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马关的姑娘们老米脂 卷一 艾老太太 »

嘉禾之屿

  2010.12.27 - 2011.01.11 福建·厦门 泉州 福州

  厦门,《鹭江志》载,宋太平兴国时,产嘉禾,一茎数穗。故名嘉禾屿。
  嘉禾之屿。

  十三年前的夏天,一个纷扰的雨季,在大学毕业前最后一个月,离开学校,只身前往那个陌生的城市。我还记得那天,爷爷陪我到蚌埠火车站,坐在长途车上的时候,他就困了,低着头冲盹儿,夕阳在客车里被摇晃得支离破碎。傍晚的火车去厦门,在车站对面的加州牛肉面馆晚饭,在我的记忆里一片寂静,只仿佛一帧定格的影像,默默地低着头,心事重重地吃完面前的一碗面。
  第一次远行,虽然是我执意离家,却是忐忑,对于未卜前途的焦虑,那是我简单明了的重重心事。在站台上道别,爷爷塞给我一百块钱,每个月给完家用,他已经所剩无几。我努力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和我说了些什么,影像里只是火车在离开,透过车窄看着他在站台上,看着我离开。
  我们彼此渐行渐远。

  三天两夜,方至厦门。车站外是个纷扰的城市,一片嘈杂。那时候只是中转厦门,泉州才是欲往之城。挤在清晨的长途客车上,第一次看见大海,朝阳在海面上被摇曳得斑驳陆离。后来在泉州展览城,有了第一份工作,月薪七百,那时候希望可以赚到一千块钱。不加班的时候,骑着同事的自行车过江进城,要去市中心的电信大楼打电话,若是回去的晚了,晚风中的晋江顺济桥上,有萤火虫似魂灵般飞飏。
  便忽然有一天,电话里支吾不语的弟弟告诉我,爷爷因为脑卒中已入院数日。匆忙归家,冲进病房看见人依然昏迷在病床上时,才意识到那个夏天已经过去。回家看到爷爷钞录电话的一本学生用的练习本,最后一页的背面,写着我离开家的时间,写着我打电话回去说的事情,我找到了工作,我住的还好。后来当全家忧心忡忡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在我离开的那天,他住在蚌埠亲戚家里的晚上,一直在低声哭泣,他觉得是因为他不再有能力给我找到一份好工作才导致我离家远行,那是他左右思量的重重心事。

  十三年前的夏天,当我去厦门之前,生活一如我之前的二十一年无忧无虑。
  十三年前的夏天,当我去厦门之后。我甚至不愿意再提起。

  十一年前初春,爷爷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再也没有回来。初冬的时候,我也走了,来了北京,然后就这样,一如仲夏夜晚风中的萤火虫。
  再也没有回去厦门,再也没有回去泉州。我甚至再也没有进过加州牛肉面馆,不管他将改名成李先生还是李公公。我甚至不愿意再提起。

  我已经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下午却忽然决定重返厦门。当有这个匆忙的决定然后匆忙走进火车票代售点时,居然还有明天去福州的卧铺车票。火车中转福州比直达厦门要快许多。
  下午坐在公交车上晒太阳的时候,回复某人的短信,说北京太冷了,厦门如何?某人说暖和并邀我前去。
  于是。

  我也不知道事情究竟是不是这样?
  也许我只是想回头再看当我离开之前时的模样,在夏天过去之后,在冬日的嘉禾之屿。

  12.26 22:21 北京

  12.29  厦门 鼓浪屿   晴。

  前天一夜火车。昏昏噩噩睡到天明,浓阴。一如十数年前入闽的印象,车随闽江蜿蜒前行,无数山峦,无数隧道。漳湖板,印象中阴沉天气里最后一个道旁小站,再进一条漫长隧道,重见光明时,忽然晴朗。忽然晴朗,不见一丝云缕的晴朗,阳光和暖。
  福州车站下车,匆匆出站侥幸买到最近一班开往厦门的动车,近两个小时车程,午后到厦门。完全陌生的厦门火车站,记忆中已全无印象,只是依然熙熙攘攘。我曾经来过吗?或者一切皆是恍忽?
  所住之处三十楼顶层阳台上,可见鼓浪屿,海风和煦。虽然厦门依然温暖,却毕竟是冬季,忽然入夜,海面上一抹残阳。困倦,头疼,一夜无话。

  上午去鼓浪屿,没有地图,漫无目的。依然阳光和暖,特意挑了一卷Sunny 200彩负,虽然不是什么好卷儿,但这品名却是应景。没有什么我特别喜欢的去处,鸡山路上已迁址的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倒是清净,虽然荒废时日无多,但却已是杂草漫道,人去楼空,孤身其中,总是会想起自己背身远去的大学岁月。阅报栏里的人民日报日期不过还是今年七月间的,却枯黄的仿佛随时会在空气中自燃成灰。在喧嚣之外,总有些想不到的寂寥萧索。
  龙头路左右市井是我所爱之处,还能看到些旧日鼓浪屿的踪影。十几年前近在泉州的时候,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附近旅行,当然也是没有钱,但更重要的是那时候全无旅行的兴致。现在应当后悔,我本应当看到十几年前还算质朴的鼓浪屿。而不是现在这样,一屿宾馆旅舍,一屿酒吧食肆,与哪里哪里又有何异?建筑不提也罢,与青岛一般无二,只可远观。青岛那里官家所据,鼓浪屿这里私宅所有,但都只是一些人的风景,我们只能擦身而过,那便索性不看也罢。更何况,外观已改建的一般仿佛,无趣。
  生意最好的黄胜记猪肉脯味道不错,买了几袋。后来有人和我说应当吃沙茶面,可我午后只吃了一碗虾面,味道也还好了,我对饮食越来越无追求,尤其当我执着拍摄的时候,坐下慢慢饮食实在浪费时间,我喜欢一直行走着,虽然后来很累,行囊太沉重。
  轮渡回厦门岛时,又见夕阳。
  渐入夜,渐寒冷。

