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谒唐陵 泰陵 神道 仗马进马谒唐陵 泰陵 朱雀门 石狮 »

谒唐陵 泰陵 神道 翁仲

  明人彭大翼《山堂肆考》卷一百四十九为秦将兵条载:“翁仲姓阮,身长一丈二尺。少为县吏,为督邮所笞,叹曰:‘人当如是耶。’遂入学究书史。秦始皇并天下,使翁仲将兵守临洮,声振匈奴,秦人以为瑞。翁仲死,遂铸铜像,置咸阳司马门外。”《古今图书集成》坤舆典载:“始皇并天下,使翁仲将兵守临洮,声振匈奴。秦人以为瑞。翁仲死,遂铸铜为像,置之咸阳宫司马门外,匈奴见之者犹以为生。故古墓之间皆用之。”
  自秦汉以降,于陵前置翁仲遂成定例。

  《隋书》礼仪志记载:“梁武受禅于齐,侍卫多循其制。正殿便殿阁及诸门上下,各以直阁将军等直领。又置刀钐、御刀、御楯之属,直御左右。兼有御仗、铤槊、赤氅、角抵、勇士、青氅、卫仗、长刀、刀剑、细仗、羽林等左右二百七十六人,以分直诸门。行则仪卫左右。”初唐沿用隋礼,乾定桥三陵翁仲均为武将形象,当属皇宫仪卫,身份或为直阁将军,或为殿中将军,或为侍郎。
  《唐会要》卷二十五文武百官朝谒班序条载:“文武官行立班序:通乾观象门外序班,武次于文,至宣政门,文由东门而入,武由西门而入,至阁门亦如之。”自泰陵始,遂按此朝仪制度,改石仪翁仲为左文右武,后世唐陵翁仲沿用此制。



  泰陵翁仲置于仗马北约20米处,通高2.93米至3.35米。左文右武,两行对列,文臣执笏,武将拄剑,各司其事,井然有序。
  泰陵翁仲初为十对二十尊,今右武翁仲遗失一尊,仅余十九尊,且多有残损。

  文臣列于御道东侧,头戴高山进贤冠,冠额饰小山,冠下施巾。双手持笏,拱于胸前。



  足蹬高头履,身着宽袖长袍,袖长过膝,袖袍衣褶线痕流畅,飘逸洒脱。衣饰环佩,腰系鞓带,腰侧鞓带所垂之宝珠串,清晰可数。

  东侧文臣,由南至北。



  第一尊。仅存双足及右腿膝下部分。



  第二尊。仅存躯干部分。



  第三尊。



  笏板上方及五官略有残损。



  第四尊。



  五官略有残损,以鼻翼为甚。



  第五尊。保存最为完好之一尊文臣。



  面容丰腴柔美,神态雍容恬然,此正是盛唐之风度。



  第六尊。



  面孔漫泐,南侧为甚。



  第七尊。无首。



  第八尊。腰身断为两截,后以胶锁粘连。



  额上与佩冠残缺。



  第九尊。仅存膝下部分。



  第十尊。无首。

  武将列于御道西侧。头戴鹖冠,身着宽袖长袍,足蹬圆头履。腰肩均系戎带,双手紧握剑柄于胸前。剑柄系缨带,均入七节鞘中。现存九尊,有首者三尊,均面容凶悍,深目高颧,络腮胡,八字须,俨然胡人模样。
  石仪翁仲列胡将,与唐时文用汉,武用胡之政策密切相关。钱穆先生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一书中,对于唐时如何因府兵制度施行失败,从而最终导致藩镇割据,胡族临制有着精彩论述:

