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南滇南 昆明云南滇南 建水 »

云南滇南 元阳

  01.11  昆明 元阳   阴雨。浓雾。

  如果今天没有一早离开昆明,那么将会在春城遇见冬雪,湿冷的雨夹雪。今年冬季实在寒冷,自北而南,似乎所有城市无一幸免。
  赶往元阳。道路不熟,检索的路线似乎也与实际大相径廷。建水以后,不出高速向南经漫长省道至元阳,而是依高速公路工作人员所言,继续折往蒙自方向高速公路,出倘甸走个旧,在冷礅沿云江江畔至元阳。道路好走许多,虽然一路阴雨,却也没有阻于途中。
  元阳在哀牢山中,哈尼族人世居。先至山下南沙镇,是元阳新城。却名新街镇的老城在山中,山路盘桓数十里。

  山路半途中,遇着一处水果培育基地的工棚,进去探看,人家正在屋外雨棚下午饭。已经是下午两点,山民劳作辛苦,午饭是难得的轻闲时候。老王就住在工棚里,两位朋友过来,一个自山下的南沙来,一个自山上的金平来。午饭是丰盛的了,一大盆风腌的猪下水炒过,一碗山猪肉配蘸水,一碗紫山药,一碟香菜拌过的折耳根。金平过来的大姐是出租车司机,热情招呼我尝尝她面前一碗黑乎乎的油炸马蜂。盛情难却,忍着咬了两个只存躯壳的马蜂,不难吃却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嗓子眼儿浅,咽不下去,背地里吐了出来。折耳根就是山地里野生的,绝无城市里人工栽培的那么鱼腥,很好的凉菜,只是需要小心的择几根没有被香菜连累的。本地的山猪肉,虽然很肥,但是却并不觉得油腻,有浓烈的肉香。最美味的是紫山药,地里的块茎,可能就是紫薯,但是他们坚持那是山药。只加油加盐炒来,依然有醇厚的肉香,估摸用的是山猪油。
  劳作之后,慢慢吃来,几道菜早已凉透,却也无妨,屋角的火堆依然隐隐燃烧,火堆上一锅焖米饭正香。两瓶啤酒,一瓶山中自酿的谷子酒,一根纸烟后再抽两口水烟。
  微雨的山谷间,几株新挂果的荔枝。荔枝树下,荔枝果肉色的云烟缥缈。
  若是我自己来时,我想就在那听不见雨声的雨棚下坐至归时。
  我们继续上山,纵身扑进雨云之中,周遭一切只在水雾中,或者伸展肢体时,左手便见不着右手。山路中时常有车经过,许多客车往返个旧、建水、绿春与元阳之间。或是自己来时,倒也不惧交通无着。

  在山路中略走一段,只仿佛走在寂静岭中。
  无穷无尽的雾,悄无声息的雨,有些莫须有的担心,担心忽然有凄厉的警报声响起,然后天地瞬间黑暗。有鬼魅行走在山间,摄取一切往来行人的灵魂。
  谁又能知道不是这样呢?比如寂静岭的结尾,我以为我在雨中,实际我的身上光影斑驳。

  元阳老城也在水雾中。街头与行人错身而过,回首再看时,背影已是水雾中飘摇的一团灰黑。
  住在广场旁的酒店。酒店旁的广场中,有几株榕树。
  我这样看过去,像是铅笔淡淡地画在纸上。

  20:58 元阳 新街镇 云梯顺捷酒店

  01.12  元阳   阴间多云。浓雾。

  在元阳,在哀牢山间,在哈尼与彝人的村寨中,在依然如寂静岭般的浓雾里,一日奔波。

  不再落雨,山上山下走来,才知道一切浓雾只是雨后的云。云在山间盘桓,或者随风,踏着层层梯田上山。山路忽上忽下,忽然云中,彼此闻声不见;忽然云外,世界若无其事的清晰,道路蓦得抛向远方。
  过老虎嘴后,才隐约有阳光。老虎嘴是元阳梯田最好的观景点之一,其实我对风景全无兴趣,错过也便错过。折向多依树的上坡路中,回首可以俯瞰老虎嘴与在那里期望看见的梯田,就在坡下。阳光渐渐笃定,于是就在坡路上停下,拍摄许久。
  有漂亮的彝人姑娘,就住在坡上不远的沙五寨。姑娘们坐在路旁的水泥护礅上闲聊,不知道在她们眼中,梯田更多是风景,还是实实在在辛苦的生活。小小年纪,漂亮面孔上的皮肤已然可以看见恶劣的环境与岁月居心叵测的共谋。她们很害羞,远远看见镜头便转身躲开,然后起身,躲闪着走远。我走在她们身后想拍摄她们,可是她们不再给我机会,我只能看见她们彝族服装背后,两朵垂在腰间的五彩布饰——菱形缝在系腰两端垂于腰后的装饰——随着步伐起伏,彩蝶的翅膀般,飞舞在山路的弯转。弯转以外,是无穷尽彝人的山。

