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海之西慎余号 »

朝鲜闻见录 第二章 新义州

  出丹东口岸联检大厅,搭乘朝鲜牌照的摆渡客车经由鸭绿江上的中朝友谊桥出境。

  客车左摇右倾的缓慢驶过,那么老旧的桥,铁轨公路混铺的桥面孔洞遍布,直见桥下混浊的滚滚鸭绿江水。
  怎能不老旧?横跨鸭绿江相连丹东与新义州本有两桥,依江水流向分为上桥与下桥。下桥先筑,其时还在清末宣统元年(1909年),日本驻朝鲜总督府铁道局在将安(丹东)奉(沈阳)线临时轻便窄轨军用铁路改建为永久性商业铁路时修筑,至宣统三年(1911年)建成,迄今已逾百年。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满州侵华日军修筑安奉铁路复线时,由当时日本汽车株式会社与日本建设株式会社在下桥上游处百米修筑上桥,至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通车,迄今亦有七十载光阴。



  一九五○年朝鲜战争时期,下桥朝鲜方面境内半桥尽被炸毁,沉入江中,断桥至今。同样受损的上桥在战后得以修复,1951年时将复线铁路拆去一股改为公路。一九九○年,中朝两国商定将此铁路公路两用桥更名为中朝友谊桥。

  摇晃在老旧的桥面上,目下所及,遍布疮痍,有七十年来的风雨侵蚀,有六十载前的战火毁损。桥上一段路走得心神不宁,总觉得这中朝友谊桥已是岌岌可危。心中有难以遏止的疑问,既然丹东与新义州的贸易往来如此重要,朝鲜方面或者暂无财力修筑新桥,可是几座新桥对于中国而言不过举手之劳,为何两地往来仍然仅仅只维系在一座老旧的桥上?
  鸭绿江上,除却辽宁丹东,包括吉林集安与临江的所有跨江大桥,几乎全是在日本侵华时期所建。直至2010年,中朝两国才达成在丹东与新义州间鸭绿江上修筑新鸭绿江大桥的协定,全部资金由中国方面承担。而在此之前,两国交恶时期不论,复关通商以后,朝鲜方面对于新建跨江大桥仍然态度消极,似乎对于两国交往,朝鲜总是疑虑重重。
  老旧的中朝友谊桥,岌岌可危的似乎不仅仅只有桥。



  客车驶过中朝友谊桥中线,便是进入朝鲜国界。
  仿佛电影散场,人如退潮般离去,周遭的世界瞬间便安静了下来。中朝友谊桥朝鲜引桥一侧废弃的公园,总是朝鲜给由此入境的外人的第一印象,萧瑟而荒凉。旋转转椅木然伫立着,阒寂无声,再没有孩子的欢笑,不知道入夜以后他会不会独自叹息?



  中朝友谊桥的朝鲜一侧,朝鲜新义州海关紧邻着桥头堡。
  至此以后,严禁擅自使用相机拍摄成为第一要务。在交通工具上禁止拍摄车窗外的街景,禁止拍摄朝鲜人尤其是朝鲜军人等等,总是在被不断提及。也自这张影像之后,除却在某此景点的指定拍摄以外,所有影像均为盲拍偷拍,为此担心受怕,殚精竭虑。

  客车停在新义州海关院内,下车进入联检大厅时,由朝鲜边防军人比照护照一一检查放行。比起朝鲜军人刻板严肃的面孔,见到朝鲜平壤国际旅行社地接的导游,紧张的情绪才略有缓和。
  因为我兼任着邻队,有职责向朝鲜海关人员递送团队签证与体检表。汉语精通的导游陪在身侧,见怪不怪的嚼着口香糖,神态自若。入境检查极其严格漫长,还好除却大学生的时尚杂志,并没有检出其他违禁品,有惊无险的顺利通关。

