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夹边沟出塞曲 西州 »

出塞曲 伊州

  2012.09.18  酒泉 哈密   晴。

  出塞之路,河西以后,总要途经伊州西州,然后再西北去北庭,或者西南去安西。

  瓜沙两州,各有道通伊州治所伊吾县(今哈密),皆置驿。沙伊道曰矟竿道;瓜伊道曰莫贺延碛道,一曰第五道。高宗武后时代,二道交替使用。第五道者,由常乐县西北行,经新井、广显、乌山、双泉、第五诸驿,入莫贺延碛,又经冷泉、胡桐二驿至赤崖驿,又两驿至伊州,东南去瓜州九百里。此诸驿大抵皆置戍守,以护交通之畅通。明清大道及今日汽车火车道即大抵循此古道而行也。矟竿道者,由沙州西北行,经兴胡泊,河仓城(今大方盘城),玉门故关(今小方盘城),折北行经咸泉戍至矟竿馆,置矟竿戍,又北至伊州,南去沙州七百里。两道并通,大抵取第五道为多。①

  常乐县,唐时瓜州治所,其址在今瓜州东南锁阳城。沙州即今敦煌,在瓜州西南二百里外。伊州治伊吾县,即今哈密,而非今哈密东北伊吾县。新疆诸县,多有以古地名命名者,其与古地所在大不相同。瓜沙抵伊两道并通之时,二州西北去伊州,无疑瓜伊间之第五道要较沙伊间之矟竿道为近捷。
  不过,历来学者考订岑参生平之时,均以其初赴安西时,经沙州而去伊州。我此行携一本陈铁民、侯忠义《岑参集校注》,在附录岑参年谱中,二先生考订:

  岑赴安西所行路线,似亦可考。唐时赴西域有二道,一出玉门关,一出阳光。唐玉门关关址东移至晋昌城,在今甘肃安西县双塔堡附近。案之与图,赴北庭当出玉门关,赴安西则二道皆可行。岑此行疑走阳关。岑有《燉煌太守后庭歌》,盖赴安西途中过敦煌时所作,阳关在敦煌西南,走阳关需过敦煌,走玉门关则毋须也。

  晋昌县亦即常乐县,今安西县已更名为瓜州。其他持此观点学者的研究,有一重要论据与之类似,即那首燉煌太守后庭歌:

  燉煌太守才且贤,郡中无事高枕眠。
  太守到来山出泉,黄砂碛里人种田。
  燉煌耆旧鬓皓然,愿留太守更五年。
  城头月出星满天,曲房置酒张锦筵。
  美人红妆色正鲜,侧垂高髻插金钿。
  醉坐藏钩红烛前,不知钩在若个边。
  为君手把珊瑚鞭,射得半段黄金钱,此中乐事亦已偏。

  此诗在岑参诗作中,并无可观,酒宴应酬,奉承长官,应景之作罢了。诗是作与敦煌太守,但通篇细读,其实并无作于何地的字眼。故而此诗即可能作于敦煌太守治上,也可能是与敦煌太守相遇某地而作,此种唱和,岑参诗中不在少数。
  岑参初次出塞赴安西,是为履任。唐时官员赴任,不可延宕,愈期“一日笞十,十日加一等”。在瓜沙抵伊两道并通,且取瓜伊道为多时,岑参实在没有西南迂回沙州再西北远赴伊州的理由。
  所以,我以为岑参两次出塞,无论安西北庭,均走瓜伊第五道。
  如我今日。

  走时天光未亮,肃州城上依然繁星。
  七点半酒泉西关汽车站发车,过嘉峪关,过玉门,过瓜州时已是正午。酒泉至哈密之间的连霍高速基本贯通,但瓜州以后的高速公路贯通却未完全峻工,柳园北收费站因为重型货车通关缓慢壅堵一个小时,星星峡入疆以后,骆驼圈子前某处因为道路施工又是断路。漫漫一千余里公路,漫漫戈壁,漫漫莫贺延碛。



  瓜州一段戈壁,如今辟为安西极旱荒漠国家自然保护区,极旱荒漠,这名字便令人心生畏俱。车窗外是无穷无尽的戈壁,无穷无尽间只有稀疏几簇骆驼刺。那里或者有生命但是却看不见任何生命,平沙万里绝人烟。
  坐在客车里会心生侥幸,虽然前路漫漫,但总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代步。若在那千载前的唐时,没有公路,没有水与食物,一切希望都在远处不知哪里的驿站,却又有终年的狂风阻断前程,出塞的行旅需要怎样一颗坚强的心?

