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陕西历史博物馆 唐俑谒唐陵 桥陵 青龙门 望狮 »

谒唐陵 桥陵 叡睿宗

  “睿宗玄真大圣大兴孝皇帝,讳旦,高宗第八子,中宗母弟。龙朔二年六月己未(662年6月22日),生于长安。其年封殷王,遥领冀州大都督、单于大都护、右金吾卫大将军。及长,谦恭孝友,好学,工草隶,尤爱文字训诂之书。乾封元年(666年),徙封豫王。总章二年(669年),徙封冀王。上初名旭轮,至是去‘旭’字。上元二年(675年),徙封相王,拜右卫大将军。仪凤三年(678年),迁洛牧;改名旦,徙封豫王。嗣圣元年(684年),则天临朝,废中宗为庐陵王,立豫王为皇帝,仍临朝称制。及革命(天授元年 690年),改国号为周,降帝为皇嗣,令依旧名轮,徙居东宫,其具仪一比皇太子。”(《旧唐书》本纪第七 中宗睿宗)

  睿宗皇帝为高宗皇帝幼子(八子),亦为高宗皇帝与则天皇帝幼子(四子),生而封王,谦恭孝友。
  高宗皇帝与则天皇后育有四子二女。长子弘,“显庆元年(656年),立为皇太子,大赦改元。”“上元二年(675年),太子从幸合璧宫,寻薨,年二十四。”(《旧唐书》列传第三十六 高宗中宗诸子)追谥为孝敬皇帝。
  次子贤,即陪葬乾陵之章怀太子,“上元二年,孝敬皇帝薨。其年六月,立为皇太子,大赦天下,寻令监国。”“调露二年,崇俨为盗所杀,则天疑贤所为。俄使人发其阴谋事,诏令中书侍郎薛元超、黄门侍郎裴炎、御史大夫高智周与法官推鞫之,于东宫马坊搜得皁甲数百领,乃废贤为庶人,幽于别所。永淳二年,迁于巴州。文明元年,则天临朝,令左金吾将军丘神勣往巴州检校贤宅,以备外虞。神勣遂闭于别室,逼令自杀,年三十二。则天举哀于显福门,贬神勣为叠州刺史,追封贤为雍王。神龙初,追赠司徒,仍遣使迎其丧柩,陪葬于乾陵。睿宗践祚,又追赠皇太子,谥曰章怀。”(《旧唐书》列传第三十六 高宗中宗诸子)
  三子显,即中宗皇帝。

  睿宗皇帝之兄,或早薨,或为其母则天皇帝杀戮废黜,因此睿宗皇帝得以为帝。此为睿宗皇帝一度为帝,但仅在位六年便被废为皇嗣。

  “圣历元年(698年),中宗自房陵还。帝数称疾不朝,请让位于中宗。则天遂立中宗为皇太子,封帝为相王,又改名旦,授太子右卫率。长安中,拜司徒、右羽林卫大将军。自则天初临朝及革命之际,王室屡有变故,帝每恭俭退让,竟免于祸。神龙元年(705年),以诛张易之昆弟功,进号安国相王,迁太尉,加实封。其年立为皇太弟,固辞不受。”

  此为睿宗皇帝一度禅让皇位,让与其兄中宗。后被立为皇太弟而不受。

  “景云元年(710年)六月壬午,韦皇后弑中宗,矫诏立温王重茂为皇太子。以刑部尚书裴谈、工部尚书张锡同中书门下三品;吏部尚书张嘉福、中书侍郎岑羲、吏部侍郎崔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发诸府兵五万屯京师,以韦温总知内外兵马。甲申,乃发丧。又矫遗诏,自立为皇太后。皇太子即皇帝位,以睿宗参谋政事,大赦,改元曰唐隆。”(《新唐书》本纪第五 睿宗玄宗)“韦庶人临朝,引用其党,分握政柄,忌帝望实素高,潜谋危害。庚子夜,临淄王讳与太平公主子薛崇简、前朝邑尉刘幽求、长上果毅麻嗣宗、苑总监钟绍京等率兵入北军,诛韦温、纪处讷、宗楚客、武延秀、马秦客、叶静能、赵履温、杨均等,诸韦、武党与皆诛之。辛丑,帝挟少帝御安福门楼慰谕百姓,大赦天下,见系囚徒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旧唐书》本纪第七 中宗睿宗)