  出新义州海关,客车驶入新义州市区,终于得见真正的朝鲜。

  朝鲜行政区划,仿造唐时建置,称一级监察区为道。除却平壤直辖市(평양직할시)与罗先直辖市(라선직할시)以外,朝鲜全境共分九道,由北向南由西向东依次为:平安北道(평안북도)、慈江道(慈江道)、两江道(량강도)、咸镜北道(함경북도)、平安南道(평안남도)、咸镜南道(함경남도)、黄海南道(황해남도)、黄海北道(황해북도)、江原道(강원도)。其中北方四道平安道、慈江道、两江道、咸镜北道与中国隔界河鸭绿江与图们江相邻。
  新义州位于朝鲜西北平安北道西北角,本只是鸭绿江畔渔村,后辟为渔港。朝鲜半岛北部与东部多山地,北部平原只在西侧近黄海一线,为鸭绿江冲积平原,新义州地在此平原之上,向南可一马平川下平壤。民国十三年(1924年),正因此交通便利之故,日本驻朝鲜总督府将平安北道道府由其北侧义州郡搬迁至此村,并更名为新义州(신의주)。2002年,由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政令从原新义州市划出新义州特别行政区(신의주특별행정구),成为与开城工业地区(개성공업지구)、金刚山观光地区(금강산관광지구)并列的朝鲜三大特区。如今所称的新义州,即指新义州特别行政区,原新义州市仍然与特区并存并仍为平安北道道府,只是政府机构均搬迁至原新义州市南部地区。

  新义州市是朝鲜第四大城市,且又辟出特别行政区,形如开放口岸,比照中国,约略等于深圳的地位。在丹东口岸内与司机攀谈得知,援助朝鲜的物资,由中国司机驾驶的载重货车将物资运送至新义州以后,便全部由朝鲜方面接管。想象中,边贸口岸城市似乎应当有不逊于首都平壤的城市基础设施,毕竟较之政治文中心更为开放自由。却不料,因为这假定美好的心理建设,让初见的新义州特别行政区与我的想象落差巨大,错愕甚至超过其后得见的朝鲜农村。



  冷清。那么冷清。
  朝鲜标准时间平壤时间为东九时区,较之东八时区的北京时间早一个小时。北京时间八点出境延宕至九点左右,已是平壤时间十点,通关进入新义州时,正是中午,理应是城市喧嚣的时候。可是偌大的新义州,却是那么冷清。
  街道宽广,却鲜有行人,更是几乎不见车辆。难以置信的空旷,尤其是自无时无刻不在嘈杂喧嚣的中国而来,错愕以为这座城市在哪里举行着一个盛大的集会,或者所有人都去了那里?



  可是,客车在新义州转折却寻不到那么一个热闹的集会,处处都是冷清的,一条街转过街角再到另一条街,仍然是极目的冷清。



  却是干净。冷清之处,干净整洁是初见朝鲜城市的另一印象。虽然城市基础设施年久失修,但是敞开在城市视野之中的,无一不是干净整洁的,楼房街道,破旧却纤尘不染。



  城市临街的建筑,是鳞次栉比的楼房,建筑形制高度统一。可是透过楼道,却看见临街的高楼后面,全是低矮的土坯房或者简易房。即便是楼房,也只是预制板结构的赫鲁晓夫式楼房,而且看直来建筑质量堪忧。临街楼房正在进行统一粉刷,粉刷城市,粉饰国家。



  在客车进入鸭绿江宾馆以前,新义州百货商店是我在新义州看见的仅有的一家商铺,典型的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营商店。透过橱窗,可以看见昏暗的商店里有封闭的柜台与货架,没有顾客,一如这座城市般冷清。



  再冷清的城市,总也会有喧嚣的地方。我们找不到那里,也看不到那里,但基于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我们总会相信如此。即便是在朝鲜,在这样的一座城市里,或者深夜哪里依然会有笙歌。
  客车从冷清的城市里悄然驶过,眼前走过的只有一排排别无二致的楼房,以及楼下街道上,寂然走过的行人。忽然,一辆豪车就从楼道之间窜出来,崭新的,他有令整个城市愈发黯然失色的光亮的喷漆。在这样一个理应均贫富的国家里,在这样一座昏暗的城市里,是谁在那里有如明火执仗?