  21:16 厦门 海沧区未来海岸蓝月湾内

  12.30  厦门   晴。

  上午,从大同路开始,前后七个小时,反反复复走遍了厦门老街中的每一条街巷。
  笔记中只是在其中留下的街名,横竹路、人和路,中山路,第六市场、钓仔路,天一楼巷、南轿巷、曾姑娘巷、大井脚巷,开元路,开平路,二王巷、土地公祖巷、暗迷巷、土堆巷、麦仔埕巷、光彩街、长寮巷,夹舨巷、南猪行巷、后厅衙巷,拍完第一卷。
  第二卷从大元路开始,已经是午后一点多,在路旁一家聪仔牛肉馆吃了份念想十几年的牛肉羹,虽然味道已经无法与记忆中抽象的美味印证,但不变的依旧是美味,一碗肉羹加一碗米饭,不过八块钱,我觉得即使我每天这样吃也不会厌倦。然后外校场、打铁巷、小使巷、洪本部巷,开禾路,小打铁巷、九条巷、十一间、河仔墘巷,梧桐埕横巷、梧桐埕,土崎巷、棉袜巷,十六橺巷、局口街,思明西路,第二卷大约还剩下六张。
  果然南北迥异,老街名中除却常见路巷,另有二生僻字眼。埕,闽南方言字,指房屋正门前公私共地,麦仔埕,想来街名得来时,埕在麦仔家前;墘,闽粤地名偶见,检索有畔边之意,不知为地名时可作此解?河仔墘巷另一巷口有海产摊主大妈主动与我闲聊些今古,还指给我看巷中集字堂的牌匾,实在意外,因为言语不通,在南方城市扫街鲜有与土人攀谈的经历,这也只是今天仅有。橺,意为大树,十六橺巷不知是否即是巷内曾有十六株大树之意,巷口街牌写作十六木间巷,走进巷内才见门牌上拼凑出橺字,险着误会。
  更是意外的,是厦门老街巷中遍见暗娼,几乎每条街巷皆有。当地居民租赁房屋予其经营,所以倒也可以和睦相处,巷中偶遇也如老街坊般闲聊几句家长里短。姑娘们穿着也算朴素,只是穿着短裙黑丝袜的双腿裸露门外,算是不落言诠的店幌。外地人打扮语音的买春客熟门熟路也不见外,走上前去指点着看中的姑娘一起进屋,真真社会和谐,一片大同。只是苦了我,背着相机行走其中难免畏葸,投鼠忌器,生怕被姑娘们误以为记者之类,再招匪类引来血光之灾。上午方至,不明就里时,在曾姑娘巷中随手一张Lomo LC-A逆光街景,便引来一个中年妇女盘诘,要我回放相机中影像,好在是胶片相机,搪塞而过。几条街巷走过,便再见怪不怪,索性偷拍了几张。
  依然没有地图,没有方向,连续行走七个小时未作停歇,约摸往复行走十余公里,直走到腿疼腰酸。本想拍完第二卷便回返,可惜三点左右阳光便难照巷中,只好在如大同路或思明路宽敞路上行走,难觅可摁下快门的场景,在思明西路上一家名为边缘Edge的小店外透过橱窗偷拍几张漂亮的导购姑娘,腿痛难支,出中山路回返。
  在我所行走过的老城之中,厦门老城区域面积可称最大,在北至厦禾路,南至中山路,东至鹭江道,西至思明北路一片区域内,密集而完整,虽然建筑难称瑰丽,却侥幸存留那许多一如既往的街名,隐约可见曾经的规划。比如南猪行巷,如今巷名可谓不雅,却难得保留不变,不比北京胡同许多不知所谓的雅化,全然不知所谓。
  闽南老城最初的印象来自泉州,厦门有与泉州大概相仿的老城,于是有着同样的喜爱。比如开禾路,那一路鱼市,有比青岛黄岛路更浓烈的市井,逡巡其间,每一瞬皆有百态万千。
  即便是那些隐匿其间的风月,倒也是老城旧巷中的曾经既住。若得彼此相安,却也无妨。

  早出晚归之时,风似初夏,总似恍惚。

  21:37 厦门 海沧区未来海岸蓝月湾内

  12.31  厦门   晴。

  继续游荡厦门老城,与昨日不同,今天大多时间在厦禾路北故宫路左右以及思明北路外思明东路左右。
  详细记下路线:外校场、大同路、大井脚巷、镇邦路、惠通巷,惠通巷口有石额阴刻:“大英和顺洋行地界”,难得存留至今,便在左右拍完昨日剩下残卷。第二卷上卷后,已是午后,溜跶到中山路上,看见厦门银行,办理了一张借记卡,总算开始我每至一处便收集一张本地银行卡的计划,可惜错过曾经去过的那许多城市。中山路353号老号烧肉粽店,生意兴隆,不同的是食客几乎全是操闽南语的本地人,情知必是正宗食肆,要了一枚烧肉粽,一碗沙茶面加海蛎,肉粽和沙茶面都是五块,加料单加钱,海蛎一份一块钱,餐资总共十一块。在北京又贵又难吃的垃圾食物吃多了,在中国哪里都会有便宜又美味的小吃,这也算是意外之想。沙茶面吃不出好来,肉粽却是美味,三层肉还有蛋黄,用料十足,只是碟底必佐的甜辣酱有些不美。
  然后,第七市场。昨天走过第六市场,同样的,市场上有计划经济时代风格的水泥市匾,不知厦门市内共有几处如此规划的市场,已然成为这个城市独特地标,在街面上的广告招贴里看到有“二市某某”字样,不明就里者必然难以明白店家肯定是从第二市场发迹,简写若此,老厦门必然了然的了。思东里、德仁里、月眉池巷,回大同路,后海墘巷,然后养真宫街、福茂宫街与内武庙街,接连三处庙宇,看名字本以为是道观,里外往来的却是脑满肠肥的和尚,也没有深究其详。继续双莲池街、海岸后街,过故宫路入菜妈街、太平妈街、手车街,三街环绕着故宫路68号如今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鼓浪屿人民法庭巡回办案点的后院墙,法庭所据西式建筑气势恢弘,保存完整,只是不知前世为何。再进对面丹霞宫巷,出至故宫路、新华路与思明东路路口,进瓮王巷、先锋营街、古城西路、西庵巷、大埕巷、墙顶巷、傅厝巷,再回第七市场大同路口,踅进太安街,穿出回头得见街上有石额街名:泰安街,落款民国四年,老街已然百年。最后打索埕巷、大沟墘巷,在后海墘巷与思明北路路口拍完第二卷。
  已过五点,阳光再难照进湫隘街巷,索性收起相机,左右走走,直至日暮。后海墘巷隔思明北路对面便是后厅衙巷,巷内不远左转便是昨日漏记却怎么也想不起街名的一条小巷,特意过去记下,光彩街。
  今天双腿午后就开始酸痛,可气的是腰后也是如此,双腿疲劳是经常的,腰部肌肉酸痛却是生平第一回,明天新年第一天,可以略作休息。

