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一年 之四云南滇南 昆明 »

重庆一年 之五

  又是宿雨,淅沥入夜,不知几时休。
  一日阴郁。

  上新街,索道渡江,望龙门,储奇门,十八梯,依然昨日行程。
  记其大略。



  12.         2011.10.15 解放西路 小香阁

  解放西路路南,临街店面已拆迁殆尽,只是储奇门双巷子巷口,小香阁依然。今日与梁同学同行,见我们拍照,主人廖师傅央求梁同学为其店面迤东解放巷口359号旧宅拍照。因为渝中旧城不同区域归属不同拆迁标段,所以执行补偿标准各不相同,法规如何不得而知,但凡此种种不外乎规外人情。朝内有人者,多要多占;供奉无门者,少拿少得。廖师傅希望有些旧宅的影像,以备与拆迁办对簿公堂之用,如此思想,是因为与别家相比,廖家旧宅更大却所得更少,这与解放巷中那几户人家情形略同。







  09. 10. 11.         2011.10.15 解放西路 储奇门双巷子巷口

  据其所言,廖师傅父亲即在这解放路南经营早点摊档的小本买卖,后来才渐做起这小香阁经营火锅,一楼散坐,二楼雅间。只是不知为何,如此之早涉足餐饮生意,老俩口生活却似仍然拮据,以致这拍照小事也需路人代劳。答应找到冲洗地方冲洗后再送回,廖妻从荷包中摸索出三元纸币硬塞进梁同学手里以充费用,几番推辞,走时廖师傅又一壁拱手道谢。



  13.         2011.10.15 储奇门行街 大排档

  午饭又在储奇门行街街旁排档,周末,没有昨天那么许多学生,不过炝炒莴笋叶也没有昨天炒得美味。饭后回羊子坝,15号药材工会旧楼。那日解放巷内中年男人说他曾经就在这药材工会楼院内上中学,不知这段学校历史如何。院内拆迁办已进逼至邮政局巷卜凤居对面41号,杀伐屠戮,步步为营。药材工会旧楼内还是被那些服装加工铺租用,电动缝纫机的每一次启动,木制楼板都会随之震颤。因为将要拆迁,租金低廉,所以危殆如此,却还是工人密集。



  15.         2011.10.15 羊子坝15号 原药材工会大楼 服装加工厂内



  03.         2011.10.15 羊子坝15号 原药材工会大楼 远眺长江

  虽然经营着同样的生意,一层楼内,却是各自的买卖。楼内东侧木制楼梯回旋向上,临着楼梯占据楼层近整西半大间作工厂,阳台是厨房,尽头辟出卫生间。楼梯间与阳台相夹暗间是工人宿舍,双人床并列排开,床单作帘隔开,工人轮班,工作睡觉,彼此交替。每间服装加工铺,几乎都是家族生意,重要岗位,亲戚各自占据,其他工人按件计酬,原始却有效率。
  老城颓败,街巷中也是大多老人,或者昏昏然枯坐一隅,或者三五相聚喝茶打牌,彼此垂暮。很难想象,在这寂如死水般的老城深处,却还有许多人隐匿其中辛苦劳作,同机器无休与共。再老的城,再老的下半城,拆迁得支离破碎的城,只要一天没有被外力毁尸灭迹,便一天还有着顽强的心。不至自己死去。

  下午回十八梯。厚慈街与十八梯街口几次徘徊,决意再去凤凰台。



  16.         2011.10.15 凤凰台35号 原法国领事馆

  凤凰台35号,四层砖木券廊欧式建筑,门保牌标注为法国领事馆旧址。满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法国任命原驻汉口副领事哈士(F. Haas)首任法国驻重庆领事。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于重庆设立领事馆,馆址于重庆二仙庵,后迁往诸国领事馆所聚之领事巷。法国驻重庆领事馆辖川、黔、甘、疆、青、藏诸省外侨事务。民国三十年(1941年)夏,法国驻中华民国重庆外交代表团所在领事巷内法国领事馆,由于屡遭日寇飞机轰炸,遂迁往重庆南岸法国水师兵营。考法国驻重庆领事馆史,先二仙庵,后领事巷,与凤凰台并无干系。凤凰台35号,始建于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为某半官方法国代表团驻扎之处。



  04.         2011.10.15 凤凰台35号 原法国领事馆 二楼



  05.         2011.10.15 凤凰台35号 原法国领事馆 三楼

  旧楼后为重庆塑料行业协会与某化工企业占用,外墙面也以马赛克覆面翻新。因为拆迁,协会企业也已搬离,楼内除却一楼清冷一间拆迁办公室,二楼北侧尽头一爿丝网印工作室,其余也如羊子坝药材工会一般,尽皆为服装加工铺租用。因着楼内较药材工会窄小,服装加工铺将许多机器摆放在屋外檐廊下。檐廊木地板因着失却墙壁庇护,腐朽更甚,外侧廊脚木地板多残断,檐廊整体向外塌陷,岌岌可危。



  19.         2011.10.15 凤凰台35号 原法国领事馆 二楼

  楼面朝东,南北各有楼梯间向上,彼此独立分隔。每楼梯间左右开间,彼此独立,共享券廊。初从北侧楼梯间上楼,二楼看见八岁的陈坤阳,是丝网印工作室主人家的孩子。新家在文化街,陈坤阳告诉我说。
  做完作业,唤陈坤阳出来到券廊里,孩子的父亲不放心地跟出来看一眼,说他就是很喜欢拍照。我们都没有提他的左眼究竟怎么了,不过陈坤阳却丝毫没有介意。几张特写,我甚至想快速回放略过,他也还是微笑着平静的看着。他还没有到介意这些的年龄。
  杞人心忧地想着或者有一天,他也许会因为所失去的东西而抗拒相机,抗拒别人凝视他的眼睛。
  希望不会如此。


Nikon FM2
Arsat H 50mm F2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Olympus μ[mju:]-1
Olympus Lens 35mm 1:3.5
Sunny 1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1.花园角落的树
  • 几番心酸。“再老的城,再老的下半城,拆迁得支离破碎的城,只要一天没有被外力毁尸灭迹,便一天还有着顽强的心。不至自己死去。”
  • 2013/3/19 8:37:3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