  丹东至平壤的国际列车,下午两点经停新义州。在此之前,午餐与等候的时间,都会在新义州鸭绿江宾馆内度过。



  鸭绿江宾馆是新义州最好的涉外宾馆,一层大厅右侧甚至有英文标识的咖啡层(Coffee House),不过舍不得把时间浪费其中,错过在朝鲜唯一一次领略朝鲜咖啡风味的机会。想来用的就是进口的速溶咖啡吧,如此倒是略可安慰。
  宾馆里最让人难忘的却不是这咖啡屋,而是进得大厅便可迎面看见的那幅巨大的马赛克拼贴的领袖画像。白头山上,蓝色西装蓝色皮鞋的金日成与黑色中山装黑色皮鞋的金正日,目光慈祥地俯瞰着他们的家国。走进宾馆的人们,不得不仰视他们,仰视他们的慈祥。

  走过咖啡屋,转折向纵深处,是大小不等的餐厅。我们的午饭,就在尽头最大一间摆有四张圆餐的餐厅里。午餐很简单,但是在朝鲜可谓丰盛,有鱼有肉有蔬菜,十几位旅行团团员分坐两桌,吃饭无虞。主食米饭,米是朝鲜本地产的粳米,米粒短小,色泽微黄,杂夹有些许未脱尽的稻壳。一碗米饭,便似乎可见着朝鲜水稻品种落后与产量低下的现状。
  与我同旅行社报名的两位四川人和大学生,与另两位同在莫斯科学习俄语的留学生及以一位在越南岘港留学的广西小伙儿同桌,彼此尚未熟悉,彼此默然。与我同桌的有一位来自沈阳的商人,高大魁梧,带着他的老父亲与老岳父同行,老父亲算是故地重游,他曾经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卡车兵,屡次沿清川江南下运输军需;一位身材健硕的齐齐哈尔大学的体育老师;一位上唇留髭须自诩推拿神医的江湖郎中,还有他鞍前马后服侍的一对中年夫妻。神医带着自制的药酒,几杯下肚,唇舌活络开后,彼此也渐渐熟悉起来。神医着重介绍中年夫妻,称那位体胖的男人为主席,主席笑而不语。大家正诧异主席何以心宽至此时,神医全称其为世界工商业联合总会主席,大家与腹中的粳米一并哑然失笑。事后才知,神医如此力效犬马,是为得在这世界总会中谋得理事一职,不惜为主席夫妇出资朝鲜一游。
  桌上除却饭食,另有啤酒两瓶,朝鲜所产鸭绿江啤酒。我这桌上,神医自斟自饮他的药酒,其他人几番劝酒也是滴酒不沾。浪费总是可惜,我这边起身拿酒想让给另一桌,这边主席夫人忽然极力阻止,说酒是我们花钱买来的,还是自己尝尝的好。啤酒拿回来,各斟一杯,浅饮一口,然后弃之不顾。
  想来旅行多年,朝鲜之行却是初次参加旅行团,虽然是无奈之举,却有机会得见同行各色人等,也是有趣。



  客车停在宾馆前院中,饭后休息时间,谁也不愿意裹足宾馆中,却也只能在院中走走。虽然院门外便是宽阔的新义州主干大街,甚至路对面树丛后就是一处市内公园,但无论如何是不能迈出院门一步的。导游早早坐在客车里,目光时刻陪同,寸步不离。
  导游姓徐,平壤人,平壤旅游大学毕业,已经娶妻却还未生子。高瘦,有典型的高丽人面孔,中文流利,却喜欢在每句话后自我确定的“嗯”一下。沈阳商人的性格与身材一样豪迈,见着导游第一个问题便是问他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七千朝币。嗯。
  按朝鲜官方汇率,十六比一,大约合五百人民币。嗯。
  很少。嗯”

