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乌兹别克 中亚的心 之二 昔班尼的布哈拉乌兹别克 中亚的心 之三 乌兹别克的费尔干纳 »

红场,1919。



  © Vladimir Lenin and other Soviet leaders celebrating the second anniversary of the October Revolution in Red Square, Moscow. November 7, 1919.

  1919年11月7日,弗拉基米尔·列宁与其他苏维埃领导人于莫斯科红场庆祝十月革命二周年。

  在苏联前期混沌而黑暗历史中极为著名的一帧影像。
  也是我觉得最具美感的一帧影像。那天莫斯科下着雪,雪积在衣帽上,仿佛逆光勾勒出人们的轮廓。却又不像有真实的逆光时,感觉温暖,阴郁的漫射光,压抑着整体肃穆的气氛——仅有的笑容出现在左侧边缘,从左上角裁切的身影朝向来看,庆典的欢快在影像之外。快乐蔓延过来,浸湿了影像边缘,与主体的肃穆格格不入。
  阶梯两侧对峙的苏维埃领导人与革命群众,导引视线聚焦于居中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同志。似乎这还不够,如果视线不慎看见的是列宁右前方那个面孔洁白的可爱的孩子,视线也会随着他的目光折射向左侧的孩子,最终又会随着左侧孩子仰视的面孔最终回到伟大的革命领袖身上。虽然领袖身材矮小,但是几近完美——如果镜头能够向下几毫米,切去顶部一段背景,让人们在影响中的位置整体上移——的构图让他无论如何难以忽略。

  唯一抢镜伟大领袖的,是列宁同志左侧的托洛茨基。他举手军礼,不但特立独行,而且他的手臂也成为了领袖身前唯一的阻挡。
  后来,这帧影像里,便没有了托洛茨基。
  而这帧影像之所以著名,也正是因为没有了托洛茨基。
  列夫·托洛茨基(Лев Давидович Троцкий,1879年11月7日-1940年8月21日),布尔什维克主要领导人、十月革命指挥者、苏联红军缔造者。这帧影像拍摄之后不足五年,1924年1月21日,伟大领袖猝然病逝。托洛茨基与尼古拉·布哈林(Николай Иванович Бухарин)、约瑟夫·斯大林(Иосиф Виссарионович Сталин)、格里高利·季诺维也夫(Григорий Евсеевич Зиновьев)、列夫·加米涅夫(Лев Борисович Каменев)、阿列克谢·李可夫(Алексей Иванович Рыков)并列成为苏联共产党主要领导人。
  只可惜,江山不能六姓。
  1927年10月,托洛茨基被开除出苏联共产党,其后再遭驱逐,先后流亡土耳其、法国、挪威直到墨西哥。对敢于抢夺领袖风采、阻挡领袖道路的托洛茨基,伟大的新任领袖斯大林同志,绝不心慈手软。
  流亡墨西哥的托洛茨基,栖身于墨西哥左翼画家迭戈·利弗拉(Diego Rivera)与芙烈达·卡萝(Frida Kahlo)夫妇家中。但是麻烦始终是个麻烦,1938年,托洛茨基与其支持者创建了第四国际,即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党,与斯大林的共产国际(第三国际)对抗,并且睡了房东太太。左翼画家无法以笔杀人,只好敬请第四国际领袖离开;第三国际领袖决定为左翼画家报仇,1940年,苏联特工拉蒙·麦卡德(Ramón Mercader)用冰镐凿入了托洛茨基后脑。
  托洛茨基与其有关连或者可能有关连的“托派”,成为斯大林大清洗的主要对象。托洛茨基成为最严厉的禁忌,身影被从每一件出版物中抹除,包括这帧影像。
  在新的出版物中,官方选用了连续拍摄的另一帧影像,列宁同志右手插在怀中保暖,微笑着眺望远方。
  没有那样肃穆,更加轻快,充满了“革命的浪漫主义情怀”。
  虽然伟大领袖的左侧,空荡荡地突兀着。



  事实上,在这帧影像里,还有另外两人同时消失。
  一是伟大领袖右侧,上唇有着浓密髭髯,面向列宁方向的加米涅夫(1883年7月22日-1936年8月25日)。同样是列宁同志亲密的战友,同样是在与另一位亲密的战友斯大林同志的权斗中落败。1934年12月,列宁格勒地区领导人谢尔盖·基洛夫(Сергей Миронович Киров)突遭暗杀。斯大林同志以此为契机,开始他清除异己的大清洗。加米涅夫与季诺维也夫同因“间接参与”基洛夫案被捕。1936年8月,两位亲密的战友被控“阴谋刺杀斯大林以及其他苏联领导人”,旋遭处决。
  另一位是托洛茨基前方,有着高加索人面孔与长髯的阿尔捷米·哈拉托夫(Артемий Багратович Халатов,1894年4月15日 - 1938年10月27日)。这位出生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布尔什维克领导人,长期从事红军后勤保障工作,1920年起担任苏联中央执行委员会(Центральный исполнительный комитет СССР)委员。没有更多显赫的事迹,在他仅有的俄语版本的维基页面中,他的结局只有一句话:
  В 1937 г. исключён из ВКП(б), в 1938 г. арестован. Приговорён к смертной казни. Расстрелян.
  “1937年被开除出苏联共产党,1938年被捕,判处死刑,枪决。”

  古罗马时期,元老院通过对于某些身亡者——通常为叛国者、或败坏罗马帝国声誉的上层人士——的惩处决议:消除他们在世时的一切功迹,其生前曾经出现过的铭文、雕像、货币、文字记录等等,均需销毁、抹去或改写。仿佛他们从来不曾存在于世,这是对身亡者最严厉的刑罚。
  拉丁语称之为:Damnatio memoriae,汉译为:除忆诅咒。
  影像是天然用以记忆的。
  我却以除忆诅咒开始我的新栏目:影像志。
  被消除的,恰是最难忘的。

  2015.04.04 15:11
  • 2.06K
  • quote 2.依依
  • 胡老师,期待你更多的影像志。加油~最近貌似更新有点慢哦,很久才看到你的新文章哦~~
  • 2015/4/8 12:30:5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