  想再见却再也难见的,还有最后三个小时的2010年。我只希望明年以及以后,可以一如今年这样,许多时间,在路上。

  20:48 厦门 海沧区未来海岸蓝月湾内

  01.01  厦门   晴。大风,微凉。

  上午工作,下午才回老城。即便如此缜密往复地游走于厦门老城之中,依然会有错过未见的街牌。梧桐埕巷尽头的大埕头巷、二王街旁的二王横巷、太安路隔大同路相望的打锡箔巷、后海墘街相连的后井仔巷,我忽然想,哪天或者带上纸笔,细细绘上一幅厦门老街地图,只是太过琐碎,怕在描绘中迷失了方位。
  今日有风,虽然元旦的思明北路上人潮汹涌,却依然感觉清冷。三点才到大同路上,阳光已被风吹得萧索,只是想着随意走走,不像前两日有刻意的拍摄计划。却在大同路的太安路口,又有故事。
  昨天初见太安路口,拍了两张路旁倾敧着的老旧路牌杆,一老者站在街旁张望不定,神情姿态似乎有些智力方面的问题。我方走进巷内,他忽然喜悦地兴叫一声,弯腰在地上捡起些什么然后也回身走入巷内。仔细看,才发现是别人扔下的一截残烟,老者捡起后插在自己的烟嘴里,得意地点燃。我有心想给他买一包烟,他却手舞足蹈的迅速走远。
  今天的太安路口,五六老者坐在巷左一隅,围着一张矮桌饮茶。巷口光线昏暗,他们其中又总有人注视于我,我跓足巷口,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蹲下拍摄。坐在最右侧的老者挥手斥问我,便索性走上前去告之我的意图,便和颜悦色起来,相聊些左近的今世前生。太安路口右手的大同路323号我只见是一爿食杂小店,却不知其实主营着茶馆的买卖,老者指着已近中年的女主人告诉我她接的是老父亲的班,这茶馆已经有六十余年。言谈间,女主人以托盘端出几盅新沏好的茶放在矮桌上,笑容可掬。几盅茶水浓酽如汁,老者说那是最好的铁观音,并邀我试尝,不敢造次,婉言谢绝。借着茶与茶盅的掩护,得以左右再拍摄数张,进得店里时,看见店中另有三张矮桌,一张桌上两位茶客方才坐定。虽然成都人以茶馆文化为傲,但我以为真正嗜茶者却以闽南人为最,没有任何形式与场地的需求,一瓶开水一罐好茶,一盏紫砂壶,不拘什么杯子,紫砂亦或塑料,就这样街角巷尾,房前屋后的自沏自饮起来,从清晨到日暮,从初生到垂老。店中茶客其一,说自己已经六十一岁,从小便在这小茶馆里饮茶。我总想着太安路另一头那方民国四年的路匾,九十五载的窄巷,六十余载的老店,中国又有几处可以如此经历数番骇人动荡而神色安详?
  告辞离开,没走出多远又回来,舍不得与几位当地老者相谈的机会。转瞬之间,几人忽然吃起了油条,不知道这算哪门子风俗,还只是凑巧。索性问问昨日关于不远处第七市场的疑问,市场总数的答案有出入,一说十处,一说八处,但现在仅存第二、六、七、八四处市场,老城最早一条街巷开元路上的第八市场是其中最为繁华所在。并说在这太安路后曾经还有处第四市场,只是早已拆迁。关于这些厦门的人文地理,我在网上难寻答案,如此渠道所得支离破碎的信息,实在难以平抑心中好奇。
  今日半卷。
  晚饭有半只翔安姜母鸭,虽然肥腻,好在鸭肉绵软,骨酥皮烂,可堪美味,只是那店家略多搁了盐。
  晚风愈紧,冷。

  21:38 厦门 海沧区未来海岸蓝月湾内

  01.02  厦门   晴渐多云,转阴。有风,冷。

  上午厦门有劳民伤财的国际马拉松比赛,多处交通管制,出行不得。
  下午天渐转阴,过胡里山在海滩上行走片刻,海风湿冷。其余无话。

  22:00 厦门 海沧区未来海岸蓝月湾内

  01.03  厦门   夜雨。阴转多云,再转阴。

  中午在厦门大学,游荡片刻。
  下午去中山路,路北有几条未曾留意的街巷,和凤街、布袋街与棋杆巷。后来在两处书店遍寻不着有关厦门老城街巷的书籍,倒是大多关于鼓浪屿,“使人起局部大于全体的惊奇”。晚上在常去的旧书网上查询,意外在厦门本地旧书店搜寻有《岁月屐痕——厦门·思明·中华街区掠影》与《文安街道史地资料简编》两本,暂记,待购。
  其余无话。

  21:08 厦门 海沧区未来海岸蓝月湾内

  01.04  厦门   阴。间有微雨。

  厦门真正的冬日阴沉,整日未见阳光,间或有几滴雨,仿佛骑街楼某层阳台上不经意洒落的几点浇花水,落在脸颊或者手背上抬头寻找时,又不见影踪。
  天气预报明后两天有雨,这令我担忧,却又不想因雨耽搁行程,还是在轮渡旁的火车票代售点买了后天早上去泉州的火车票。
  然后,搭公车去江头。和刘同学午饭,清蒸的白鲳很是美味。难得,我们依然还会谈起些理想。
  下午辗转到蜂巢路与大学路路口的一家旧书店,可惜那本《岁月屐痕》几天前却已售出,《文安街道史地资料简编》只是薄册一本,九十年代初的文安街道只在中山路西南,如今已是繁华所在,不比中山路东北至厦禾路仍有完整老旧城区,便也未买。旧书店里有一架厦门史地相关旧书,但史地类大多与湖里或文安相关,也是奇怪,惟独不见思明,细细翻拣半晌,一无所获。只好从现有的《鹭江志》与《厦门志》中,搜寻那些老街旧巷的只言片语。
  愈阴沉,回返。整日未拿相机。