  终于隐约看见远方尽处的山峦,墨然如障。那是天山,山上有终年的积雪。那里是伊州。
  不再有壅堵,也不再有任何停顿,客车全速向天山驶去。感觉那速度片刻即可在山前,可山依然在远方尽处。山究竟是在哈密,还是在天际?

  终究未在天际,终究只在哈密。
  群山远望时,横亘前路,近处公路却与群山错身而过。群山在不远处,山体崚嶒如铁。在山与公路间,是棉田,棉田间是无数彩色瓢虫般的拾棉工。客车上的同座是酒泉过来哈密收瓜的商贩,常年往来两地间却也是第一次搭乘汽车。赶上拾棉工进疆,火车票买不到,瓜贩如是说。

  六点,客车终停哈密汽车站。
  今时哈密已不再有伊州半点影踪。与伊州相似的,哈密依然是碛西河西的交通要道。哈密火车站在城北,最是繁华。站前天山北路南去,两侧宾馆旅社密布。宾馆不过是各家私营的小宾馆,索价极贵且无余地。自关中河西一路而来,哈密房价两倍于路途各地,且居然条件不如各地之半。物价腾贵,令人咋舌。
  南郊汽车站买明日去吐鲁番的汽车票,又是险些售罄。城南偏僻,南郊汽车站左右仍是连排土坯房,多为维民居住。随意搭辆公共汽车四下看看,慌忙跳上车来背着大书包的维民小姑娘,漂亮的大眼睛令人心动。
  是西域了。

  酒泉至哈密,在汽车上挤坐了十个半小时。瓜州至哈密一段,便用去了六个小时。
  这漫长的一天。
  而那时岑参,今夜还在碛中。

① 严耕望《唐代交通图考》第二卷 河陇碛西区 篇拾贰 长安西通安西驿道下 凉州西通安西驿道


Fuji Klasse W
Super-EBC Fujinon Lens 1:2.8 f=28mm
Agfa Vista 1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4.parabellum
  • 上周台湾路途中,读完了胡兄的<朝鲜闻见录>,殷切期望出塞曲能够集结成册出版.
    另,在 朝鲜闻见录 92页看到一个错别字,,本应当作大同江啤酒,误作为大同江啤江.出版社的误差,应该是.
    胡成 于 2013-8-13 11:36:18 回复
    今年九、十月会再去新疆,学岑参两次出差,只不过顺序反了,成了先去北庭,再去安西。再多写一些,看看能否结集吧。真是谢谢您的厚爱,非常感激。书里的错字是我的问题,因为现在都是直接给出版社电子文档,所有错字都是作者笔误。可惜我与责编还有校对,三个人都没有看到这个错字。如果可以再版,一定再细致地校对一遍。
  • 2013/8/12 10:19:3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爱牙
  • 哎呀,好文呐~~
    胡成 于 2013-8-13 11:28:55 回复
    谢谢您的称赞。
  • 2013/8/3 21:00: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太吝啬了。买个富士XM1吧!效果应该可中度仿制胶片。
    胡成 于 2013-8-3 18:27:54 回复
    在相机上我的确不愿意投入太多钱,微单前些日子买了,不过不是富士的XM1,是最廉价的是松下GF5,加一枚等效28mm的广角镜头。
  • 2013/8/3 17:29:3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好图好文。吐槽一下,居然只有一张照片,太不过瘾了。
    胡成 于 2013-8-3 16:33:19 回复
    那天从酒泉到哈密,从清晨到日暮,一直在客车上。这张照片是仅有的,还是在瓜州检查站司机停车让旅客方便时,我撒了个野尿节省了半点时间拍上一张。到哈密,找了许久住处,要么太贵,要么太破。不是很喜欢哈密,甚至没有去哈密博物馆,所以也没有其他照片了。
  • 2013/8/3 14:05:5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