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鲜闻见录 第二章 新义州再见大吉片 »

慎余号

  云里雾里的古玩行,赝品无非两种。一是奇人高士的遣兴之作,兼为谋生之道。所仿之物,莫不以假乱真。甚至许多年以后,赝不逊真。二是古董商人的生财之道,但蝇头小利多是不屑的,非如夏彝商鼎般国之重器而不为,所谓盗亦有道,大约也是如此。
  尘里土里的古玩行,即便民间的东西假的扎眼,多少也算得上术业有专攻,比如苏州造的字画,北京造的铜器。专一而为,偶尔遇着悟性强的手艺人,也能造出几件让名人大家打了眼的赝品。若再加上这几十年上百年岁月的自然作旧,如今更是让人难辨真伪。

  俗话说,乱世的黄金,盛世的古董。盛世不见得,却也是几十年未见兵燹,于是这古董自然大热。老年间,有俩闲钱买卖古董的,总也是市井的少数,老祖宗指缝里随便撒下玩意儿,也足够人们消遣。如今可是万万不行,百姓多少手里都有俩闲钱,通涨严重,钱存银行如水掬手中,再多也经不起撒漏的,于是便惦记着投资些什么,比如买两件终可价值连城的古董。
  这俗话可又说了,狼多他是肉少,僧多他是粥少,别说是老祖宗指缝里撒下那一星半点的玩意儿,他就是老祖宗双手连着手里的玩意儿被剁了,也经不起这世间虎视的饿狼,眈眈的饥僧们的一通嚼。这市井之间,哪里还有古董?老旧的玩意儿,比奶奶年岁大,便可称得是上古的重宝。即便是自己小时候的玩意儿,也算得上是前朝的遗珍。
  可是不出两年,这存世亿计的的重器遗珍,也早已被淘换一空。于是那作假的古玩行,愈发堕落,已经不再费工费力地人工仿作,换上数控机床,没黑没夜地为百姓赶制上古的重器,前朝的遗珍。苏州片?北京造?早已不再是古玩行里称呼赝品的名称,那总还是作,总还是造。如今简明扼要,是人工,还是电脑工。

  早些年古玩行里走边溜缝的杂项,如今大兴其道。夏彝商鼎买不起,买得起的夏彝商鼎必然是假的。虽然这前赴后继投身古玩行的人们眼力不济,但这最简单的逻辑却还是分得清。杂项原本是些末流的玩意儿,大多售价低廉。买得起,或可又在其中拣着一大漏,明日便作富家翁,这是分得清的另一种逻辑。
  杂项中的杂项,末流中的末流,比如晚清民国的牛角商号章,以前任何人也不屑仿造的几十块钱的玩意儿,如今也充斥着电脑工的赝品,而且又是从存世票据上的签章取样,许多赝品单看拓片已经宛然如真。
  悔之晚矣,那些年放他们而去的一枚枚牛角商号章。



  前两天再收着一枚,“慎餘號”,已经是曾经不屑的残品。字面正中,三两处虫蛀,正伤着文字。“慎”字竖心旁竖划底部与“餘”字正中。“餘”字正中蛀伤严重,章体穿孔。无恙的,仅有“號”字,吸引我收下这枚印章的,却正是因为这个“號”字。晚清名国商号章,楷书大多取赵之谦北碑笔意,如这枚印字有强烈颜鲁公《多宝塔》笔意的商号章,特例独行,其实并不多见。尤其那最后一笔弯勾,直让我想起那句“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慎餘號,以下简写为“慎余号”。独独一枚商号章,商家曾经哪里,所营何业,已经很难考证。卖家是一位忠厚嘉兴书商,据其言称,这枚商号章最初得自嘉善。检索可以得到的零星资料,苏南浙北以至沪上,曾经有两家慎余号。一是苏南回民经营的慎余号绸布庄,店在南京三山路上;二是沪上商家开设的慎余号钱庄,画家王一亭先生曾在此钱庄学徒。
  慎余,典出《论语》,“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取谨慎言行之意。是常用的字眼,斋馆字号不一而足,上海苏州河北至今有慎余里。