  20:24 厦门 如家湖滨西路店

  01.05  厦门   阴转晴。回暖。

  正午时分天渐放晴,再见和暖阳光,甚至有些热。
  当转过街角看见黄同学的时候,还是那么熟悉,却只是忽然如一夜苍老。步履蹒跚地细细回索过去,却才知道已经有十年未见。我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的模样,手脚匆忙地从我身旁走过,那会儿我们还只是世事懵懂的初中生,她小我一届。却忽然,青春却忽然远去,那惊愕仿佛阳光下蓦然回身,却看不见自己的影子。
  无论如何,生活总是会让人成长,现在黄同学已经可以自己烹调一顿象模象样的午饭。红烧金鲳,肉烧香菇,老鸭咸鱿汤,味道还真是不错。我很喜欢她调皮但却非常漂亮的四岁女儿,中午为了哄她吃饭两个女人吵成一团。
  下午坚持回返,叙旧并不总是令人愉悦的,我无法忽略横亘之间清晰可见却又无迹可寻的岁月。
  坐公交车回到中山路,在和暖的午后浑浑欲睡。在思明南路西又寻到一片旧街巷,自钱炉灰埕巷始,钱炉灰埕横巷、通奉第巷、通奉第一横巷、石坊巷;向南相公宫巷、六仙宫巷、青石巷、青墓石烛(或写作灼)巷、东砖仔埕巷;向西石坊横巷、灵应殿巷、金新河巷,再向南水流横巷之南,已然尽皆拆迁,残垣断壁兀自相向建筑工地叹息;向北武当分镇横巷、武当分镇巷、大字酒巷、小走马巷,然后自大字酒巷回到定安路上。已是傍晚,在黑夜来临前的最后一些光线中,拍完自元旦开始的一卷。
  晚饭特意又去大元路上,聪仔牛肉店里一碗牛肉汤,一碟咖喱牛肉牛肚再加一碗白饭。
  明天早起去泉州。

  21:19 厦门 如家湖滨西路店

  01.06  厦门 泉州   阴,有风,冷。早晚微雨。

  十四年前第一次到泉州的时候,微雨,几乎坐过了站。一如今天,微雨,但确实坐过了站。并且有风,冷。再搭公车回到开元寺时,已近正午。
  那么阴郁的天气,以及完全陌生的城市。西街中的开元寺南门内外还依稀有些印象,却没有印象中热闹喧嚣。去泉州我似乎只是希望笃实些冲淡的记忆,那记忆已经变得极不牢靠,比如桑莲法界在印象中只有十几年前山门外的如织游人,却完全不记得开元寺里的镇国仁寿二塔,记忆所记忆之事,完全不可捉摸。
  出开元寺,西街左右便是完全陌生,过山门影壁后,依次走些旧巷,象峰巷、三朝巷、古榕巷,古榕巷里如今是福建省梨园实验剧团的南外宗正司遗址,旧驿馆、台魁巷、裴巷、濠沟土墘、会通巷、新街、帽巷,帽巷14号前一群野猫,逼仄巷上一群家鸽,飞翔在那么阴郁的天空中。
  回到中山中路上,渐次开始有熟悉的感觉,想起偶尔会想起的刘同学,不知道她现在散落在天涯的哪里?不再提起往事,只是继续记录起经过的老巷,奎章巷、玉犀巷、通政巷、圆石巷、十五橺巷。望文生义真是件可笑的事情,初在十六橺巷见橺字时,教条翻检字典以为是大树之意,实则不过是本地会意字与古字相合而已,之前在厦禾路上见一小广告租巷中十二橺云云便已知本意其实即是木屋而已。继续奎霞巷、镇抚巷、承天巷、花巷、小泉涧巷、金鱼巷,然后是再次陌生的中山南路,胭脂巷、马坂路、水门巷、竹街、楼仔下、四堡街、惠存巷、金刚巷、南岳宫门。南岳宫门口一爿小食店,南西两侧临街,一碗牛肉羹、一碟海蛎煎加一碗咸饭,小店里穿堂风紧,越吃越冷。其实直到这次我才明白,十四年前在泉州经常果腹的那是牛肉汤而不是牛肉羹,牛肉汤里纯牛肉块,牛肉羹里是裹以淀粉的牛肉泥,当然还是瓦煲熬炖的牛肉更加美味。
  再向南,豆生巷、指挥巷、民生巷、伍堡街,过义全街,大隘门、天后路、万寿路,看见天后宫与万寿路内李贽故居的路牌时,回返。因为最早见到李贽嬉笑怒骂批注的论语而爱温陵居士,这却应当是在离开泉州之后,否则不会不去谒其故居。如今已经泰山仰止,却依然没去前往,或者只是因为天阴欲雨,心绪不佳。
  那时已经放弃夜宿泉州的计划,打车去崇福路,然后便再搭动车回厦门。出租车走温陵路向北,近东湖公园时,东南西北的方位感终于恢复如常,终于意识到这是我曾经熟悉的城市。十四年前,温陵路过东湖公园以后,向北不再有路,与今日不同。左转不远便是崇福路南口,路面也比以前宽阔开朗。129号,八达广告公司,简陋店招却依然是十四年前我在那里工作时的模样,三间门面两间落锁着卷闸门,那曾经是我每天入夜时便有的梦魇,漫长的夜晚我会一个人在店里度过。对面的烟摊换作了美容店,以前入夜便摆在路边上面有各色走私烟的烟摊,是我开始用抽烟打发无聊夜晚的开始。没有落闸的一间门面也是铁链落锁,透过玻璃门见里面一片狼籍,电脑设备倒是还在,不知道是歇业还是别处腾达。
  左右张望,看不见旧时模样,看不见十四年模样,只觉得四下仓皇。
  从崇福路里搭仅有的15路公交车到客运中心站倒车去动车站,又回温陵路上,木然与蓦然间,看见车窗外的中国邮政。就是在那里,一楼的电话间里,我知道了爷爷生病的消息。
  从那以后,曾经的生活便再也没有回来。

  22:11 厦门 湖里区加州花园内

  01.07  厦门   阴转多云。

  有阳光的时候,便有融融暖意。
  下午三点才回老城,大同路与开元路上随意走走。数日游走,厦门老城里那些纷繁琐碎的街巷,于我而言只好似抬起手,看见那细密的掌纹,虽然错综复杂但却是清晰明了的。尤其是在我最爱的大同路与开元路左右,多本以为巨细无遗地走遍每条街巷,却不想下午还是在营平路农贸市场里找到一条狭窄且不贯通的古营路(补正:营平路农贸市场中南向支路即古营路,此为岔道。01.08)。更意外的是,在某扇敞开的门后,看见一栋雕饰极其精美华丽的木构东房,粱枋之上有华丽生动的舞狮,狮前不过盈寸的舞狮人也是完整如初,叹为观止。只是檐下太过昏暗,三四张最大光圈下慢速快门的照片不知可能记录细节否?
  后来东房南侧一间的女主人推铁皮售货车回来,寒暄几句,再借她的挑衣杆将梁下晾晒的衣服挪开好拍摄略微的整体。还是有遗憾,没有背包也没有数码相机仔细拍摄,作罢离开时,她紧随在我身后关上了院门。虽然始终有盈盈笑意,但想来她还是不愿有陌生人唐突打扰,尤其是当他们觉得他们自己的居住环境实在糟糕时,或许她并不以为我是在拍摄美器而只是猎奇窘困。不过我却感觉庆幸,如果不是因为我走进古营路时,那院中正好有外地口音的租住户出门接回他的孩子而敞开院门,我也不会看见那保存如此完好的精工细作。而且透过东房北侧大间紧闭房门的窗棂,还可以看见屋顶破漏下的阳光中,有更加秾妍的曾经浮华。
  只可惜,浮华早已死去。

