解这名字的来历如何,而一般中国地名基本上是可以望文生义的。
  • 2012/6/11 19:45:5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