  朝鲜元兑人民币十六比一的汇率,是朝鲜自我假设的,在朝鲜所有的涉外商店中,商品价格只能以人民币与欧元结算,但价格标签上标注的却是朝鲜元。朝鲜元的标注,根据十六比一的原则计算得出。而事实上,听闻在2008年时,朝鲜元兑人民币的非官方汇率已达三百比一。2009年底朝鲜货币改革,停用旧币,以一百比一兑换新币,且每人最高兑换限额为十万旧币。货币改革本意为应对通货膨胀,打击黑市交易,掠夺富人财产,但事实上却引发朝鲜民众抵制,为在货币兑换截止前使用多余旧币,大量消费导致物价暴涨,市场价格混乱,从而导致朝鲜货币改革彻底失败。朝鲜真实的物价,是朝鲜政府竭力隐瞒的,外国人不得使用朝鲜元并且不得在朝鲜非涉外商店进行交易。导游的口径,自然与官方保持一致,以致于直到将离开朝鲜时,我才终于目睹到朝鲜真实的物价水平,后文再述。可以确信的是,在货币改革失败导致朝鲜经济崩溃瘫痪之后,主导货币改革的原朝鲜劳动党计划财政部部长朴南基(박남기)在2009年免职,并在次年被以“作为大地主的儿子,潜入革命队伍,蓄意置国家经济于死地”的叛国罪名枪决。



  鸭绿江宾馆的咖啡屋旁,还有一间书店,向外国人售卖领袖图书及一切旅行纪念品。买了几枚做工粗糙的铝制徽章,大些的如朝鲜国旗及五一纪念章之类的,售价均在十元人民币。而朝鲜几乎人人佩戴的做工精致的领袖像章,却是绝无销售。
  前院内,一名朝鲜军官胸前是一枚党旗金日成像章,我试着和他沟通,希望能交换他的像章,被他断然拒绝。如导游所言,领袖像章是由单位分发,不同像章代表不同身份。领袖图案有三种,金日成像、金正日像与两人并列像章,选择配戴哪种图像是个人自由。以我观察,玄机或在像章的背景之上,凡有朝劳动党党旗或党徽图案的像章,似乎只分发给朝鲜劳动党党员佩戴。普通朝鲜百姓所佩戴的徽章,大多只是形制较小的圆形红色素底像章。
  奇怪的是,导游是我在朝鲜唯一见到没有佩戴领袖像章的朝鲜人,导游对此支吾而过,我也不得其解。



  前院里停泊的汽车,除却旅行团的客车,大多都是朝鲜军官驾驶的轿客车。其中除却一两辆较新的新款俄罗斯拉达(Lada)汽车与朝鲜本地组装的中国金杯车,大多汽车老旧不堪。老旧,却是好车。
  宾馆门外台阶下,一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产的红色奔驰(Mercedes-Benz)汽车,煞是惹眼。朝鲜的老旧好车,大多生产自那个时代。那曾经是朝鲜的一段富裕时期,彼时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仍然强大,对于依赖外界援助的朝鲜而言,仍然可以过着伸手张口的富足生活。然后,仿佛瞬间便没落了,一切都停留在了那个时代。仿佛败家的地主,潦倒在床上把玩几件旧日的珍玩,遥想着祖上荣光的时代。



  党旗领袖像章与红色奔驰汽车,都属于戴眼镜的这名军官。他身边的是另一辆汽车的司机,虽然是司机,但从穿着上看他依然是一名军人,在先军政治的朝鲜,他们都是有资格出入涉外的鸭绿江宾馆的。



  与之相反,另一位客车司机,未着军装,却只能在车上休息,或者下车在院内散步,远远看着进出鸭绿江宾馆的人们,却没有走进去的意思。
  进出鸭绿江宾馆的朝鲜人,或者直接是大腹便便的军官,或者是便装但看着颇有身份的地方官员,带着他们的亲友扈从。我们的午餐在宾馆右侧,左侧则似乎是朝鲜人专用的餐厅。却因为洗手间在右侧,所以不时有酡红着脸酒气熏天的朝鲜军政要员们或者他们的亲友扈从穿大厅而过。



  宾馆院外忽然传来鼓号声,是一队行进中的学生军乐团。与整座城市的粉饰一样,他们都是为着将要到来的盛大的金日成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日庆典。只是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们的身边,宾馆大厅墙上画像中的领袖们,正用他们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另一些人群走过,他们酡红着脸。

  未完待续

朝鲜闻见录

第一章:丹东口岸         第二章:新义州          第三章:新义州火车站
第四章:平义线          第五章:平安道          第六章:羊角岛国际饭店

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Summicron 1:2.0-2.8/5.1-12.8 Asph.