  21:18 厦门 湖里区加州花园内

  01.08  厦门   多云转晴。

  一早再去轮渡,是左是右,片刻犹豫重上鼓浪屿,可是却怎么也喜欢不来鼓浪屿,十数分钟而已,又搭渡轮回返,再去大同路。将要离开厦门,便更想把时间多留在老城里。
  前两天找到一本厦门篇《中国近代建筑总览》,今天便从大同路开始,按图索骥,找一些隐匿在厦门老街巷里曾经的歌舞升平。大同路上的瑞芳参行、大同戏院,两处依稀旧时;大元路上的厦门电话公司总机房,新近粉饰,难辨旧容;横竹路上同英布店,最爱之处;开禾路上尧阳茶行、竹树礼拜堂,礼拜堂新建如新,尧阳茶行败落;镇邦路上虎标永安堂厦门分行、电灯公司办事处,街边转角处气宇轩昂;升平路上交通银行厦门分行,海后路上中兴银行厦门分行、国华银行,建筑仍在,素净寂寥;思明西路上民主大厦,新近粉饰;天一楼巷天一楼,厦门第一日时便见,虽然早已沦为大杂院,却难掩昔日华美堂皇;新华路上台湾公会、旭瀛书院,书院没落,公会粉饰如新。其余中山路、厦禾路与鹭江道上建筑屡见不提。
  终于在小打铁巷近厦禾路处找到那条遗失的八卦埕巷,巷中有处石狮公龛,不知是哪路神仙,左右百姓供奉却是虔诚,有大红告示捐助香资者名姓,也算政务公开的一种。八卦埕相连的道平路通古营路菜市,另一条十一间巷或者应为十一橺。
  在桥亭街与镇海路之间还有一片中山路拆迁工程的孑遗,桥亭街、外清巷、石壁街、盐溪街、苏厝街、吴厝巷、靖山路、三官巷、虞朝巷。苏厝街近镇海路处,门牌18号为一空宅,透过铁门可以看见正房外有精美木雕门板,院墙外恰巧停放一辆三轮车,站在上面在围墙上拍摄两张,可惜了曾经的雕梁画栋。其实盐溪街上有更精美者,可惜老妪出门倒垃圾敞开院门时我没有借机拍摄,而且礼貌地注视她回来并与之寒暄,夸赞她精美的老宅,本以为她会邀我细看,却不想只是虚应两句便关上了门。厦门老城里大多数居民不以其曾经荣华的老宅为荣,更多的只是以其现在的败落为耻,与北京四合院沦为大杂院一样,不为私产便不再同之荣辱与共。
  天近黑时方才回返,这一日是此行厦门在老城中逗留最久行走最长一日,或者也是此行可以在厦门老城的最后一日。
  无论逡巡多久,总也有看不完的风景,不必执着。

  21:17 厦门 湖里区加州花园内

  01.09  厦门   多云。热。

  早上去中山路,只为拍完昨天一卷里最后三张,却徘徊许久,是该离开的时候了,暂时已太过熟悉。
  下午无事,和黄同学去超市买些零碎,傍晚回来快递加北京带来四卷总共十三个胶卷去深圳冲扫。
  明早去福州,转下午福州站始发K68次,后天下午到淮南。
  再见,嘉禾之屿。

  21:17 厦门 湖里区加州花园内

  01.10  厦门 福州   阴。

  昨天早起,赶九点厦门站动车,十一点到福州。
  下车便坐K1路公交车去南街,车站就在南后街东七巷之黄巷东口。在中国也算见了不少原本古色古香的老街改造而成的不伦不类的仿古街,却不想在走进黄巷不多远后便被震惊。我思前想后,搜肠刮肚,只能想起以下一句对这件事情而言最为文雅的形容,那就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福州三坊七巷南北主干道南后街,早已改造成处处雷同的仿古商业街,在这种用传统文化做遮羞布的仿古街中,可以堂而皇之地引入星巴克,就不用说管理方的唯利是图,利令智昏到何种地步了。只说街东三坊七巷中的七巷,如此自北向南实存五巷:郎官巷、安民巷、黄巷、塔巷、宫巷,其中郎官巷东口也早已沦为商场用地,五巷之中,改造工程如火如荼,透过欲遮还羞的街门,骇然发现大多改造工程居然是将原本几进的宅院夷为平地,然后无论门窗墙顶所有一切重新来过,其为其一可鄙之处;从新做未漆的门窗来看,木工极为拙劣,大量使用铁钉而绝无榫卯,砖是机制红砖堆砌再以水泥敷面,改木构为砖瓦构,其为其二可鄙之处;改造完成的此故居彼故居们,无一例外的开门收票,估计以后逛完三坊七巷,不花上千儿八百买上百八十张门票是绝对看不完的,不出钱?闲人莫入,其为其三可鄙之处。如此说来,所谓三坊七巷,无非就是在三坊七巷故址上重建三坊七巷,所有老住户都被驱逐,新所有者非富即贵,利欲熏心,虽然外表看似青红,不过死城一座罢了。
  K46次,福州到青岛的普通快车,车况不佳,而且几乎每一小站都会停上片刻以会车。从北京到福州坐直达特快二十二个多小时即到,从福州到淮南不过是到北京的一半路程却足足走上了二十六个多小时。还好,这居然是我平生坐过最空旷的卧铺车,下铺都没有睡全,更不用说中上铺,可气的是六号在泉州火车站自己试着买票的时候却说下铺已售罄,铁路售票说无可说。
  总算到家了,虽然很冷,没有暖气,手脚冰凉,但总算可以第一次在游记结束时,落款可以写上:家中。

  01.11 19:10 淮南 家中
  • 2.06K
  • quote 39.Qiu
  • 我觉得是哪个Qiu并不重要,你就当是个新人。(为了不表错情?哈)
    胡成 于 2011-1-13 12:44:54 回复
    是,的确不重要,只是是我自己误以为我们认识,嘿嘿,是我表错情了。
  • 2011/1/13 11:22: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8.老虎
  • http://synyan.net
  • 你是应该换个软件了。推送到邮箱的邮件十分神出鬼没,一会儿是乱码,一会儿是方块,一会儿是韩语……
    胡成 于 2011-1-12 22:49:21 回复
    唉,没办法,发出去的HTML邮件是不完整的,没有HTML头部代码区,所以只能浏览器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了。再忍忍吧,待我找到更好的方法一定解决这个问题,只是暂时其他诸多事情,一时还顾不上,多多担待了。
  • 2011/1/12 22:28:0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7.老虎
  • http://synyan.net
  • 这个……为了一己私利牺牲读者的利益……应该拖出去打屁股吧哈哈,建议扔了E71……

