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塞曲 交河出塞曲 北庭 »

出塞曲 轮台

  2012.09.23  乌鲁木齐   晴间多云。

  天宝十载六月,武威城中,两人斗酒入腹,豪气干云,岑参劝那将赴碛西的李副使:
  知君惯度祁连城,岂能愁见轮台月?

  只是不知就此七里十万家的武威一别,远去轮台的李副使,见月可愁?
  世事难料,三载以后,岑参也去北庭,也去轮台。

  轮台风物异,地是古单于。
  三月无青草,千家尽白榆。
  蕃书文字别,胡俗语音异。
  愁见流沙北,天西海一隅。

  又不知道李副使可曾见得岑参这首轮台即事?君劝我莫要愁见轮台月,是君未至轮台。至了轮台,君才知诸事见愁,流沙也愁月也愁。脱鞍再入酒家垆,不说西去,不说击胡,只诉些愁肠罢。
  一杯一盏,醉了睡了,这世事便倏忽千载。

  如今,轮台,那单于之地,地在哪里,也成一谜。

  《旧唐书》卷四十地理志北庭都护府条下载:“金满:汉沙州北前后乌孙部旧地,方五千里,后汉车师后王庭,胡故庭有五城,俗号五城之地。贞观十四年平高昌后置庭州,以前故及突厥常居之。轮台:取汉轮台为名。蒲类:海名。以上三县,贞观十四年与庭州同置。”
  一路西来,伊州、西州、庭州,皆在贞观十四年平高昌以后置。置庭州时,同置轮台县。《元和郡县图志》卷四十庭州条载:“轮台县,下,东至州四(百)十二里”。
  庭州旧址,在今吉木萨尔县北北庭镇,当无疑问。在庭州以东四百十二里之内,有唐时夯土旧城数座,其中谁为轮台,尚有争论。一般而言,认为或是轮台的古城有三座,一在米泉,一在昌吉,一在乌鲁木齐乌拉泊。
  我以为唐时轮台,当为乌拉泊古城。以地理位置而言,若是轮台在乌拉泊以北的米泉或者昌古,则其城“只能控制哈密—吉木萨尔—乌鲁木齐—伊犁之路,却不能控制哈密—吐鲁番—乌鲁木齐—伊犁之路。①”
  开元七年,“诏焉耆、龟兹、疏勒、于阗征西域贾,各食其征,由北道者轮台片之。②”由是可知,唐时天山之南,有四地征税。而在天山之北,片税之地只设轮台。故而轮台只有在今博格达山南北两道交汇西去处的乌拉泊,才可扼道征税。
  以城制建设而言,米泉古城最小,“昌吉古城虽在范围上比乌拉泊古城稍大一些,但乌拉泊古城在大城圈内又套有两个小子城,子城墙上又有马面和瓮城门,从整个形势看,乌拉泊古城显然要比昌吉古城雄伟而严密。因此,米泉古城和昌吉古城应为‘守捉’或‘城’,而乌拉泊古城应为‘军’。”③
  《新唐书》兵志:“兵之戍边者,大曰军,小曰守捉、曰城、曰镇,而总之者曰道。”

  岑参在轮台,有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诗:

  轮台城头夜吹角,轮台城北旄头落。
  羽书昨夜过渠黎,单于已在金山西。
  戍楼西望烟尘黑,汉军屯在轮台北。
  上将拥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军行。
  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
  虏塞兵气连云屯,战场白骨缠草根。
  剑河风急云片阔,沙口石冻马蹄脱。
  亚相勤王甘苦辛,誓将报主静边尘。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

  由诗意可知,北庭瀚海军或即驻轮台,故而轮台城必为一军城,当为规制更为繁复的乌拉泊古城。

  天宝十三年春,岑参经北庭都护、伊西节度、瀚海军使封常清举荐,得任大理评事,摄监察御史,充伊西、北庭节度判官与度支副使,二次出塞,赴边北庭。
  封常清所辖,今博格达山山北之北庭,山南之西州与伊州。其时,封常清所患有二。一者,焉耆之西,鹰娑川(今巴音布鲁克草原)之突骑施;二者,伊犁、碎叶、怛逻斯诸地之葛逻禄。一在庭州西南,一在庭州之西。若驻庭州,则难防西州;若驻西州,则庭州难防。此时,轮台则不仅只有“税征北道”之重,更有控扼三州的军防之重。
  故而封常清常驻之地,不在庭州,而在轮台。亦因此,岑参也在轮台。至德元载,首秋:

  异域阴山外,孤城雪海边。
  秋来唯有雁,夏尽不闻蝉。
  雨拂毡墙湿,风摇毳幕羶。
  轮台万里地,无事历三年。

  岑参也在轮台,轮台三载。

  乌拉泊古城在乌拉泊水库之南,立在城中高处东北眺望,如镜水面之外,是积雪的博格达群山。
  孤城雪海边。

  天宝十四载,冬,雪。岑参送武判官归京,一首骊歌,传唱千载: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千树万树,是千家的白榆。如今白榆换作白杨,只城北路旁新植的白杨。早已是戈壁,哪还有千树万树?
  曾经送君的东门,不再有道路,道路只在城北那两排白杨间,蜿蜒向博格达山,也即是天山。再过两月,当也是雪满天山路。
  我应冬日雪时再来。

  昨日一天阴雨,气温徒降,已冷似初冬。







  乌拉泊古城北城垣内 东行

  乌拉泊古城周四里,黄土夯筑。因为昨日的雨,城上一层湿土。城垣东面,仍然干燥,不可想象昨日一天的雨,却只湿着城垣的一半。



  乌拉泊古城城垣西南角楼

  城之四角筑角楼,以西南角楼最为高大。古时行旅自西州而来,依白杨河谷走白水涧道,山高水深。不知要走上多少时日,忽然出得山来,忽然远远望见轮台城,会心生出希望吧。然后走来,阳光下如铸金的轮台城。