  中宗皇帝二度为帝后五年,即遭其后韦氏与其女安乐公主鸩杀。睿宗三子,时为临淄王的后世玄宗皇帝,与睿宗胞妹太平公主共谋诛杀韦武逆党,奉迎睿宗二度为帝。

  然太平“公主由是滋骄,田园遍于近甸膏腴,而市易造作器物,吴、蜀、岭南供送,相属于路。绮疏宝帐,音乐舆乘,同于宫掖。侍兒披罗绮,常数百人,苍头监妪,必盈千数。外州供狗马玩好滋味,不可纪极。有胡僧惠范,家富于财宝,善事权贵,公主与之私,奏为圣善寺主,加三品,封公,殖货流于江剑。公主惧玄宗英武,乃连结将相,专谋异计。其时宰相七人,五出公主门,常元楷、李慈掌禁兵,常私谒公主。”(《旧唐书》卷第一百八十三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外戚)“太平公主以太子年少,意颇易之;既而惮其英武,欲更择暗弱者立之以久其权,数为流言,云“太子非长,不当立。”己亥,制戒谕中外,以息浮议。公主每觇伺太子所为,纤介必闻于上,太子左右,亦往往为公主耳目,太子深不自安。”“公主又尝乘辇邀宰相于光范门内,讽以易置东宫,众皆失色。”(《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 唐纪二十六)

  “延和元年(712年)六月,凶党因术人闻睿宗曰:‘据玄象,帝座及前星有灾,皇太子合作天子,不合更居东宫矣。’睿宗曰:‘传德避灾,吾意决矣。’”为免姑侄相残,睿宗断然传位于玄宗,自称太上皇,监理军国事。睿宗本意以此绝太平公主觊觎皇位之念,但却事与愿违,“先天二年(七一三年)七月三日,尚书左仆射窦怀贞、侍中岑羲、中书令萧至忠崔湜、雍州长史李晋、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右羽林将军李慈等与太平公主同谋,期以其月四日以羽林军作乱。上密知之,因以中旨告岐王范、薛王业、兵部尚书郭元振、将军王毛仲,取闲厩马及家人三百余人,率太仆少卿李令问、王守一、内侍高力士、果毅李守德等亲信十数人,出武德殿,入虔化门。枭常元楷、李慈于北阙。擒贾膺福、李猷于内客省以出。执萧至忠、岑羲于朝,皆斩之。
  睿宗明日下诏曰:‘朕将高居无为,自今军国政刑一事已上,并取皇帝处分。’”(《旧唐书》本纪第八 玄宗上)

  睿宗二度禅让皇位,让与其子。自此“素怀澹泊,不以万乘为贵”的睿宗皇帝退为太上皇,高居无为。

  “开元四年夏六月甲子(716年7月13日),太上皇帝崩于百福殿,时年五十五。秋七月己亥,上尊谥曰大圣贞皇帝,庙曰睿宗。冬十月庚午,葬于桥陵。天宝十三载(754年)二月,改谥曰玄真大圣大兴孝皇帝。”

  睿宗一生,于帝位之上庸庸碌碌,“每宰相奏事,上辄问:‘尝与太平议否?’又问:‘与三郎议否?’然后可之。”(《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九 唐纪二十五)其本纪于唐书之上仅是寥寥数页,其一生最大之胜利,便是“经武韦之世,竟免于难。”(《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八 唐纪二十四)则天皇后临朝革命,李唐宗室几被杀戮尽。睿宗同胞七人,仅其得以善终。三子玄宗,开创大唐开元盛世。后世唐皇,血脉绵延。以做人论,不得不谓之“睿”!

  即以皇帝论,如不论为政之道,其精采跌宕,亦无人出其右。
  父为帝,母为帝,兄为帝,子孙亦为帝,何人有之?
  二度为皇嗣,二度为皇帝,二度让皇位,再以太上皇崩逝,又何人有之?
  以此论,谓之千古第一人,亦不不过!