Fujica ST801
EBC Fujinon 1:1.8 f=55mm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6.好玩
  • http://www.huangyunying.com/
  • 看上去有点象我们的五十年代的经济状况,但当时的我们应该是充满激情的年轻人,而朝鲜象老年人。
    胡成 于 2012-7-23 22:23:02 回复
    极度困苦的时候,没有人会有精神。我们看见的那些精神,不过是演戏罢了,饿着肚子也必须装吃饱饭,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基本的治国之道。
  • 2012/7/19 23:09: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呆头菲林
  • 您的博客真是精彩。有国家地理的味道。非常喜欢。
    胡成 于 2012-7-9 0:23:50 回复
    夸奖太过了,愧不敢当。谢谢您能喜欢,这是很让人高兴的事情。
  • 2012/7/8 0:05: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hj
  • 很好的文章!可是为什么“二”后面的都无法看呢?
    胡成 于 2012-7-7 23:08:51 回复
    是因为我现在只写到第二篇呢,后面的篇目是预留的,麻烦您继续关注了,我努力在写。
  • 2012/7/7 16:48: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蛋挞
  • 看了您的游记,心中很是感触。
    记得大二那年,老师在课上给我们看过一系列有关朝鲜的纪录片,当时就很震撼。纪录片中也有很多像您游记中提及的,例如朝鲜街头建筑总是外墙颜色鲜艳,实则内里破败不堪的景象。我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在那么封闭、物质生活条件那么落后的朝鲜,人们还总是表现出内心十分满足十分骄傲的样子?真的是因为他们内心强大,完全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是因为他们深知自己无力抗争,无力改变,所以变得麻木,自欺欺人?
    记得当时看完纪录片,同学都在感慨朝鲜是个很神秘的国家,而在我看来,朝鲜真的是个很悲哀的国家。
    不过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正如我们身边有各式各样性格的人一样,朝鲜也许也只是世界众生中的一个普普通通,幼稚中带有倔强的一员罢了。
    很喜欢您的作品,这些照片让我感受到真实的朝鲜,期待您下面的文章哟~\(^o^)/~
    胡成 于 2012-7-7 23:06:31 回复
    在禁锢的国家里,当人们面对镜头的时候,尤其是面对外面人的镜头的时候,他首长想到的是他的表现与他说的是要给禁锢他的那些人看的,所以要慷慨,所以要激昂,至于是不是真实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事实上,他们包括我们所害怕的,是实实在在的。在莫斯科留学的学生说直到今天许多俄罗斯老人仍然不敢和外国人说话,因为曾经这样的行为会被苏联内务部审查,到处遍布监视的眼睛。我想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你会看到他们满足与骄傲,不是因为内心强大,而是因为他们害怕,他们不得不这样。就像我们曾经也不得不这样,我们对朝鲜的理解,是可以感同身受的。悲哀,确实悲哀。
  • 2012/7/7 12:26: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圣子1228
  • 世界工商业联合总会主席---???在北京知道市联与全联,居然还有世界联啊?那在中国上社保吗?还是直接去联合国领工资啊?
    胡成 于 2012-7-7 11:35:27 回复
    有些人的内心真是无比强大,他们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无所谓我们的世界如何看待他们。他们所看重的,只是从我们的世界里找到更多他们的同类然后拉拢进入他们的世界,然后以此聚敛两个世界通行的钱财。
  • 2012/7/7 0:56:36 回复该留言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