  是钱庄,抑若是绸布庄?
  最初聊起这枚印章来历,猜测或是南纸店,再就是绸布庄字号。书商说或者是客人让里买下几尺绸布,然后细纸卷起,那纸上便铃有这枚商家的字号章。
  定非如此,却权当如此吧,因为这忽然有一种极美的映象。胜雪吴盐般洁白的绸布上,一段象牙黄色的细纸,然后那纸上的牙黄色间,一朵殷红的印章。



  下午为这枚牛角商号章细打印拓——昨天特意在琉璃厂买回一两上海西泠印社潜泉牌的朱砂印泥,价格腾贵,却一如二十年前我在街角昏暗的书画社里买回的,一样的锦盒,一样的盘龙青瓷泥盅,一样的牙箸,甚至同样的在浓重的蓖麻油气味中淡淡的香——然后试着用电脑工修补了那三处蛀孔。
  依着笔意,应当如此,但那印字究竟若何,谁又能知道?
  一如这慎余号,究竟是哪家的买卖,曾在哪里的街角,谁又能知道?
  • 2.06K
  • quote 7.朵朵
  • 不错,上海的确很大,但其实熟悉她的人觉得其实也没有很大,每一条街道都很近很亲切~正如你对北京的熟悉一样~~
    胡成 于 2012-8-9 13:46:19 回复
    是呀,所以我说太陌生。深入了解一个城市不容易,可能需要住下来然后一年两年许多年。人生苦短,很难有机会去了解更多的城市,虽然很想,比如上海,但却渺无可能。
  • 2012/8/9 8:18: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朵朵
  • 那里不是已经拆了就是快拆了~~
    胡成 于 2012-8-9 0:28:02 回复
    那我可能没有机会再去拍慎余里了。上海对我来说太陌生了,又那么大,虽然北京也不小,但总感觉上海太大了。就像走在南京路或者哪里,门牌动辙一千多号,对于看惯了只有两位数字门牌的我,感觉那似乎没有尽头。
  • 2012/8/8 16:09: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朵朵
  • 上海倒是有慎余里
    胡成 于 2012-8-7 23:47:33 回复
    我在地图上查到了,苏州河北,可惜在上海的时候没有走到那里。下次再去上海的时候,拍张慎余里的街牌。
  • 2012/8/6 13:39:3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好玩
  • http://www.huangyunying.com/
  • 我想喜欢古玩的人一定是喜欢故事的人,要不就是想钱想疯了。一般人听到古玩都是绕开走的,太虚太让人摸不着头脑。
    胡成 于 2012-8-3 18:37:16 回复
    您说的有道理,或者我就是因为喜欢这些玩意儿后面的故事才喜欢这些玩意儿本身,这不没有故事的我还编出段故事来,娱人娱己。
  • 2012/8/3 16:50: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胡兄或可参考此文http://www.wuculture.net/Files/WUF04/201109231517187963.pdf

    “江南农村普遍植桑养蚕 , 因而城市从事织造业颇为兴旺 , 是我国的绸布、丝织中心。苏南回族商人在这一行业占尽地利 , 从事者颇多 , 如马恒泰就拥有十几张织机 ,专织缎带。金陵盐商蒋翰臣贩盐积累了原始资金后 , 把一部分钱转移到缎业。他与邑人刘鉴中合资开设了“春生鉴”号。缎是南京地方手工业名产 , “春生鉴”经营的素缎 , 为求产品工精质细 , 品色优良 , 在市场上有竟争力 , 他们自设作坊 , 自织自运 , 盛名遍及赣、鄂、湘、川、滇、黔数省 , 往往货运在途 , 已被预订一空。南京三山街的老久章号、慎余号也是誉满全城的字号。”
    胡成 于 2012-8-3 18:35:54 回复
    我也就是参看这篇《苏南回族商帮》,才写下那句“苏南回民经营的慎余号绸布庄,店在南京三山路上”,可惜原文中未注资料出处,没有办法得知更多,可惜。
  • 2012/8/3 14:36:5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有闲钱投资的老胡
    胡成 于 2012-8-3 18:34:21 回复
    得,我写的不够缜密,把自己绕进去了。这种玩意儿不贵,也没有投资的潜力,纯粹是喜好了,初中就开始玩篆刻,见着印章总有浓烈的兴趣。
  • 2012/8/3 11:24:3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