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鸡鸣驿 九月初三关于时间 »

久雪初晴

  阴阴沉沉,继以无休无止的雪,迁绵近一月。上一眼阳光,还是在南方,那么和煦,那么温暖。户外时,身后总有不舍的影子,相伴左右。
  可谁又能想到,离开阳光的日子,会那么久?

  闲读古人笔记,有满清嘉道年间,上海青浦人诸联一本明斋小识,不外乎杂记琐事,其中有一段快意话:

  中秋夜,诸同人集台斋头。酒数行,约各言快事。一客曰:昨和陶公村居诗,叉手而成,朗诵一通,音节幸不乖舛;一曰:小窗无事,雨绵绵不已,见研留宿墨,为作擘窠大字,兔起鹊落,纸尽而墨亦干;一曰:午后有人持尺牍来,阅之是邀我明晨赌酒;一曰:昨晚为小儿背书,恰如瓶泻水;一曰:黄粱枕上,逆境频仍,正恛疑无主,倏鸡唱声声,乃知是梦;一曰:今朝向阳,扪蚤殆尽;一曰:空庭老桂,恒不着花,今年忽满树皆金;一曰:经籍中疑义数则,久贮心鬲,忽来高才生,为我剖析,如拨云雾见青天;一曰:顷买菱塘蟹数斤,适遇不速客来,携酒对酌,陶然共醉;一曰:前在博场中,囊钱倾尽,瞥见大注,一掷得之;一曰:秋风乍紧,四肢渐踡跼,闻室人机中布成,将为我作袄;一曰:无意中过妓馆,听唱满江红,字字清楚;一曰:有客以古砚欲售,典衣恰如其数。予曰:予之快意事,听诸君说快意话也。相与鼓掌。

  有一些感动,为那些曾经的人们因着些许琐碎小事即可快意而感动。就是这样,无论天气心情,无论阴郁多久,谁或可知何时何处因着何情何事而突然快意,喜悦之情油然而生?
  如同,无论暴雪成灾多久,总会有重开天日的那一天。

  而那一天,忽然而至。


  F4 1/640s

  忽然而至,阳光透过窗户,落在眼前书桌上的一盒桔子里。同样的桔子,阴冷的日子里颜色晦暗,阳光下显现出的橙红色却有昂然暖意。真切的暖意,坐在室内,膝盖以下终于不再冻到刺痛。


  F5.6 1/400s

  忽然而至,可以午后出门走走,虽然路上积雪难融,泥泞满道,但有阳光,阳光让一切重泛生机,包括蛰伏在家中太久的人们。回来时,巷口脚手架下涂满小广告的矮墙,因为洒满久违的阳光,看上去也不再令人生厌。

  久雪初晴,不亦快意事乎?

Nikon D70s
Arsat H 50mm F2
  • 2.06K
  • quote 2.xqshine
  • 哈,胡老师还来过淮南这小城
    胡成 于 2014-10-11 9:37:24 回复
    我是淮南人。
  • 2014/10/10 22:54: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t
  • 真快,五個月了。
    那些下雪的日子里留下的
    如同桔子般橙紅色溫暖的記憶。。。。。。
  • 2008/7/15 17:53:3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