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疆纪行 众筹出版新书 南疆纪行 »

关陇计划 之一 旷典阐幽录 众筹出版计划

  壬戌回逆之变,仗义而死者,指不胜屈。自多帅入关,扫欃枪以快人心,贼始奔窜而西。前邑侯杨润生先生汇册详报死事各人,已奉有恩旨,著将殉难各绅士均予荫袭。其民人男妇,一体建坊立祠,恤典何至渥也。先是邑侯派绅士李志复等八人设局采访,以慰幽魂,即有乐输经费者,计得百数十金。及汇册转报,除纸笔覆查川赀各项需用外,余白金七十余两。邑绅又以城内旧有逆建清真寺于同治四年六月间禀官批准,用以崇祀殉难诸人。时余款不敷,未及建祠,昨秋余葵阶太守来守是邦,欲以提倡风教,力成此举。适有八女井吕宜人捐赀以助,而节义祠成。有识之士有碑,以纪其事,兹不赘。惟始基不可不追叙如右也,因以告殉难诸君曰:回安在哉?今已夺其室庐而处之,已足少泄其愤矣。他日官兵进剿时,倘有阴风飒飒,鬼兵出没,使回贼辙乱旗靡,必节义祠之阴灵为之也,亦天道也。
  八人者,除太守碑中所志监工采访举人成锦章、宋佑文、候选同知马沛登、贡生王宝卿外,又有盩厔训导李志复、举人陈凤灵、廪生李钰、生员李向桂焉。是为记。

  刘宗实 「节义祠创始碑记」

  大荔,古冯翊地,为汉上辅。隆崛崔崒者,屏莲岳而枕虹岭也;转腾潎洌者,带渭水而襟黄河也。峙流钟毓,英劲成风。士尚节廉,人知礼义。自壬戌花门变起,邑之完贞节守、大义激烈殉身者,几于指不胜屈矣。岁乙丑,会同邑绅在冯翊书院设局采访,并派邑人士分赴各村详悉覆查,以期无滥无遗。五越月,访实节义绅民万有七百余名,分等分次,汇册转报。己巳秋,余葵阶观察来守是邦,劝捐千余金,创建祠宇。续报殉难士民千四百有奇,即以修祠。余赀三百金,发商生息,为永远春秋祭祀之需。今夏又补报节义二百余人,共计殉难绅民男妇万二千余名口,先后恭荷纶音,分别荫赠,一体建坊立祠,勒名于石,以垂永久。仰见圣天子特恩阐幽典至旷也,佥曰:是不可以不传。爰照奉旨入祠各节义,摘灵姓名,汇辑四卷,付诸攻木之工,以志皇仁而砺风俗。其集团打仗,力竭捐躯,巷战阵亡,被执弗屈,守节不辱,骂贼受害,忿激自尽者,总局章程如是,非此弗录,故不复分类详注,期从省且惧复也。惟全家殉难,勇烈异常,或因孝友杀身,或能从容就义,或耄年而敌忾,或急智以全贞,核无疑误者,略注于简端。漏未声明者,暂阙以待补,则奇特节义亦不至于湮没矣。噫!节坚金石,义凛冰霜,俎豆馨香,千秋罔替。后之览者,尚其闻风兴起,崇气节,励名义。如吕新吾所云:生不为赘疣之物,死不为浮荡之鬼,庶不辜负旌恤汇刊之意也。夫是举也,校对者,候选同知马沛登、浙江即用知县陈凤灵、盩厔县训导李志复、六品顶戴举人李向桂、举人王永年、恩贡生王宝卿、岁贡生李钰、贡生李应关、生员成锦堂、李庆生也。例得备书。

  宋佑文 「旷典阐幽录叙」



  同治元年壬戌(一八六二年),陕甘回乱,西同二府首当其冲,同治府治大荔县被灾深重,罹难绅民指不胜屈。

  同治四年乙丑(一八六五年),大荔县士绅于冯翊书院设局采访罹难绅民姓名事迹,遣派邑人分赴各村详悉覆查。历时五月,共访得大荔县殉难绅民一万另七百余名。

  同治八年己巳(一八六九年)秋,湖北监利人余庚阳(葵阶)署理同州府知府,劝捐建祠,以祀节义。八女井殉难绅士李春三妻吕氏慷慨捐赀,共得千余金。于大荔县旧清真寺弃地创建节义祠祠宇。续报殉难士民一千四百余名,共计两万一千余名,即以修祠。

  同治十三年甲戌(一八七四年)夏,又补罹难绅民二百余名,前后共计两万两千余名。一并勒名于石,三面嵌于节义祠正殿内壁。
  大荔采访局绅士、蓝翎候选郎中宋佑文(学斋)汇辑全部罹难绅民姓名及采访事迹,汇辑四卷为《旷典阐幽录》,刊行于世。

  以上大荔县节义祠创建始末及宋佑文旷典阐幽录成书始末,分别载于光绪五年己卯(1879年)版《大荔县续志》及民国二十六年丁丑(1937年)版《大荔县旧志存稿》。
  祠与书再有记载,是十九年后的一九五六年,马长寿(松龄)关于同治回乱的田野调查,四月十日在大荔县的调查记录:

