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沌雅丹春风不度玉门关 »

汉甲三十万



  公路离开古疏勒河谷,进入戈壁。两侧不断有路牌提醒限速40公里,但事实上每辆车都将车速保持在80公里以上。旷野独行,人会本能产生恐惧,潜意识里都期望着能迅速的逃离。因此想想,在古丝绸之路上,商旅行人在任何时间都只能缓缓行走,遇到阴雨风沙之时,那会是怎样的心情?



  在这片一年平均降雨不足40mm,而蒸发量却高达3000mm的戈壁之上,就在这一天,盛夏的午后,落下了雨。将手伸出车窗之外,雨水击打在手上,是那样的寒冷。所有人都在概叹这诡异的天气,但却又暗自庆幸,因为这难得遇到的景象。



  直到现在,我仍能记起初见汉长城那一瞬间心中的激动,抓起相机飞奔而去,他在那里已经平静的等待了两千余年,而我却不愿意耽搁哪怕一分钟。
  在现在敦煌北境的汉长城遗迹中,除了由碱墩子至马迷土的干线外,还有玉门关至阳关、阳关至党河口、马迷土至弯腰墩的汉长城支线。眼前的这一段汉长城,在玉门关西,党谷隧一带,是目前所能看到保存最为完好的汉代长城,地基约3米,残高3米,顶宽1米。此种所谓完好,几近于同湮没来做比较。
  没有丝毫的保护,裸露于荒漫之中,任凭风吹雨淋,再加上人为毁损,他已经坚持了两千余年,真不知道还能再坚持多少年?抑或是多少天?如果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每一眼或许都是最后一眼。



  敦煌汉长城建筑之地,无砖石可取。邻近北湖、西湖一带,生长着大片红柳、芦苇、罗布麻、胡杨等植物,修筑长城之时,便以这些植物的枝条为地基,上铺土、砂砾石再夹芦苇层层夯筑而成。



  两千余年,汉魏两晋隋唐五代两宋元明清,风刀霜剑,层层侵削剥蚀,多处残墙已不足一尺,寥寥三数层。最上面那层芦苇,看上去只仿佛昨天方才丢弃在那里,除了失去水份而干枯,芦苇原本的色彩依然,你怎么都无法想象在他的身上已有两千余年的时光流进。即使星光,也应将他们漂白了。



  那么脆弱易折的芦苇,那么坚不可催的岁月。
  就如同现在看上去那么孤单的烽燧,两千年前却直面强悍的匈奴铁骑。



  汉代烽燧呈底宽上窄的方柱形,主要建在长城内侧。其结构有四:一为黄胶土夯筑而成;一为天然板土、石块夹树枝垒筑,每隔约一尺铺芦苇一层;一为全以石块筑成,石块间铺芦苇;较多的一种以土击(土坯)砌筑,每三至五层土击间隔一层芦苇。土击一般长40厘米,宽20厘米,厚14厘米左右,为黄土、砂砾掺短苇筋制成,此处遗址四周的烽燧即为此形制。
  烽隧大都建在高处,一般高达七米以上。烽隧顶部,四边筑有不高的女墙,形成一间小屋。烽台下面有若干小房子,一般有坞(院墙)。 烽隧除“举燔苣,燃积薪”(芦苇捆扎成束者名“苣”,堆成方形或圆形名“积薪”)以传递消息之外,同时也为古丝绸路之上往来的使者、商队补充给养。

  雨依然忽左忽右,风声在耳畔呜咽鸣响,但感觉却是那样寂静。没有敌骑,没有戍卒,他们曾经都在这里。

  唐人陈子昂感遇诗三十八首之三:汉甲三十万,曾以事匈奴。但见沙场死,谁怜塞上孤?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