  自古皇帝家,为那九五之尊,手足反目,骨肉相残者不计其数。睿宗二度为帝后,“时将建储贰,以成器嫡长,而玄宗有讨平韦氏之功,意久不定。成器辞曰:‘储副者,天下之公器,时平则先嫡长,国难则归有功。若失其宜,海内失望,非社稷之福。臣今敢以死请。’累日涕泣固让,言甚切至。时诸王、公卿亦言楚王有社稷大功,合居储位。睿宗嘉成器之意,乃许之。玄宗又以成器嫡长,再抗表固让,睿宗不许。”成器者,睿宗长子,初名成器,后改名宪。且不论其中利弊权衡,谓之不得不为之之觎,仅就史书所载看,历朝历代可有此涕泣固让皇位之嫡长?“初,玄宗兄弟圣历初出阁,列第于东都积善坊,五人分院同居,号‘五王宅’。大足元年,从幸西京,赐宅于兴庆坊,亦号‘五王宅’。及先天之后,兴庆是龙潜旧邸,因以为宫。宪于胜业东南角赐宅,申王撝、岐王范于安兴坊东南赐宅,薛王业于胜业西北角赐宅,邸第相望,环于宫侧。玄宗于兴庆宫西南置楼,西面题曰花萼相辉之楼,南面题曰勤政务本之楼。玄宗时登楼,闻诸王音乐之声,咸召登楼同榻宴谑,或便幸其第,赐金分帛,厚其欢赏。诸王每日于侧门朝见,归宅之后,即奏乐。纵饮,击球斗鸡,或近郊从禽,或别墅追赏,不绝于岁月矣。游践之所,中使相望,以为天子友悌,近古无比,故人无间然。”“玄宗既笃于昆季,虽有谗言交构其间,而友爱如初。宪尤恭谨畏慎,未曾干议时政及与人交结,玄宗尤加信重之。”及至成器开元二十九年冬,“十一月薨,时年六十三。上闻之,号叫失声,左右皆掩涕。”“敬追谥曰让皇帝。”(《旧唐书》列传四十五 睿宗诸子)诸子如此孝悌友爱,睿宗必然含笑九泉,此亦不得不说是其言传身教之功。

  “桥陵陪葬名氏。惠宣太子业。惠庄太子撝。惠文太子范。金仙公主。梁国公主。鄎国公主。驸马李思训。”(《唐会要》卷第二十一 陪陵名位)
  睿宗皇帝开元四年冬十月庚午(716年11月16日),归葬桥陵,陵寝于今陕西渭南蒲城县城西北约三十里之丰山(今坡头乡安王村北)上。东南十五里,是其长子李宪李成器之让皇帝惠陵。而东北望,便是其三子玄宗皇帝之泰陵。睿宗六子,除早薨的幼子隋王隆悌,二子惠庄太子撝,四子惠文太子范,五子惠宣太子业均陪葬于桥陵。父子六人,生于一处,死亦于一处。天伦之乐,百年千年。

  桥陵修筑于开元盛世之初,规模宏大,陪葬崇厚。杜甫曾有《桥陵诗三十韵因呈县内诸官》诗一首,可管窥唐时桥陵陵寝建制及祭祀情况:

先帝昔晏驾,兹山朝百灵。
  崇冈拥象设,沃野开天庭。
  即事壮重险,论功超五丁。
  坡陀因厚地,却略罗峻屏。
  云阙虚冉冉,风松肃泠泠。
  石门霜露白,玉殿莓苔青。
  宫女晚知曙,祠官朝见星。
  空梁簇画戟,阴井敲铜瓶。
  中使日夜继,惟王心不宁。
  岂徒恤备享,尚谓求无形。
  孝理敦国政,神凝推道经。
  瑞芝产庙柱,好鸟鸣岩扃。
  高岳前嵂崒,洪河左滢濙。
  金城蓄峻址,沙苑交回汀。
  永与奥区固,川原纷眇冥。
  居然赤县立,台榭争岧亭。
  官属果称是,声华真可听。
  王刘美竹润,裴李春兰馨。
  郑氏才振古,啖侯笔不停。
  遣辞必中律,利物常发硎。
  绮绣相展转,琳琅愈青荧。
  侧闻鲁恭化,秉德崔瑗铭。
  太史候凫影,王乔随鹤翎。
  朝仪限霄汉,容思回林坰。
  轗轲辞下杜,飘飖陵浊泾。
  诸生旧短褐,旅泛一浮萍。
  荒岁儿女瘦,暮途涕泗零。
  主人念老马,廨署容秋萤。
  流寓理岂惬,穷愁醉未醒。
  何当摆俗累,浩荡乘沧溟。