    不过我觉得难道是你的浏览器问题?你有没有装Opera?
    胡成 于 2011-1-12 21:45:08 回复
    等我扔了E71的时候,我就改回UTF8,呵呵,不过我一时半会儿不会扔E71,我觉得这是我用过的最好用的手机了,我爱全键盘。不是浏览器的问题,是邮件客户端的问题,我用的内置程序,不能读UTF8信件,或者我可以试着换个邮件客户端就可以。
  • 2011/1/12 19:11: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5.Qiu
  • 回家好好歇歇腿脚,等着看照片。
    ps. 真不想说也得说,你认错人了。
    胡成 于 2011-1-12 16:44:18 回复
    我要把我认错你的罪过老老实实地向政府坦白。我吧,打字用五笔,所以拼音接触不多有时候会忽然就猛住了。第一次看到你留言的名字,鬼始神差的就把Qiu拼成了Qiao,我回错的信息其实是说那位Qiao的,虽然我也奇怪她似乎不会有在这里留言的习惯。报告政府,现在我知道了,Qiu读邱,或者球,但我还是迷茫你是北京的邱还是球?
  • 2011/1/12 15:45: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4.老虎
  • http://synyan.net
  • 另外,今天你推送到我email的留言居然是韩语……呜呼!
    胡成 于 2011-1-12 16:40:30 回复
    嘿嘿,我知道,因为我又把那个回复邮件通知插件的编码改回了GB2312。不过是有原因的,我现在用的Nokia E71,收到邮件只可以选择GB2312和BIG5两种编码,居然不支持UTF8,所以前几天导致我在旅途中用手机看不到回复,所以回来后就改回了兼容性不好的GB2312。不好意思,只好再麻烦你偶尔手动选择一下编码了,我因为经常在路上只能用手机,只好牺牲你的利益了,哈哈。
  • 2011/1/12 12:46: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3.老虎
  • http://synyan.net
  • 好 刚好也可以学习一下自己家乡的文化呵呵
    ps 惭愧 作为钱老的小校友 我至今还没去他家旧宅看过 虽然的确不远
    胡成 于 2011-1-12 16:36:43 回复
    不夸张地说,在我三十岁之前便已经细读《围城》不下三百次,初学电脑练习五笔字型的方法就是在WPS里把整部书钞录一遍,这部书于我而言,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人民文学出版社初版后面附有杨绛先生的后记,里面有一段:“《围城》里写方鸿渐本乡出名的行业是打铁、磨豆腐,名产是泥娃娃。有人读到这里,不禁得意地大哼一声说:‘这不是无锡吗?钱钟书不是无锡人吗?’”,所以很早便对无锡有屋乌之爱的向往,虽然曾经去过,但那时太小,全无记忆,不过也正是因为那张天下第二泉的老照片因缘际会得以和虎兄相识。于是说到这里,那便真正提上行程,希望可以早日再去无锡。
  • 2011/1/12 12:46: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2.轩易
  • 终于说到三坊七巷。其实这个改造已经开始很长时间了。三坊七巷几乎全是名人故居,当然这些名人除了林则徐之外基本上都是二级名人。在改造之前,三坊七巷算不得破败,但是开放程度不够,基本上没有能够进去参观的地方。如同北京的胡同一般,无法进去参观,便不得窥其全貌。当然,对一般的游客而言,垂花门是否是榫卯的、彩画颜料是否地道、正规的歇山顶的建造以及檐角走兽的顺序等等都无关紧要。你给他们一个惊梦的江南游园,他们还是分不清楚移步换景和一览无遗的区别,他们反而会抱怨“这个桥建造的真不合理,那么多拐弯”,他们还是会趴在湖石上喊茄子。
    没有办法啊,怎么都不好!
    胡成 于 2011-1-12 12:33:52 回复
    十几年后故地重游,几乎处处皆已物是人非,倒也见怪不怪,可三坊七巷的改造工程还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其实不管怎么样去解读,归根到底只有一点,就是政府是以保护为目的改造,还是以商业为目的开发,这将决定那些原本就已在这六十年里屡遭厄运的文化遗产的最终运命。不幸的,几乎所有地方政府的选择都是相同的,就是在商业开发赤裸裸的躯体上,用文物保护织一块遮羞布。不同的是,大多数地方会把这块遮羞布遮在阴暗的下体之前,而三坊七巷的遮羞布却蒙在了脸上,所以我才会用见过没见过的句式来表达我目睹露阴癖者时的情感。唉,不提也罢,这本就不是一个能留下些什么的时代。
  • 2011/1/12 9:46: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0.老虎
  • http://synyan.net
  • OK啊 提早知会 定当远迎
    胡成 于 2011-1-12 12:22:12 回复
    一定一定,如去吴郡,必先知会虎兄。无锡也是我最为景仰的钱钟书与杨绛二位先生故里,必须一去,不得不去,必须要去。
  • 2011/1/12 0:08:2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9.beibei
  • 好久没有上网。生病了一阵子。
    暂别网络,暂别工作,以为就能活在当下。其实一样挺难。
    细看你或近或远说厦门及周边,越来越伤感。想想说什么都不够贴切。过年要回家的吧。还是回去好了。

    哦。我本来向往已久去鼓浪屿。听你说一屿繁华,顿时索然。不过,这样说来,声名在外的旅游景点,大致都一样。
    这两天看一本说,说一个女生,从成都走到西藏,又走回成都。我也断然没这样的狠劲。又看一本,一个女生,一点点英文而已,就去土耳其2个月。
    哦。我太无聊了吧。坐在家看人家到处走。希望2011能多去些随便什么地方。
    胡成 于 2011-1-11 19:41:54 回复
    生什么病了?注意身体,这大冬天的。傍晚刚回到家,很冷,不过回到家里坐在这间小学时候就坐着的屋子里,一切就变得安静平和,冷也便是无所谓的问题了。鼓浪屿我不喜欢,太商业太繁华太过小布尔乔亚气息的地方我都不喜欢,不过可以看出来大多数人却是喜欢的,厦门本地书店介绍鼓浪屿的书籍远远多过厦门本身,虽然都是一帮吃油条喝豆浆的主儿,但随便往哪儿装饰着西洋风情再摆上几杯喝不出所以然的咖啡,这些人儿还就是喜欢往那儿扎堆。西藏与土耳其这些地方我是没有兴趣去的,那里的文化我完全不懂,也没有时间与精力去深入了解,我不喜欢只做一个浮光掠影者,我希望我能真正地看懂一个地方。
  • 2011/1/10 21:53: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8.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去年国庆节假期去了厦门,途中路过泉州,时间很短,只去拜访了开元寺。