  多依树又在云雾中。遇着两名珠海的摄影爱好者,他们的同伴在山下某处遇着阳光,遇着阳光下五彩的梯田。他们急切地在寻找汽车下山,我们的编导也颇有兴趣,于是载他们一起去寻找。夸父一般,重回箐口,穿小水井隧道向元阳新城方向,几乎已至山脚,才寻着一片阳光下的梯田。天空没有特别的晴朗,所以梯田中的水面没有璀璨的蓝,虽然红色的浮萍浓密,却也不足五彩,多少有些单调。我对风景实在兴趣尔尔,我一直念叨着之前我在路旁寻着的一处水井,水井旁的道路是道路两旁山寨彝人上下的必经之道。在光影斑驳的林间,我等待着五彩的彝人姑娘。
  可惜我却没有时间,他们开车回来找我去看梯田。珠海的摄影爱好者已然被怒放的心花吞噬,我看着他们举着新买的高档相机在田间游荡,我想着那林间,该有五彩的彝人姑娘走来了吧?一片阳光恰落在面颊上,却已被长长的睫毛细细过滤过。

  再回山上,在云雾中的胜村寻旅馆住下。彝人自家的旅馆,五层楼,五层最好的房间,八十元一天。有电热毯,正在我的身下温暖着我。
  送珠海的摄影爱好者回多依树,他们五百多元一夜的观景客舍时,看见作为观看日出的多依树已是晴朗的夜。
  漫天星斗,有我熟悉的,猎户座。

  22:11 元阳 胜村 学英酒店

  01.13  元阳 建水   晴。

  早晨七点,依然是哀牢山中的夜。云雾已经散去,星空妥帖地转场而至。倚着彝人自家旅馆临街简陋的窗,忽然有流星倏忽而过。把一切的希望攒成一个硕大的愿望,等到了第二颗流星。
  窗下胜村的街道也嘈杂起来,不远处是胜村的小学校,校门外灯火如昼,孩子们打着手电赶来上学。实在令人费解让孩子们如此辛苦的意义,如果是我自己的孩子我宁可让他和我一起四仰八叉地睡到天明。

  天明在我们赶到多依树的时候,迟疑而至。微熹之间,看见云雾如絮如水,自多依树的山坡上流入山坳间。多依树的观景台,正在云雾中,许多人在等着拍摄日出。我们也需要日出的长镜头,等待让我焦燥,我即不想看什么日出,也可以猜测到在元阳这样的山地丘陵,几日雨后,大抵云雾是难以在日出之前消散的。
  果不其然,当太阳努力跳出云雾的束缚时,已在半空。人们失望至极,太阳兴灾乐祸,我显然向着太阳,有共谋恶作剧成功的快乐。

  转去元阳老城新街镇不远处的箐口村。箐口村是哈尼人聚居的村落,旅游宣传是村内保存有哈尼人传统的生活,实际上传统所存无多,加之开发久矣,并无可观。
  寻着村中一位可以演唱哈尼哈巴——一种哈尼语的哈尼民间说唱——的李正林老先生,为我们兼作导游。当然,在一切开始之间,老先生与我们谈妥了价格。箐口村中非常糟糕的气氛,三两岁的小姑娘,向游人索要财物。尤其是在不知情地拍摄之后——一位老奶奶带着她的两个孙子走过,我们拍摄几张,五六岁大些的姑娘径直跑过来要钱。李老先生说给一元钱打发即可,可是身上没有零钱给了张五元纸钞,本以为足矣,却不料两三岁小些的姑娘以没有单独拿到一张钱为由继续索要。而且她的姐姐与奶奶也在不停地怂恿,久留不去,这败尽了我的兴致,想起我的相机中有这两个姑娘的潜影让我很不舒服。后来在村口的梯田外,见着三个在水井旁洗头的小姑娘,只是打了个招呼,她们就过来向我要糖吃,我说没有,她们说那可以给钱她们自己去买。我给了其中一个姑娘五元钱,结果另外的姑娘过来说再给十元钱她们好分。我不想再理她们,转身离开的时候,听见她们的父亲在田里哦哦的声音示意她们追过来继续索要。还有更多的,穿着民族服饰,故意围绕在游人身旁的小姑娘,目光贪婪。
  即便如此,当编导同样表示出厌恶的时候,我还是试着为她们辩解。毕竟是我们这些外来的游人导致并且纵容了这种行为。比如见着的一位游人,拿着大型数码单反与长焦镜头,近距离在哈尼老妪明确反感的前提下强行拍摄。如果总是被这些毫无素质的游人搅扰,那么索要钱财便可以理解为一种自卫,一种以你厌恶的行为平衡我厌恶的行为的自卫。太多游客缺乏最基本的礼貌,做为同样拿着照相机的人,我觉得羞耻。
  所幸,并非所有的哈尼孩子都是如此,大一些的或者男孩子,依然友善。后来我依然会试着和孩子聊天,在他们依然可能会索要钱财的情况下给他们拍照。