  只是千年以降,除却陵寝四门及神道石仪之外,其他均已圮毁湮没。未至桥陵之前,便知道在这些石仪之中,尤以东门青龙门一对相视相视的石望狮最富盛名。从泰陵下来,侥幸在神道外延公路上,那条暴土扬尘的路上搭到一辆顺风车,车内一位对唐陵颇为所知的本地生意人,便盛赞此对石狮,称之为爱情狮,颇为有趣。
  访泰陵第二日,依旧早起乘7006次火车至蒲城火车站。火车比前一日早到,故而站前广场上还有许多没有拉到活儿的出租车与中巴车,简单找一辆出租谈妥价格直奔桥陵。桥陵在蒲城诸唐陵中最为著名,已经并正在开发中,神道两侧石仪均以铁栏杆围起,并设收票处,票价逐步涨为十九块。

  陵园外围栏仅修至神道北端,围栏外有水泥路,出租车停在尽头。与乾陵泰陵不同,桥陵陵寝内,诸多自然村落居于其间,探访东门青龙门之旅颇为不易。黄土原上,沟壑纵横,一步走错,便是几里路途。时值正午,骄阳似火。



  向北,行至一处岔路,“陵区以内,请勿吸烟”的警示牌后,便是睿宗魂灵所在之丰山,海拔751米。



  右转向东,穿过第一片麦田,土坡之上一处村落。午时村内寂静,不过家家皆有的看门狗却是不遗余力的吠叫,更有自恃凶恶的跑上前来呲牙挑衅。



  快步穿过这一处高台之上的村落,下得土坡,找一家门前安宁的人家问路。
  院内支一木架,一腔扒去皮的肥羊坦白的死在上面。主人一壁忙着拾缀羊身子,一壁热情的指道。说话间,主人家老父亲从门房里走出,或许是因为耳聋眼花,听不清看不见,于是蹒跚向口门走来。
  可称之为人瑞了,今年已经九十三岁高龄,颤巍巍拄杖门前,邀旅人进去喝口水。
  走出很远,沿这一排房子东侧山墙北转之时,他仍然站在那里。与他挥手道别,他挥手回应。
  希望无论何时我再谒桥陵的时候,他仍然能在那里。



  北转之后,又是高地。
  几株泡桐树,几头黑耕牛。

  麦田外一排砖房,几十位村妇正在做鞭炮。远远问她们打听道儿,在众人异样的眼神中得到一个不确定的答案。就在远方,在一处学校旁。但是怎么过去,却不知道也听不懂。



  再右转沿田梗向东,北转过一处曲折,再向东翻过一道沟壑,土坡之上,赫然看见那所墙倒屋塌的小学校。



  小学校里住有人家,东面又是一处自然村落。路口小卖部门上钉着块铁牌,写着“蒲城县三合乡赵山村综合批另代销点”。不过中午,店门落锁,一位村民乜斜着眼从门缝向里看了半晌,然后转身离开。看来店主不在。
  店主不在,姜太公在。小店西山墙上嵌着块石碑,碑文“姜太公在此”,不知何意。



  村子里,两位老人打了满篮的槐花踽踽归来,家门前弄孙的老妪笑意盈盈,墙根阴凉处三五村妇密密私语。还有一把木椅,那会儿恰巧,折叠了阳光与阴影。

  青龙门望狮,便在这儿不远了。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