    厦门给我的印象特别独特,能让人醉在其中,当然鼓浪屿的小吃铺也把我爱人喂得肚皮圆了一圈:)晚上到步行街的黄则和吃花生汤,人很多,也是杀了个七进七出,好不快活。
    胡成 于 2011-1-11 19:30:51 回复
    唉,泉州已经不是我印象中十几年前的那个泉州,最遗憾的就是那个时候没有拍照片没有人文记录的心,否则多留一些那个时候泉州的影响一定意义非凡。在厦门的时候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老城里,鼓浪屿和中山路只是略作停留,而且在饮食上我还非常保守,厦门本地小吃我兴趣不大,天天去大元路上吃牛肉了,就像十几年前在泉州时那样。
  • 2011/1/10 13:15:2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7.老虎
  • http://synyan.net
  • 哎呀,你去过那些地方我怕也难有机会去的
    我不像你现在这样闲云野鹤,我是有家室拖累的了
    至少数十年不可能再如学生时代那样孤身一人去这些人迹罕至的古城游玩考古
    胡成 于 2011-1-11 19:18:06 回复
    太过偏远的地方或者一时半会儿去不了,但像厦门这样的城市机会许多。家室的确是最大的拖累,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坚持独身的重要原因之一。等孩子长大不需要操心了,人也老了,何必如此?当然,幸好大多数人不像我这么想。什么时候去趟无锡,去看看你的一亩三分地。
  • 2011/1/9 23:34:0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6.Nancy
  • 直面陌生人还得抓住好构图,这份修行还真的需要功力啊!
    有时还得冒着生命危险:)
    胡成 于 2011-1-9 18:11:13 回复
    生命危险是低概率事件,对我来说最大的烦恼是有时候因为陌生人的斥责而影响了心情,我这么情绪化的人一但心情被影响,一切也就随之糟糕起来,不过现在倒是越来越淡然。如果不满足于只是拍拍风花雪月或者拿着长焦镜头远远偷窥,这便就是必须要过的一道坎,其实有很多技巧的,不用太生硬地面对陌生人,一般不会有任何问题。
  • 2011/1/8 23:48: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5.老虎
  • http://synyan.net
  • 去了那么多地方 算是代我去了吧 呵呵
    胡成 于 2011-1-9 18:07:59 回复
    我去过的地方你总有机会去,你去过的地方我似乎便难有机会也去,这是不对称的,唉。所以根本不用我代你去,还是你自己亲自去的好,就当我先行替你筛选过滤一遍吧。
  • 2011/1/8 13:27: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4.老虎
  • http://synyan.net
  • 胡兄该回来了吧
    期待胡兄的照片了
    胡成 于 2011-1-7 21:31:12 回复
    十号的火车回淮南,十一号到家,然后便会日日轻闲,到时候好好整理照片写出来,陕北、宁夏、河西走廊、蜀中、重庆,然后才会是这次的厦门,积攒太多了,想起便觉得茫然无措。
  • 2011/1/7 19:37:1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3.vv玮
  • “左右张望,看不见旧时模样,看不见十四年模样,只觉得四下仓皇。”行走在路上常有此态,有时梦里醒来也会如此仓皇。人啊,走啊走啊,总在找根却总找不到。看着长辈的背影离我们而去走向消逝,看着孩子们的背影离我们而去走向希望,似乎只有自己是不动的,可是这些都是相对的,哪里有根?只有最后的那一抔土会让我们安心。
    胡成 于 2011-1-7 21:28:17 回复
    这几句太过仓皇,太过仓皇,这样不好,这样不好。无论如何,仓皇四顾之间,总有些闲情逸致不致此生太过仓皇,着眼于此,着眼于此。
  • 2011/1/7 9:06: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2.vv玮
  • 不喜上网,所以总不能及时随你上路,不过你的文章却是我打开电脑的最大动机,希望你无论走到哪,回家或是行走在路上,别忘了更新哦,不然我的电脑要报废了,呵呵。
    胡成 于 2011-1-6 22:54:17 回复
    倒是没有想到你不喜欢上网,反正离开网络我会极度不适应。回家以后不会有游记了,但肯定会经常有新内容的,因为现在手头积攒了太多的照片了。还有,谢谢你这么说。
  • 2011/1/6 11:22:3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1.四十三度
  • http://www.43do.com/blog
  • 哥们好喜欢你叙事的风格啊!文笔好流畅啊!学习……
    胡成 于 2011-1-6 22:52:05 回复
    多谢您的赞赏,其实很多时候我觉得我自己写的挺拗口的。
  • 2011/1/6 11:01: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0.朱子风
  • 几日不见更新,我还以为兄长已回京了,原来还在厦门啊。话说小你一届的同学现在孩子都四岁了,呵呵,兄长你可要抓紧才行啊。
    胡成 于 2011-1-5 22:19:01 回复
    我的习惯是旅行途中只写一篇游记,每天更新。十号离开厦门,不回北京直接回淮南,准备过年。
  • 2011/1/5 22:10:0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9.老虎
  • http://synyan.net
  •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胡兄那么有品位有格调的文章,俗气的小沈阳可没空来研究。
    胡成 于 2011-1-4 20:33:15 回复
    你们这是要捧杀我呀,还好我有自知之明。话说回来,我也不喜欢小沈阳,我喜欢郭德纲。
  • 2011/1/4 12:33: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8.ming
  • 默默地想为什么胡成不去红,小沈阳周立波这样的角色却能横行大江南北。我觉得你比他俩有才多了。
    胡成 于 2011-1-3 21:36:06 回复
    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愧不敢当更不堪比。这本就是个娱乐的时代,娱乐大众者腾达则是必然。文化或者去媚俗,娱乐化以求闻达,或者默默无闻,鳏寡而孤独。更何况我还没有什么真文化,不过是做些索引考据罢了。
  • 2011/1/3 20:11: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7.ming
  • 睡前默默地看了你几篇博客,突然不想睡觉了。
    胡成 于 2011-1-3 8:54:00 回复
    这是为什么呢?默默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 2011/1/3 1:14: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6.露西
  • 厦门的小吃太有诱惑力!
    胡成 于 2011-1-1 20:45:15 回复
    的确是,即便如我对吃不甚讲究的人,也难抵厦门各种美食的诱惑。其实南方沿海诸省皆有美食,尤其是对久居北方的我们而言。
  • 2011/1/1 13:43: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5.老虎
  • http://synyan.net