  把田产、屋产拍卖于汉族农民这还算有「理」可说,而对于清真寺则或作为刽子手多隆阿的庙宇(补注:多公祠、多将军庙),或作为当时死亡的团练头子和团丁的「忠义祠」则不可理解。大荔城内的清真寺,就是在同治四年改为「节义寺」的。
解放以后,我们的党和政府根据大荔回民的要求,改「节义寺」仍为清真寺。这里的回民虽然是从外省迁来的,不是当年大荔城回民子孙,但他们事实上需要一座清真寺,所以政府决定把寺产交归回民,八阿訇现在已经在寺内讲经礼拜了。这一措施,引起了县内外广大回民的热烈拥护。
  清真寺的门口,卧着一块石碑,内容是记载同治元年大荔县的「回乱」的,内容没啥价值。内寺廊下又仰卧着一小碑,上刻同治四年刘宗实作的「节义祠创始碑记」,我们摩读一番,大意是说同治四年官府改清真寺为「节义祠」,官府命绅士调查汉民男女死亡的人口,共一万二千多人。又由地主富户们捐款得一百九十两,仍然不够,最后还是八女井与回民有世仇的大地主李姓寡妇吕氏慷慨捐银始成此祠。最后有几句妙文:「因以告殉难诸君曰,回安在哉?今已夺其庐而处之,已足泄此愤。他日官兵追剿时,倘有阴风飒飒,鬼兵出没,使回贼辙乱旗靡,必节义祠之阴灵为之也,亦天道也。」这真是一片鬼话。
  另外在大殿壁上三面都嵌有石碑,碑上刻举各村男女死亡者姓名一万二千多人,约与宋佑文所著的《阐幽录》相同。此书在大荔尚可找到,我曾翻阅了若干段,没啥道理。

  马长寿《 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历史调查记录》

  一九五零年代,大荔县政府根据大荔县外地迁入回民的要求,改节义祠仍为清真寺。以节义祠正殿为清真寺礼拜大殿。刘宗实「节义祠创始碑记」仰卧于寺廊之下。
  改为大荔县清真寺的大荔县节义祠及祠内残碑断碣以如此状况存续。
  二〇〇八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大荔县清真寺所在的大荔县文庙后巷有多所清代民居普查入库。据大荔县文物局陈主任介绍,当文物普通人员要求进入清真寺时,遭到清真寺方人员阻挡,文物普查人员未得进入,因此大荔县清真寺内的大荔县节义祠残存文物未被普查入库,错失了能够得以保护的最后机会。
  三年后,二〇一一年,大荔县清真寺改造扩建,建成一百三十七年的大荔县节义祠残存正殿及相关碑碣,全部毁灭。据大荔县清真寺马清元阿訇口述:所有镌刻罹难绅民的姓名碑被铺于清真寺内,有老人恣意践踏,口称你们改了我们的清真寺,我们要把你们的先人踩在脚下。

  为纪念大荔县两万两千余名罹难绅民,为纪念湮灭的大荔县节义祠,艰难访得宋佑文《旷典阐幽录》全本一函四册,作为「关陇计划」——「同治陕甘回乱历史拯救计划」——的第一种史籍出版。
  全书四册,册一为卷一及卷二上;册二为卷二中、册三为卷三后、册四为卷三及卷四。卷一至卷三为殉难绅民、卷四为殉难列女。如宋佑文叙中所言,两万两千余名大荔县殉难士女,前后采访长达九年之久,因此书中多有挖补作墨钉之处,以备事后补刻增录。而“核无疑误者,略注于简端”,则挖补于眉批,批注当页殉难士女中事迹卓著者,然言语寥寥。此亦全遵版式,不作任何改变。并在书前附《大荔县续志》及《大荔县旧志存稿》中数篇相关文录,在书末附《大荔县续志》「足征录‧事录」中大荔县同治回乱事录一节,以备参考。

  出版计划

  预期首印:2,000

  众筹目标:人民币 54,000

  众筹时间: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9月1日
  期间任何时间筹足款项,即进入出版流程;
  逾期仍未筹足款项,将由我个人补足;
  如期间筹集费用超过所需,溢出资金将作为「关陇计划」后续出版资金;
  此书未来所有收益,亦将作为「关陇计划」后续田野调查及图书收集、出版资金。

  筹集资金总额,每周公示。

  众筹方式:捐助金额不限(若有可能请在捐金额后添加零头以作区分)。
  但因香港图书定价较高,且系非大陆地区出版,因此小额捐助并无任何回馈,您的捐助为纯粹的义举。
  惟
  捐助金额在人民币1,000元以上者,将赠送点校者签名本一册及答谢书影明信片一张。

  能力有限,无法逐一表达感谢,不胜惶恐。

  捐助方式:可通过以下支付宝与微信转账(转账时请务必仔细核对收款人姓名):



  所有捐助者,可在捐助后添加微信:108962,在添加附言中附上捐助方式、姓名、金额,以备及时通知出版信息。

  谢谢。

  胡成

  2017.08.02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