  箐口村村头空场上堆满建筑施工材料,村尾外不知哪里有处工地。许多瘦小的哈尼妇女,正村头村尾的搬尾那些建材。难以想象的是,那么瘦小的身体里,却包含着那么强大的力量。一个空的编织袋搭在身上保护衣服,然后背起半人高装满泥沙的背囊,或者是三五十块红砖,佝偻身体,双手背负托紧,背囊的系带绷于额上,然后村头村尾,数百级石阶。
  哈尼妇女做着远比男人粗重的体力活,于是正当花样年华,已是形容枯槁,这难免让人心酸。而且,这似乎是山地族民普遍的传统,哈尼村寨、彝人村寨,莫不如此。
  中午请李老先生代找一户人家为我们做些家常午饭,食物粗砺,乏善可陈。代做午饭人家,门前石阶下是箐口村内一处最大的水井,蓄水的水池下,石板地面是村民浆洗衣物之处。饭后离开的时候,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赤脚赤膊地坐在石板地上,面前是三大盆衣物。小小年纪,已然要承担如此繁重的劳作。从脏衣盆里拿起一件衣服,在面前兑上洗衣粉的盆中以毛刷刷干净,拧干再放入另一侧的盆中,如此反复。让我念念不忘的,不是小姑娘洗衣服的熟练,而是由始至终,她面无表情。

  后来在李老先生家三层楼的楼顶,他为我们说唱了几段哈尼哈巴。
  哈尼语的说唱,一句也难以听懂。不过我却觉得非常好听,说唱的节奏与声音都是经缓的,全不似哈尼人在这山瘴间苦难的生活。那会儿,阳光炽热,山风清凉。

  原路回返,夜入建水。
  一轮新月,只似一针弯弯地划破了夜幕。

  23:02 建水 迎晖路 巧克力快捷酒店

云南滇南

昆明 元阳 建水
  • 2.06K
  • quote 5.frozenfossil
  • 个旧盛产锡,老城早就在一次次工业化城市化进程里面消失了,老的话就有一个云庙,但是里面的展品也是…那个样子
    胡成 于 2014-2-7 21:12:10 回复
    在没有铝的年代里,锡可是个值钱的宝贝东西,可惜如今落魄了。云南太远了,可恶的昆明长水机场又不争气,想想年初在那里严梦般的经历,便失去了再去云南的勇气。
  • 2014/1/13 20:24: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frozenfossil
  • 哈,并不是元阳人, 我从小在个旧长大
    胡成 于 2014-1-13 19:24:08 回复
    个旧还有老城吗?或者是那种生活气息浓郁的城区?我还没有去过,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去云南。
  • 2014/1/11 11:35:1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frozenfossil
  • 好巧,我就是个旧人哪。
    看着陌生人写自己家乡的事情,有的时候满腹委屈,也有的时候,觉得有点愧疚,远方来客没有收到好好招待一样。不管怎么样,写得很好。
    胡成 于 2014-1-11 11:28:26 回复
    您是元阳人?那是汉人还是哈尼人?真高兴认识你,如果可以在去元阳之前认识就更好了。不知道下次再去何时,或者还有没有下次。
  • 2014/1/3 13:56: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三五
  • 新年马上到了,提前祝新年快乐,博客越办越好!
  • 2013/1/14 21:32:5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