  第一,各地府兵都要到政府轮值宿卫,这些当宿卫的府兵,论其家庭经济,都是很殷实的,平素的生活也都过得好,这因穷苦家庭的子弟根本不准当兵的。在唐太宗时,这种士兵到中央宿卫,皇帝自己也时同他们在宫廷习射。政府看得起他们,他们也就自觉光荣。后来天下太平,每常几万人轮番到中央,没有事情做。皇帝当然也不再注意到他们了,于是今天某大臣要盖花园,明天某亲贵要造宅第,都向军队商量,借多少人手去帮忙。士兵变成了苦工,受人贱视。下次遇到上番值宿,便多逃亡规避。第二,在唐初,府兵出外打仗阵亡,军队立刻把名册呈报中央,中央政府也马上会下命令给地方,立刻由地方政府派人到死难士兵家里去慰问,送他勋爵,给他赏恤。阵亡军人的棺木还没运回,而政府一应抚恤褒奖工作都已办妥了。这等事关系极大,尤其在军队的精神上,有说不尽的鼓励。我们看现代西方国家,也在这样做。但中国唐代,早就这样做了。到后来,军队和政府,还是犯了一个松懈病,疏慢病。军队士卒死亡,不一定即速呈报到中央,中央又不一定分头转到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又不一定特为此事到他家里,战事也结束了,军队也复员了,但死者家属,还不见政府派来人。死的似乎白死了,人心便这样地渐渐失去了。此外已经有了相当勋位的军人,正因为勋位仅仅是一种荣誉,并不与实职官员一般,换言之,他还是一个兵。而于是政府要员,有时还要派他去服力役,给差唤。因此勋位在身,不为荣而转为辱。倘使别人称呼你勋位如中尉、上校之类,已不是一种尊敬,而成了一种讥讽了。武官的勋名被人看不起,军人的地位也就堕落了。后来愈趋愈坏,政府刻意开边,开边需要防戍边疆的军队。本来府兵打完仗就复员,现在变成没有复员了,要你长期戍边。最初去戍边的,还可交替轮番,后来后方不上紧,第二批新的不送出去,第一批旧的要想复员也复不成。于是两年三年地继续,而这些兵本都是殷实之家的子弟,他们的衣服、马匹、兵器,都是自己置备制造随身携带去的。因为他们天地不要租,又不要向国家当差服役,所以有力量自备武装,长短肥瘦当然称身,刀枪轻重,也能配合他的体力,马的性格也懂得,他的生命要靠这些的,前途立功,也要靠这些,所以一切衣甲、兵器、马匹都很好,很讲究,很精良,这也是府兵之不可及处。而且那些府兵,仍恐国家薪饷不够用,随身还要带点零用钱。唐代用绢作币,大家携带绢匹,到了边疆,边疆的营官说:你们的绢匹该交给我,存放在储藏室,待需要时再领取。于是故意叫士兵们作苦工,一天做八点钟的,要他们做十点钟,吃睡都不好,处处折磨他,希望他死了,可以把他存放的财物没收。这许多事,正史所不载,要在许多零碎文件中,才可看出。然而正因为这许多事,唐代的府兵制度就垮了台。即如杜工部诗:“一从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营田,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这就是说军队没有复员,没有休息了。于是府兵怕到边疆,在本府先自逃亡。出外不返的,也都家破田荒,没有后代了。后方兵员枯竭,政府有钱有势,不在乎,临时买外国人当兵。边疆上逐渐都变成外国兵。安禄山、史思明,看他们名字是中国式的,而且是中国边疆大吏,寄付与国防重任的,实际上就都是外国人。打平安史之乱的李光弼,与郭子仪齐名,其实李光弼也就是外国人。这是唐代一个特殊现象。这因唐代武功太大,四围都成中国的下属,唐太宗已被称为天可汗,这如称皇帝的皇帝,唐代实在太富太强了,他们忽忘了民族界线,他们不懂害怕外国人,不懂提防外国人,大量使用外国人当兵作将,结果才弄得不可收拾。于是唐代的府兵一变而成为藩镇,军阀割据,胡族临制。

  西侧武将,由南至北。



  第一尊。



  胡将。



  第二尊。仅存胸部及拱手。



  第三尊。无首。



  第四尊。无首及肩。



  第五尊。保存最为完好之一尊武将。



  胡将,面容刚毅,不怒自威。



  第六尊。无首。



  第七尊。仅存胸下膝上部分。



  第八尊。



  胡将。面貌狰狞,仿佛钟馗。



  第九尊。无首。

  “安禄山,营州柳城杂种胡人也,本无姓氏,名轧荦山。”
  “史思明,本名窣干。营州宁夷州突厥杂种胡人也。”(《旧唐书》卷第二百列传第一百五十)
  两位胡将,自玄宗天宝十四载十一月甲子日(755年12月16日)叛逆大唐,至代宗宝应元年(762年)安史之乱结束,“宫室焚烧,十不存一,百曹荒废,曾无尺椽。中间畿内,不满千户,井邑楱荆,豺狼所号。既乏军储,又鲜人力。东至郑汴,达于徐方,北自覃怀,经于相土,为人烟断绝,千里萧条。”(《旧唐书》卷第一百二十列传第七十)使得巍巍盛唐,一蹶不振,自此步入穷途末路。
  然勤王平叛,中兴唐室者,除却汉将郭子仪,余者亦几乎皆为胡将,诸如铁勒之仆固怀恩,浑族之浑释之,高丽之王思礼,鲜卑之贺兰进明,羌之荔非元礼,安息之安抱玉,龟兹之白孝德,更有那“七八年间,其勤至矣,再造王室,勋高一代”之安史同籍胡将契丹人李光弼。
  “李光弼,营州柳城人。其先,契丹之酋长。”(《旧唐书》卷第一百一十列传第六十)。“光弼用兵,谋定而后战,能以少覆众。治师训整,天下服其威名,军中指顾,诸将不敢仰视。初,与郭子仪齐名,世称‘李郭’,而战功推为中兴第一!”(《新唐书》卷第一百三十六列传六十一)

  真可谓,败也胡将,成也胡将!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1.小妖
  • 破败的让人心疼
    不知把所有残留部分拼接在一起后会是什么样
    胶锁之辈是否也会道默黯然
    胡成 于 2008-5-9 10:08:09 回复
    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 2008/5/9 0:00:4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