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久雪初晴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II »

关于时间



  铁轨北侧的二层厂房楼上办公室的门新近被撬开,几间屋子浮土盈寸,一片狼籍。
  门侧墙上的月份牌,时间停留在一九九八年十月六日。



  那天傍晚,人们一如往日离去。
  手套扔在茶缸边上,一如往日。只是,这次他们却再也没有回来。
  再也没有回来取走手套与茶缸,就那样在寒暑交替中,倏忽十年。



  十年有多久?
  窗下一张办公桌,积尘下一盒龙虎仁丹边上,有本工作笔记,封面上的字在尘土后只是隐约可见。
  轻轻翻开,是一本会议记录,第一页的时间是一九九四年元月五日,“临近春节……”云云。

  十四年有多久?
  会议室的墙上,有关于曾经的一张数百人合影,落款的时间写着一九八一年。
  那么多完全陌生的面孔,我说大约里面的许多人已经不在人间了吧?

  二十七年,那太久了。

  一九九七年大学毕业,赶上了最后一拨儿统一分配。我就被分配到这个工厂,安徽造纸厂。
  十一年前,这座几万人的工厂,已经如同众多曾经辉煌的大型国有企业一样,开始日渐萧条。
  我没有去报道。

  第二年,工厂便宣告倒闭。曾经的繁荣喧嚣,转眼成空。



  关于时间。
  十年有多久?
  十年,于我印象中,一杯茶尚未冷去。
  可十年,却让门上的铁锁,锈入筋骨。



  十年后积雪未尽的今天,却在午后有鲜艳的阳光,阳光下甚至有久违的暖意。
  走在十年前应该走在的工厂里,有巡厂的工人警惕的看着我,过来询问我在做什么。
  我无法告诉他一个故事,关于时间,关于我是怎样从一个他的同事变成一个陌生人的。



  完成陌生的工厂,一些熟悉的标牌。



  一片死寂,即使仰面躺在车道上,也不会有一只蚂蚁爬过你的身体。
  除却阳光。



  幸而阳光。
  那么空荡的工厂里,已经断了电,如是夜里必然如同死城。
  幸而有阳光。



  房上的雪,雪融成水沿檐上滴下。
  滴下的水,落在枝杈上,又化作冰。



  冰裹着枝杈,如同琥珀。



  瞬间的琥珀。



  厂区街道两边,积满了秋天落下的梧桐树叶。
  枯尽枯黄的梧桐树叶中,偶有挑出的几株荒草,不知为何,茸茸的穗儿。



  关于时间。
  如果可以限速,我希望慢一些。

Nikon D70s
AF Nikkor 50mm f/1.8D
  • 2.06K
  • quote 4.小沙子
  • 我们不也一样像上面的一把的铁锁,被岁月一点一点的侵蚀着,当回来重温的时候,已经锈迹斑斑了。
  • 2008/10/2 11:46:1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t
  • 十年对于我们似乎很久,对于宇宙不过是转眼一瞬.
    美丽的冰挂在阳光的爱抚下归于大地,滋润万物.
  • 2008/2/9 23:17:1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