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塞曲 凉州夹边沟记行 »

出塞曲 酒泉

  09.16  武威 酒泉   晴。

  当我在列车上朦胧醒来,火车正过山丹车站。前年我自酒泉下武威,也过山丹,却是走公路,公路在焉支山中。
  列车过山丹车站时,正是中午,窗外阳光刺眼。一瞬而过的车站,然后继续无穷尽的戈壁丘陵与远山。前年汽车过焉支山时,已入夜,天色尽墨,只有焉支山上,朗星一点。
  彼时此时,一地却如两世界。

  更久之前,天宝八载,岑参也过焉支山。那时山丹名删丹,焉支名燕支。过燕支,寄杜位:

  燕支山西酒泉道,北风吹沙卷白草。
  长安遥在日光边,忆君不见令人老。

  燕支山西,依然酒泉道,风起依然吹沙,我不见白草但山丹依然有白草。那边塞的牧草,依然让山丹为军马场。
  那时此时,似乎又并无不同。

  西出塞,过焉支,过酒泉。过酒泉,又忆杜陵别业:

  昨夜宿祁连,今朝过酒泉。
  黄沙西际海,白草北连天。
  愁里难消日,归期尚隔年。
  阳关万里梦,知处杜陵田。

  昨夜宿祁连,今朝至酒泉。已是下午,酒泉火车站远距酒泉二十余里,交通却也方便,四人拼一辆出租车,片刻即入城。
  酒泉,城中古迹只有两处。一是前凉永乐年间酒泉太守谢艾重筑福禄城之南门遗址,包砖砌垛,修筑如新。一是酒泉钟鼓楼。钟鼓楼四面题额:南望祁连,即我来处;西达伊吾,伊吾即今哈密,是我去处;北通沙漠,沙漠是巴丹吉林沙漠;东迎华岳,华岳即是华山。祁连与伊吾是酒泉实在的来去,沙漠与华岳,只是遥望,只在飘渺间。

  岑参出塞,无论安西北庭,总要过碛。碛,即莫贺延碛,即今瓜州与哈密间的噶顺戈壁。莫贺延碛“长八百里,古曰沙河,目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是出塞路上最为艰险一段。天宝八载,岑参赴安西过碛:

  黄沙碛里客行迷,四望云天直下低。
  为言地尽天还尽,行到安西更向西。

  天宝十三载,岑参再赴北庭,日没贺延碛作:

  沙上见日出,沙上见日没。
  悔向万里来,功名是何物?

  千载以降,瓜州沙州之西地理环境变化巨大,如今已难直由瓜州西去。交通便捷处,是在因铁路而置的柳园镇。三地形如三角,酒泉去哈密,过柳园而不过瓜州。柳园镇属瓜州,柳园与瓜州间通客车不通火车,柳园与酒泉间通火车不通客车。本盘算经公路由酒泉至瓜州再至柳园中转火车去哈密,不想在西关车站却看见每天有一班早车可以直达一千二百余里外的哈密。
  碛中岑参也悔,何况凡夫如我?索性直由酒泉,西达伊吾吧。
  探问路线的车站工作人员都说酒泉至哈密的汽车票非常紧张,明天的已经沽清,也容不得我再犹豫,果断买到一张后天的车票,座号已在后段。

  傍晚时,在酒泉南关随意走走。走至古福禄城南门,正是酒泉至嘉峪关的城际公交车始发站,想着沿途看看迁址至酒嘉公路旁的酒泉新博物馆究竟在哪里,于是投币上车。以为是傍晚,因为仍然有夕阳,实则已过八点。问司机末班车时间,答曰他这班便已是末班车。酒泉至嘉峪关极近,两城互发公交,名酒嘉公交或嘉酒公交。末班车是酒嘉公交,那便总要回来,于是踏实落座。
  夜晚迅速袭掩过来,公交西去,只见着前方山外,隐约的残红。
  回来时,公交车上只有我一个人。坐在最近司机的位置上,和司机闲聊天。公交车噪音极大,几乎听不见司机说话,即便听见我也听不太懂司机的酒泉话。我想他也是如此。
  于是在黑暗的公交车里,在巨大的噪音里我们各自说着各自的话。然后在公交车等待红灯的安静里,我们再彼此沉默着。

  22:55 酒泉 盘旋中路

  09.17  酒泉 夹边沟   晴。

  一路西行,睡眠一直不佳。昨夜又遭蚊咬,几番折腾,今日早起实在煎熬。
  酒泉南关汽车站发往夹边沟的客车,早班车八点,第二班却近正午,早起也是无奈。
  上午在夹边沟,另篇,夹边沟记行

  下午无事。
  明日出塞。

  21:41 酒泉 盘旋中路


 出塞曲全文刊于2013年第6期《旅行家》。刊文有删节。
  • 2.06K
  • quote 4.sheng
  • 令人老,这三个字都古人用过很多次了。没想到岑,还有这情怀。
    胡成 于 2012-9-18 23:46:52 回复
    我们读诗,大多是选集,于是诸人难免性格单一。全集读下来,传世之作与酬唱之作并存,才能读出诗人本来面目。
  • 2012/9/18 1:00: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感觉都是旅行时的随笔。挺好的。我也要重新拾起旅行时记录的习惯,否则过了几个月再来写,总觉得什么都是干巴巴的。
    胡成 于 2012-9-17 21:51:09 回复
    是,每日行记每日了,千万不能拖延,尤其是对于有拖延症的我而言,一但不写,也就永远不会写了,谁能一次去写下那么多?
  • 2012/9/17 19:55:2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长羽
  • 与前面陇山游记相比,这段酒泉的文字似乎少了某些“热情”。
    不知是旅途有些劳顿?还是那大漠戈壁上的风沙吹走了笔尖的温度?
    胡成 于 2012-9-17 21:47:37 回复
    确实,可能一者因为昨天大多时间都在火车上,一者每日记行,只有晚上短短一两个小时,很难保证总是笔到意来。没有感觉也要写,所以总会有些敷衍的吧。好眼力。
  • 2012/9/17 8:27: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dec10th
  • 期待早点看到照片,愿旅途顺利
    胡成 于 2012-9-17 21:44:12 回复
    出行一周,才拍完一卷胶卷。此行似乎只为怀古,并没有什么拍照的兴趣。希望明天到新疆以后可以多拍一些吧。谢谢。
  • 2012/9/16 23:27:1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