  乌拉泊古城南城垣外 东行

  除却西城墙,南东北三面城墙筑马面,也以西南城墙马面保存最为完好。





  乌拉泊古城北城垣外 东行

  北城墙城门与瓮城保存最好,东城墙最是低矮,毁损最重。





  乌拉泊古城内 西城南城垣

  城内筑城墙分为三城。东城北起北城墙,南约止于城之中半;西城北亦起自北城墙,却比东城为长,南约于城之北起三分之二处;其余南城则成曲尺形,东宽西窄。





  乌拉泊古城内官署遗址

  东城西南角有高大内城门与瓮城,因东城为轮台官署所在。当时岑参,也即在此左右,左右三年。
  出得东城南门,有圜土台,或为点将台。送封大夫出师西征之时,封常清就在那台上,台上是猎猎纛旗,台下是虎贲之师。不知岑参在哪里?三军大呼阴山动,一如武威酒家垆中的好酒,血脉又再贲张。
  总是如此。一时愁哀,一时豪迈。







  乌拉泊古城 北城

  乌拉泊城,南城寸草不生,北城却是漫城荒草。
  北城墙上有孩子们在玩耍,我走近他们,他们见我来,却四散逃开。
  索性坐下来,我在轮台,看君来时路,看君去时路。
  看君走马去,直上天山云。

①③ 陈戈《唐轮台在哪里》
② 《新唐书》卷第二百二十一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 西域上


Fuji Klasse W
Super-EBC Fujinon Lens 1:2.8 f=28mm
Agfa Vista 100 +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10.Freezing
  • 我去过新疆轮台县的轮南,塔里木油田附近,是不是就是这个轮台?
    胡成 于 2013-11-11 0:04:24 回复
    彼轮台非此轮台。新疆地名有很多古今乱用,基本上大多不同。你说的轮台县与轮南县,只是借用了古轮台这个地名,与汉唐轮台完全没有关系。
  • 2013/10/17 21:12:2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朵朵
  •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严肃呢,反正我是不会过度揣测的。至于恶俗喇嘛味么,其实有几句还是可以的,只不过译成汉文为了追求押韵什么的人为恶俗化了。
    单之蔷在某年某期的国家地理卷首语里引用的那两句还是很得我心,用于天地大美倒是比情话更动听。
    故意忽略我说要加个"挫"的按钮咩,嘿嘿
  • 2013/10/16 15:37: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轩易
  • 胡兄:没关系,你以后还能再去,轮台就在那里,一时半会不会径自走了的。这话充满了怪怪的恶俗的喇嘛味道,决然不是胡兄风格。想是回复美女的话,让胡兄意马心猿了。
    胡成 于 2013-10-16 13:11:12 回复
    嘿嘿,犀利。好吧,我承认我回复朵朵的时候太不严肃。你说的对,那段话太恶俗了,要不是你引用了我一定要毁尸灭迹,真是恶俗喇嘛味严重呀,浓烈的秃驴气。
  • 2013/10/16 11:40:2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轩易
  • 该去额济纳。此时的额济纳,正当时。惜少人文意趣。胡兄应不会去。
    胡成 于 2013-10-16 13:09:49 回复
    我此行最初的计划是,从乌鲁木齐再回吐鲁番,然后南去库车,这样就是一上北庭,二下安西了。可惜贪图搭顺风车回家过中秋,安西之行就放弃了。轩易兄您真是了解我,额济纳我是全无半点兴趣。
  • 2013/10/16 11:38: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朵朵
  • 倒数第三张就是芨芨草

    你下面无觅网的插件"喜欢"和"推荐"不就跟赞是一样的嘛,当然有了"赞"还应该有个"挫"@老虎
    胡成 于 2013-10-16 13:08:28 回复
    虽然是著名的植物学白痴,但是我还是能认出芨芨草的,这种植物在西北太常见了,实在不容易忘记。而且我也很喜欢芨芨草,高大壮阔的一蓬,很有西北姿意张扬的风格。
  • 2013/10/16 9:59: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net
  • 你一程序猿还要我帮你整么
    胡成 于 2013-10-15 17:30:17 回复
    我是一个落伍的程序猿,不赶趟了,所以还是要指望你。
  • 2013/10/15 14:20:1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花福堂
  • 真是沧桑的地方,历史遗迹
    胡成 于 2013-10-15 11:09:55 回复
    走在这样的地方,走在唐人的脚步上,唐人的脚步在汉人的脚步上,感觉非常神奇。
  • 2013/10/11 15:04: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parabellum
  • 这出塞曲如果能集结成册出版便好了。。
    胡成 于 2013-10-15 11:09:05 回复
    此行还是只为探路,各地都走的草率,等以后再走,再走北庭,还要去安西,走南路,然后再想想结集的事情吧。真是谢谢你的厚爱。
  • 2013/10/10 16:42:1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没有一个按钮点赞么。
    胡成 于 2013-10-15 11:06:29 回复
    来,帮我整一个,什么插件挂件的,全指抄袭你的呢。
  • 2013/10/7 15:23: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朵朵
  • 西北之地广袤无垠,彼时去新疆,恨不得一日万里,终究还是有太多来不及的地名在心里,轮台便是其中之一。
    胡成 于 2013-10-15 11:05:41 回复
    也许是因为我可以用来旅行的时间多,所以在这点上心态特别好,从来不担心也许以后来不了,或者想去哪里就去了,管他什么计划与时间。没关系,你以后还能再去,轮台就在那里,一时半会不会径自走了的。
  • 2013/10/7 11:29:3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