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 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 西伯利亚铁路纪行

弗虑弗为 微信公众平台

云南滇南 元阳

  早晨七点,依然是哀牢山中的夜。云雾已经散去,星空妥帖地转场而至。倚着彝人自家旅馆临街简陋的窗,忽然有流星倏忽而过。把一切的希望攒成一个硕大的愿望,等到了第二颗流星。
  窗下胜村的街道也嘈杂起来,不远处是胜村的小学校,校门外灯火如昼,孩子们打着手电赶来上学。实在令人费解让孩子们如此辛苦的意义,如果是我自己的孩子我宁可让他和我一起四仰八叉地睡到天明。

  天明在我们赶到多依树的时候,迟疑而至。微熹之间,看见云雾如絮如水,自多依树的山坡上流入山坳间。多依树的观景台,正在云雾中,许多人在等着拍摄日出。我们也需要日出的长镜头,等待让我焦燥,我即不想看什么日出,也可以猜测到在元阳这样的山地丘陵,几日雨后,大抵云雾是难以在日出之前消散的。
  果不其然,当太阳努力跳出云雾的束缚时,已在半空。人们失望至极,太阳兴灾乐祸,我显然向着太阳,有共谋恶作剧成功的快乐。

  转去元阳老城新街镇不远处的箐口村。箐口村是哈尼人聚居的村落,旅游宣传是村内保存有哈尼人传统的生活,实际上传统所存无多,加之开发久矣,并无可观。
  寻着村中一位可以演唱哈尼哈巴——一种哈尼语的哈尼民间说唱——的李正林老先生,为我们兼作导游。当然,在一切开始之间,老先生与我们谈妥了价格。箐口村中非常糟糕的气氛,三两岁的小姑娘,向游人索要财物。尤其是在不知情地拍摄之后——一位老奶奶带着她的两个孙子走过,我们拍摄几张,五六岁大些的姑娘径直跑过来要钱。李老先生说给一元钱打发即可,可是身上没有零钱给了张五元纸钞,本以为足矣,却不料两三岁小些的姑娘以没有单独拿到一张钱为由继续索要。而且她的姐姐与奶奶也在不停地怂恿,久留不去,这败尽了我的兴致,想起我的相机中有这两个姑娘的潜影让我很不舒服。后来在村口的梯田外,见着三个在水井旁洗头的小姑娘,只是打了个招呼,她们就过来向我要糖吃,我说没有,她们说那可以给钱她们自己去买。我给了其中一个姑娘五元钱,结果另外的姑娘过来说再给十元钱她们好分。我不想再理她们,转身离开的时候,听见她们的父亲在田里哦哦的声音示意她们追过来继续索要。还有更多的,穿着民族服饰,故意围绕在游人身旁的小姑娘,目光贪婪。
  即便如此,当编导同样表示出厌恶的时候,我还是试着为她们辩解。毕竟是我们这些外来的游人导致并且纵容了这种行为。比如见着的一位游人,拿着大型数码单反与长焦镜头,近距离在哈尼老妪明确反感的前提下强行拍摄。如果总是被这些毫无素质的游人搅扰,那么索要钱财便可以理解为一种自卫,一种以你厌恶的行为平衡我厌恶的行为的自卫。太多游客缺乏最基本的礼貌,做为同样拿着照相机的人,我觉得羞耻。
  所幸,并非所有的哈尼孩子都是如此,大一些的或者男孩子,依然友善。后来我依然会试着和孩子聊天,在他们依然可能会索要钱财的情况下给他们拍照。

  箐口村村头空场上堆满建筑施工材料,村尾外不知哪里有处工地。许多瘦小的哈尼妇女,正村头村尾的搬尾那些建材。难以想象的是,那么瘦小的身体里,却包含着那么强大的力量。一个空的编织袋搭在身上保护衣服,然后背起半人高装满泥沙的背囊,或者是三五十块红砖,佝偻身体,双手背负托紧,背囊的系带绷于额上,然后村头村尾,数百级石阶。
  哈尼妇女做着远比男人粗重的体力活,于是正当花样年华,已是形容枯槁,这难免让人心酸。而且,这似乎是山地族民普遍的传统,哈尼村寨、彝人村寨,莫不如此。
  中午请李老先生代找一户人家为我们做些家常午饭,食物粗砺,乏善可陈。代做午饭人家,门前石阶下是箐口村内一处最大的水井,蓄水的水池下,石板地面是村民浆洗衣物之处。饭后离开的时候,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赤脚赤膊地坐在石板地上,面前是三大盆衣物。小小年纪,已然要承担如此繁重的劳作。从脏衣盆里拿起一件衣服,在面前兑上洗衣粉的盆中以毛刷刷干净,拧干再放入另一侧的盆中,如此反复。让我念念不忘的,不是小姑娘洗衣服的熟练,而是由始至终,她面无表情。

  后来在李老先生家三层楼的楼顶,他为我们说唱了几段哈尼哈巴。
  哈尼语的说唱,一句也难以听懂。不过我却觉得非常好听,说唱的节奏与声音都是经缓的,全不似哈尼人在这山瘴间苦难的生活。那会儿,阳光炽热,山风清凉。

  原路回返,夜入建水。
  一轮新月,只似一针弯弯地划破了夜幕。
分页: «1»

日历

<< 2017-12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692
  • 评论总数:3,782
  • 阅读总数:3,758,751
  • 留言总数:242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