  • 元旦清冷的前夜一个人在家很是无聊 只好随着胡兄神游一番了
    胡成 于 2011-1-1 10:13:53 回复
    怎么会一个人清冷了?媳妇呢?
  • 2010/12/31 21:38:2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4.老虎
  • http://synyan.net
  • 类似你的那个插件我搜索了一下wordpress库,找到了,叫wp_addbookmarks
    胡成 于 2010-12-31 20:53:09 回复
    还是Wordpress资源广泛,如果不是我落伍的更熟悉Asp一些,无论如何我也会选用Wordpress。我看到你的wp_addbookmarks应用了,实在不错,我却只能有空时再手工借鉴一下了。
  • 2010/12/30 22:57: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3.老虎
  • http://synyan.net
  • 问:收藏到网摘,那个插件名字是什么?
    胡成 于 2010-12-30 21:53:27 回复
    答:你是问我这里用的吗?这个是我自己整理后写的代码,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把代码发给你,简单改改应当就可以用在Wordpress上了吧?
  • 2010/12/30 11:58: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老虎
  • http://synyan.net
  • 最近有很多从厦门泉州来的客户
    我每天都被撩拨的想去一趟
    胡成 于 2010-12-30 21:48:08 回复
    来吧,泉州厦门还是非常值得一游的,就在最近吧,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要不然日复一日的不知道要拖到何年何月。
  • 2010/12/30 11:57: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楼普
  • 行程不急的话打我电话,我们喝两杯。13600922488
    胡成 于 2010-12-29 22:13:08 回复
    即使行程紧张也要找你的,没想到你居然自投罗网了。三号假期之后我联系你,好好聊聊。
  • 2010/12/29 21:56:4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朱子风
  • 西安下了一场雪后 便再不见动静了 空气干冷依旧 今天听说北京下雪了 可兄长在厦门怕是看不到了吧 为什么在厦门过年 难道兄长本是厦门人?
    胡成 于 2010-12-29 22:09:04 回复
    我傍晚看新闻才知道北京下雪了,不过我一点也不遗憾看不到这场雪,我非常讨厌下雪,从小就讨厌。我不是厦门人,我是淮南人,安徽淮南,在淮河边上,冷暖空气交汇的地方,下起雪来要死要活的大而且密。我没说在厦门过年呀?过几天就回家了。
  • 2010/12/29 14:19: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圣1228
  • 今年夏天去的厦门与泉州,厦门天气很热,人很多。泉州的民风不太纯朴,本来还想“地下看西安,地上看泉州”来着,可惜失望了~~~土楼的路很难走,可能是由于那会儿厦门刚下过雨。
    胡成 于 2010-12-29 22:03:40 回复
    土楼这次就不去了,甚至泉州都在犹豫中,将近春节,一是担心春运车票难买,二是归心似箭。冬天这里的天气很好,只是早晚略凉,白天阳光和暖,气候温和,这也会让人心情舒适。夏天的确不该来这里,太过炎热,我是知道的。
  • 2010/12/28 18:21: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vv玮
  • 那一年考研那天我没去参加考试,那天姥姥在家门口摔骨折了,我不知道有什么因果关系,只是忘不了,从此深怕子欲养而亲不在。不要去看那个伤口,它有一天会结疤的,疤痕不褪,可它不会再痛
    胡成 于 2010-12-29 21:54:57 回复
    不要去看那个伤口,它有一天会结疤的,疤痕不褪,可它不会再痛。我喜欢这句话的比喻,可问题是当你看到瘢痕的时候,虽然不会再痛,但却会清晰地提醒你它曾经的痛,甚至比真实的痛更痛。
  • 2010/12/28 11:09: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Qiu
  • 可以对着大海晒着太阳说,我在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爷爷听得见,萤火虫听得见。
    胡成 于 2010-12-29 21:50:11 回复
    你在丽江住的够久了,什么时候回返正常的生活?虽然你没有和我说,但我总觉得你现在的状态怪怪的。再见的时候,我要问问你究竟怎么了。
  • 2010/12/27 15:27:5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
  • 去泉州看看啊,至少你可以看看鱼和OAG,你还可以吃着闽南小吃看着布袋戏。一样乐逍遥
    胡成 于 2010-12-29 21:44:04 回复
    肯定会去趟泉州,真正的故地重游,十几年前厦门只是中转,泉州才是工作的地方。布袋戏没兴趣,也听不懂,看看能不能见到鱼,还有我想念的石狮牛肉羹。
  • 2010/12/27 13:53:3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轩易
  • 我的经历与胡兄有些类似,我也曾在福建栖身过一段时间。只不过,彼此有不同牵挂的人,彼此被不同的人牵挂。
    别太触景生旧情了。多生点新情。
    胡成 于 2010-12-27 12:38:23 回复
    我想不会有什么触景生情吧,十几年过去,我想不会再见旧景。即便再见,只怕我也忘了他们曾经的模样。不过,有些情感,真的是无须触动的。
  • 2010/12/27 11:50:4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无人
  • 人在北京,想厦门。
    人都这样,一直在追求,最后还回到原点,
    传说中的:落叶归根,就是这种!
  • 2010/12/27 9:56: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金牌
  • 当你再去,昔日难以重来,一切当然都不同,那是另外的故事了。
    胡成 于 2010-12-27 12:35:25 回复
    道理我都明白,就像我知道飞机是因为空气的浮力而在空中飞。只是我不相信罢了。
  • 2010/12/27 8:57: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唉,刚看完,爷爷的故事一如今天看的非诚勿扰2,催人泪下的故事……
    一直想去厦门看看,那里好像已经变成了上海人另类小资和追忆往事的地方了
    本来去年5·1要去,因出差故,一直未能成行……
    期待胡兄一周的游记带来的美好
    胡成 于 2010-12-26 23:56:59 回复
    我还是喜欢看喜剧,我从小就不喜欢悲剧,我还是喜欢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
    厦门现在的确像是一个小布尔乔亚天堂,鼓浪屿像是卡布其诺一样符号化的常见,还好在我印象中厦门还是十几年前的定格,没有那么多的粉饰浮华。或者有机会再去一次泉州,其实我更喜欢泉州。一周只是一个约数,我也不知道究竟会待上几天,或多或少,希望不要有太多触景生情的伤感。
  • 2010/12/26 23:48:1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